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零四节 生存不易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零四节 生存不易


  陆为民的重返昌江,对那些昔日和陆为民共事的同僚/下属们无疑都是一个莫大的利好消息,甭管陆为民本人态度如何,起码你能在领导心目中有一个熟悉的印象,那就占据了绝大先手,一个陌生人要走入领导视野中,光靠组织部门的介绍和推荐显然太苍白淡薄了,而如果你原来被领导所了解熟识,再加上你自身表现不错,有组织的推荐,那么你要成功胜出的几率无疑就要大许多了。

  齐蓓蓓同样也是兴奋莫名,似乎看到了自己光明的前途。

  她很清楚,现在自己已经是正处级干部,虽然是代县长,但是明年初人代会上当选转正也是没什么悬念的,而一旦进入了正处级干部序列,尤其是在各县市区担任主要领导,自己想要再上一级,哪怕是从县长到书记这一级,张静宜能帮自己的地方已经不多了,而如果还想要向副厅级上拼搏,决定权就在省里了。

  既然走了这条路,齐蓓蓓就从未想过就此止步,她自认为自己脑子不笨,而且这么些年来在招商局,在经开区,在麓溪区,一直到现在的叶河,自己的工作能力和成绩有目共睹,当然,自己这么顺利的从一个普通小学教师走到了县长这一步,除了自身的努力外,也还得益于几位“伯乐”的的欣赏和提拔重用。

  这里边,谭伟峰起过作用,钱瑞平也帮过自己,但是最重要的还是郁波,也正是郁波把自己真正推上了领导岗位,也正是郁波能够大胆放手的给自己机会让自己有机会去迎接各种挑战,扛起重担,也正是在把握住了这些机会,做出了成绩,才能使得自己脱引而出,走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上。

  当然这里边的人中,陆为民是最为特殊的一个。种种遐思漫想在脑海中一掠而过,也许正是自己选准了这个目标,牢牢的抓住,哪怕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关系。但是自己一样从中获益匪浅,点点滴滴浮上心头,现在的齐蓓蓓也不是几年前的那个有点儿小心机的齐蓓蓓了,她也清楚,陆为民也不再是几年前那个还有些冲动放纵的鲁男子了。两个人的道路原本早已经走远,但是没想到命运又要让双方产生一些纠葛。

  回想起那一夜在车上的一幕,坐在车上齐蓓蓓忍不住又有些情潮浮动,双颊一抹酡红慢慢涌起。

  连她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对陆为民存在这种什么样的心思,你要说爱情,齐蓓蓓嗤之以鼻,当然不是,你要说纯粹的男女生理吸引,好像也不准确,陆为民的确是一个很有男性魅力的男人。不容否认这个男人身上的一切总让人下意识的想要臣服,齐蓓蓓不知道是不是这种有些霸气凌人的气势让自己有一种想要蜷缩在对方羽翼下求得安全的感觉,也许就是这种感觉吧,无关爱情,无关情*欲,也许一开始就是一种单纯的吸引,然后从吸引逐渐衍变成为带有某种雌性对特别出众雄性的特定崇拜心态。

  对于这样一种感觉,齐蓓蓓也反思过,在依然是父系社会的这个时代,毫无争议男性依然在这个社会中掌握着绝对的权利。无论女权主义者闹得多么厉害,也无论怎么大谈特谈男女平等,现实生活中男性仍然占据着绝对主导地位,这种女性从属地位的格局从未改变过。这也自然而然使得女性产生某种通过争取更具有权力的男性的认可来获得更多的资源,齐蓓蓓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

  可能会有一些人对自己的这种观点深恶痛绝,用各种论断和观点来批判,但是齐蓓蓓却认为存在即合理,你要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下去,生存得更好。就不得不服从规则,她不想去当这个挑战规则者,她也不具备这个实力。

  对于陆为民,齐蓓蓓的确幻想过和对方发生一些什么,也曾经尝试过,但阴差阳错,就有了那么一场暧*昧无比却又未曾真个销魂的一夜,而有过那么一夜,的确也让自己和陆为民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让自己在日后努力获得的成绩能够更容易的被人注意到。

