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零八节 黄文旭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零八节 黄文旭


  对于黄文旭的来访,陆为民也是早就有心理准备的。

  之前池枫来了,宋大成也来了,这应该是自己以前宋州和丰州同僚和下属圈子中除了黄文旭之外走得最高的二人了,都是正厅级干部,当然有所区别,池枫还有一些年龄优势,但是宋大成却差不多了,在黎阳市市长这个位置上也算是相当难得了,如果没有意外,估计宋大成年底就会到人大,担任黎阳市人大主任,所以宋大成来得很洒脱。

  池枫的到来不过是一个试探,而黄文旭的到来,恐怕就真的是要探底问个究竟了。

  陆为民也是在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深陷昌江这个政坛圈子如此之深,现在已经不仅仅是自己个人问题了,同样也关乎到很多人的利益。

  用利益这个词语听起来似乎有些刺耳,但是你如果仔细琢磨,也只有这个词才能最真实最深刻最全面的表述。

  在政坛上,相互之间的投缘欣赏,观念一致,志同道合,只能说指最初走近靠拢的一个因素,只有当双方走到一起,能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了,这种关系才会稳定发展下去,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自己和黄文旭之间当初固然是在很多工作上观点一致,这样干起工作来也得心应手,更有成效,可能也许会觉得这不是利益之交,但是换一个角度,如果黄文旭一样和自己观点一致,志同道合,但是黄文旭只是某个学校的一名普通教师,或者是一个医院的医生,自己和黄文旭之间还可能有这么密切往来么?显然不会,无关利益的东西很难真正持久,而建立在志同道合的利益共同体,往往才是最坚固的。

  当然,需要说明的是,这个利益共同体中所指的“利益”。并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种“非法利益”,而是指双方在共同理念下形成的一种政治利益格局,这种共同利益的体现就是相互之间在工作上的支持,会产生更好的政治效应。对双方在政治仕途上的发展都能带来益处。

  拥有这种利益共性,才能使得相互之间的支持和合作更具力度和效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利益是良性的,但又是可能发生变化的。

  陆为民对黄文旭很看重。不仅仅在于黄文旭的身份地位,还在于黄文旭更加成熟理性,这种成熟理性可以帮助自己厘清思路,提出一些更为客观合理的建议,而不是仅仅只局限于眼前利益和个人利益,在深度广度上都对自己能有一个提醒,而这种提醒恰恰是现在这种环境为之下最急需的。

  池枫的嗅觉和敏锐性都很强,执行力也不差,唯一逊色一点的就是她的感性,这也许是女性干部的通病。

  并不是说女性干部就不具备理性特质了。但池枫在这方面要欠缺一些,这还是和池枫仕途上太顺有一些关系,想想也是从到宋州基本上就是一路顺风,即便是在有意对其调整时也还是让其官升一级到了昌州,不能不让池枫有些骄矜了,这是陆为民给池枫下的定论。

  当然池枫出发点也是为自己,或者说为整个这个尚未成型的利益体在争取一些什么,但是恰恰是这种不太成熟的态度,也许会带来更大的伤害,所以陆为民必须要把池枫的这种心态给打压下去。让她清醒过来。

  *************************************************************************************************************************************************************************************************************

  “丰州的情况还行吧?我看你们这两年的经济增速一直保持得非常平稳,很难得啊。”

  相比于池枫来时的随意放肆,黄文旭就要多了几分沉稳儒雅,这也是陆为民很欣赏黄文旭的一方面。泰山压顶不变色,总能以从容淡定的姿态应对任何人任何事,不卑不亢,这才是大丈夫本色。

  黄文旭这么些年来在养气上做得很好,这也体现在了执政风格上,在丰州担任市委书记。既没有像他的前任祁战歌那样过于沉闷保守,也没有像再前任唐天涛那样狂飙突进,而是以一种从容有度的姿态稳步推进,不是最快,但是却稳稳第二,距离第一只有分毫之差。

