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一十一节 成熟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一十一节 成熟


  对这个问题,黄文旭考虑过,既然来了,就不可避免的会涉及到这方面,陆为民问得如此坦率大方,如此干脆利落,还是让黄文旭有点儿意外。

  从陆为民的面部表情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就好像这个问题不过是一个很微不足道的细节,随意而问,似乎也等待着自己的随意而答。

  黄文旭不会如此着想,虽然不认为尹国钊把脱贫工作交给陆为民是不是有些考验或者打压的味道在其中,但是你要说这个动作是友善示好,那肯定也说不上,拿黄文旭的看法,这就是一个省委书记对新来的副手的一个最正常不过的工作安排,可能里边会有一点儿因为陆为民原来长期在昌江工作对昌江情况比较熟悉且精于经济工作的因素在里边儿,但这也是正常之举。

  现在陆为民提出这个问题,显然也是要琢磨尹国钊的工作思路观点和风格,作为副手,他当然有必要了解一把手的这些特点,并且根据一把手的风格特点做出一些适应性的调整。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需要迎合一把手而不顾一切了,自己有自己的底线,趋炎附势这种事情陆为民不屑于去做,坐在这个位置上也无需去做,他只是希望自己作为副手能在合理的范围内主动配合好一把手工作,这是组织原则的基本要求,也是一个官员干部所必备的基本素质。

  黄文旭作为市委书记,而且是一个经济发展排在前列所在市的市委书记,肯定和省委书记打交道的机会很多,同时也肯定花了不少心思来揣摩领会省委书记的观点理念和工作意图,从黄文旭这里可以最直观最详尽的了解尹国钊的执政思路和风格。

  他希望可以在黄文旭这里获得他希望的答案。

  “陆书记,尹书记我接触的次数不算少,他对我们丰州的发展还是很关注重视的,他到昌江工作这么久,来我们丰州也有几次了,光是调研考察就有两次。我感觉他这个人风格还是比较踏实的,做事情很认真,要求也严格,对效率要求很高。有点儿雷厉风行的味道,一旦敲定的事情,他就会督促着尽快落实。”黄文旭说这番话时语速很慢,似乎也在斟酌言辞,“他是国土资源部下来的。对数据这一类东西很敏感,对房地产业的发展很重视,换句话说,他对城市化建设很推崇,认为城市化建设,城市经营,都将是今后经济发展的一大助推器。”

  陆为民眉头微蹙,很显然这个问题上恐怕他和自己就有分歧,但现在还说不到那一步。

  “还有,他比较注重工业产业的培育和发展。认为这是夯实产业基础,提升城市化进程的必要要素之一,所以在这方面工作较为出色的,他都不吝鼓励和称赞,这一点上,我都相当佩服。”黄文旭进一步道:“不过尹书记的风格呢,怎么说呢,有些过于明快了,雷厉风行固然好,但是有些时候在下边就会走形。变成急于事功,变成欲速则不达,这是我个人的感觉。”

  黄文旭这番话说得有些隐晦,外边人是听不出其中味道来的。但是在内里人面前却显得很直白了,他相信陆为民是能够明白自己言外之意的。

  “唔,这都可以理解,下边人为了完成主要领导抓的工作,免不了要生搬硬套,也不管实际情况。结果是事倍功半。”陆为民对这一点也能理解,在他看来,关键还是看上边决策层怎么来设计监督,当然,黄文旭的话外音他也很清楚,对自己没有隐瞒什么,“这么说尹书记还是比较喜欢做实事做大事的干部嘛。”

  话语最后一句,有点儿耐人寻味,黄文旭笑了笑,对此不置可否。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尹国钊的确喜欢做事的人,他也过问得很细,但是这是在前期,在持久性和具体效果上却不太好评价。