  陆为民的离开昌江也让齐蓓蓓有些失落,不过她也并没有因此而沮丧气馁,正如某位领导说过的那样,舞台已经搭好,关键还是要靠自己的表现,但是能够获得上边的助力,无疑可以加速自己的步伐,所以当陆为民重返昌江时,齐蓓蓓也是倍感喜悦。

  奥迪缓缓地驶入快车道,从车窗缝隙溜进来的凉风让齐蓓蓓心绪稍微冷静了一些,张静宜提到过要去拜访陆为民,虽然没有说要自己也一块儿去,但是齐蓓蓓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能和张静宜一块儿去,可以迅速消融这几年间接触太少带来的疏远感,拉近双方的距离,也为自己下一步单独拜访做一个铺垫。

  宋州自打陆为民离开,已经换了两任书记,秦宝华走了,祁战歌来了,恐怕陆为民也还是很想了解一下宋州当前的真实情况,齐蓓蓓相信不仅仅是自己,也许还有其他人都愿意为陆为民提供这样的情况汇报,以宋州现在在昌江省内的地位分量,这对双方都是有益的。

  *************************************************************************************************************************************************************************************************************

  司机注意到了老板的心神不宁。

  从一上车,老板就没有说话,目光有些迷离的望着前方。

  雷克萨斯LS570的发动机噪音和风燥都控制得很好,完全没有V8携带5.7升排量带来的负面影响,动力充沛而又低噪,这也是季婉如为什么没有选择宝马X5而是选择了这辆雷克萨斯,都是自己旗下公司销售的产品,季婉如并不太在意用日货还是德货,不过她的另外一辆座驾还是选择了宝马的740li。

  陆为民回昌江的消息她早就知道了,应该说她获知消息甚至比很多宋州的官员更早。

  当时她正在视察永华汽车销售集团昌州分公司,电话是池枫给她打来的。

  池枫现在是昌州市的副市长,去年才去的。

  应该说从宋州市的市委常委到昌州市这个副省级城市担任副市长,从副厅级到正厅级,应该是一个跨度不断小的晋升,不过池枫却不太满意。

  宋州的经济总量已经相当于昌州的三倍,虽然名义上昌州是省会,是副省级城市,但是经济实力上的变化,已经让宋州干部在和昌州干部的对话中占据了心理上的优势地位。

  谁也无法忽视经济实力变化带来的实质性影响,如果仅仅是宋州超越了昌州,而距离并不算大,那么昌州还可以凭借省会和副省级城市的这个特殊身份来安慰自己,但是当宋州经济实力已经三倍于昌州,哪怕这两年宋州经济增速明显放缓,宋州干部仍然能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来俯瞰昌州,这种心理上的优势是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

  所以当池枫升任昌州市的副市长时,她本人其实并不太满意,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晋升,从副厅级到正厅级这一跨越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季婉如早在池枫调任昌州市副市长时就已经把永华车业扩张到了昌州,但是由于在昌州缺乏足够的人脉关系网络,她十多年前在昌州的那点人脉根本不够看,所以永华汽车在昌州的发展不算太好,加上昌州本身汽车销售竞争就更强,相比起在宋州,在丰州,都有些吃力,季婉如甚至一度想要抽身,把更多精力转向省内其他地市,比如昆湖和青溪,但是池枫调任昌州市副市长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有池枫的引荐,永华车业在昌州也算是慢慢站稳了脚跟,打开了市场。

  池枫离开宋州去昌州,为永华车业在昌州市场的开拓发挥了关键作用,虽然池枫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行动,但是仅仅是帮助季婉如引荐一些官场和商场上的人物,帮助季婉如引荐指明几条路,也足以让永华车业少走无数弯路了,但池枫的离开也让永华车业在宋州的根基受到了一些影响,像现在的市长/书记季婉如都不熟悉,而原来比较熟悉的黄鑫林已经调到省里,还好通过池枫,季婉如也结识了现在刚担任副市长不久的常岚,关系还维系得不错,所以一时半会儿还不至于有大碍。

  晚上12点来打榜!求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