  “陆书记,这还不是您打下的好基础?”黄文旭笑得很开心,“这不是恭维话,说实话,伏龙和双庙,再加上阜头,这已经成为咱们丰州现在的主力支柱了,都是您打下的基础,我们不过是在萧规曹随,继续发展罢了。”

  “萧规曹随短期内说得过去,我走了多少年了?一直萧规曹随,能有今日丰州的局面?那你黄文旭这个市委书记就该挨板子了。”陆为民没有理睬对方的恭维,“丰州的情况我大略知晓,县域经济发展得很不错,各个区县都有自己特色,希望你们能一直保持下去,但是进一步提升丰州中心城市的要素吸引力和核心竞争力这一点我觉得你们恐怕还要抓一抓,我知道你们已经有一些动作了,但我觉得可能还不够,现在的经济形势我不知道你们感受到寒冬的逼近没有,如果感受到了,说明你黄文旭还是有敏锐性,如果没有感受到,还自得其乐,那我得说你这个市委书记没尽职尽责。”

  陆为民的话有些重,但是黄文旭却不认为陆为民这是在危言耸听,或者是故意敲打自己,微微皱了皱眉,想了想才道:“虽然从目前我们丰州产业发展上来看,好像我们丰州的情况还没有受到太大冲击,或者说冲击相对较小,但是我们市委还是意识到了一些问题,所以也在进行调整,我不知道陆书记您所指的是不是当前国际国内,尤其是国内发展势头不可持续,嗯,经济刺激效果会很快冷却褪色?”

  陆为民心中暗赞,黄文旭还是很清醒的,“你觉得呢?”

  黄文旭思索了一下,这才缓缓道:“去年开始的强刺激政策,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不过感觉今年这种刺激效应明显下滑,因为我们双庙是全省建材产业基地,水泥和水泥制品/铝材加工/钢构和管件在全省市场占有率都比较高,像南潭是地板产业基地,大垣是家具生产基地,这些产业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增速都有放缓的趋势,如果结合以前的发展规律,照理说不应该这么快就出现颓势的,所以我感觉就目前国内经济局势,这种强刺激手段效果似乎越来越差,而且很容易形成产能过剩这个恶果。我在今年上半年调研一些企业时,就和一些企业主进行过座谈探讨,也和他们探讨了当前一些传统产业的产能过剩形势,他们莫衷一是,我就提醒他们要考虑市场规律,宁肯多投入产品结构升级,提升附加值和竞争力,而不要轻易扩大产能,以产能来压成本,因为就目前格局来看,人工成本攀升的幅度很大,扩大产能压成本的效果不彰。”

  黄文旭的这一番话让陆为民很欣慰,也难怪这家伙能坐上市委书记,起码这种经常调研座谈和探讨的作风态度就不是很多官员所具备的,能够沉下去了解分析,拿出一些有针对性的看法,这很不容易,尤其是当到市委书记这一角,很容易被各种日常事务所淹没,难以沉下心来搞经济形势的调研。

  “嗯文旭,你看问题还是比较准确的,现在还有很多人盲目乐观,觉得是不是上几个大项目,搞一些基础设施建设就可以把经济重新拉动起来,没那么简单了,事实上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就能看出来,这一波金融危机带来的经济不景气和以往的情况不太一样,以往是大气候未变,只是受到了国内各种因素影响,尤其是宏观政策影响,起码我们的基本面没有变,哪怕是98年亚洲金融危机,我们中国的基本面是向好的,但这一次有些不一样,我们国内相当多的传统产业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瓶颈阶段,或者说相对饱和过剩了,什么叫相对饱和过剩?那就是落后产能太多,占用大量资源,要通过市场来进行调整了,这必然是一个艰难甚至是痛苦的过程,尤其是对我们内地这些经济不太发达地区来说,中小企业,或者说技术不太先进的企业,更是面临着洗牌的局面,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继续用强刺激来解决?显然不可能,那只会让那些过剩和落后的产能继续苟延残喘,继续占用资源,这绝对不是长久之计,治标不治本,而且相当危险。”陆为民语气有些沉重。

  感谢兄弟们的热忱支持,老瑞继续努力,请兄弟们继续给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