  一些邀功媚上者,一些善于做表面文章者,就能从中投机取巧了,这一点上,也不是没有人发现,不是没人成功过。

  但尹国钊此人自信心太强,对自己的眼力和印象很固执,对自己认定的事情也不容易接受外界的影响,往好的说的叫意志坚定,不易受人左右,往差的说就叫刚愎自用,所以一些反映问题的反而会被他认为是眼红嫉妒,别有用心,尹国钊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打烂碗的当然是洗碗的人,不做事的干部肯定就没有人反映问题,这个观点在省里边也很有名气。

  不能不说尹国钊的观点是有一些道理的,不做事的,庸庸碌碌的,安于现状的,当老好人的,一团和气的,当然就不会出事儿,反映问题的就少,也不会找人嫉恨,你要做事,难免就要触动利益,就要伤害到一些利益相关者,那自然告状检举的就多了,陆为民也在一定程度上认可这个观点,因为自己也算是这种情况,只不过自己在经济上过得硬,也不怕人查,而个人作风方面,做得相对“严谨”,所以未曾受到太大影响。

  这也是尹国钊对自己不是太排斥的主要因素之一,因为尹国钊也比较欣赏能做事敢做事的人,这一点和陆为民相似,陆为民本人也属于此类人,所以尹国钊在陆为民交换意见时也曾开诚布公的告诉陆为民,他对陆为民很看好,因为他专门花大力气了解过陆为民在昌江的工作经历和详细情况,甚至是从陆为民在南潭担任猕猴桃销售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开始,陆为民工作经历中的每一步他都详细了解过,他认为陆为民是一个干事儿的人,所以他十分愿意和陆为民携手共进。

  省委*书记能做到这一步,真的不容易了,尤其是对自己从进入体制内开始工作的情况就做了解,这说明对方的确是相当认真的看待这件事情,也的确是有诚意要和自己“合作”,但陆为民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了,他当然清楚的想法,携手共进,意思就是以他为主,自己配合他做好各项工作,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当然没问题,他是书记,自己是副书记,自己配合支持他工作当然义无反顾责无旁贷,但配合支持并不是盲从,自己作为省委副书记,一个官居副部级的领导干部,当然也有自己的思维理念和观点,是不是每一项工作,每一个意见观点,自己都必须要毫无原则的支持对方,陆为民觉得有待于商榷。

  陆为民认为以尹国钊的风格,在了解了自己的工作作风的情况下,发出了这个信号,其实也就是一个提醒,要求自己要遵从纪律规则,自己当然明白,也会按照组织纪律来做事,但是党内民主,自己一样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观点,一样可以在党内民主的基础上坚持自己的态度,这一点,陆为民也明确无误的传递给了尹国钊。

  陆为民还不清楚尹国钊在接收到自己观点之后的想法,这个问题还不太好说,只能说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事论事了。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身就是矛盾的,既有合作,又有分歧,关键是在如何管控分歧,求同存异,尹国钊在和杜崇山之间的合作上做得不是很成功,中央让自己来昌江,也有要弥合凝聚双方的意图,这道题不好做,但却不能不去做,陆为民也相信尹国钊也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只能希望他能够在工作方式上有所调整。

  陆为民也没有指望黄文旭来回答自己这个问题,太难为人了,来这么久,他对尹国钊的风格也大略有了一个了解,要解这个结,还得靠自己,但他需要打消下边人一些顾虑和担心。

  “文旭,你还是安心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吧,我有分寸,国钊书记也好,崇山省长也好,政治智慧和政治定力都比你我强多了,我在他们面前都是小字辈,我返回昌江工作,本身就是中央郑重考虑之后的决定,我相信国钊书记和崇山省长都应该领会得到中央的意图,所以我呢,更代表的是一个信号,情况没有像有些人想象的那么糟糕,波谲云诡,风刀霜剑,甚至衍生出无数阴谋论,可能么?至于么?好歹都是工作上的一些正常分歧,都是中央领导下开展工作,只需要在方式上做一些调整即可,我也有信心当好配角,起好胶水的弥合凝聚的作用。”

  陆为民的话让黄文旭终于稍稍放心了。

  起码陆为民很清楚他现在的定位,虽然陆为民也是一个很有个性和想法的人,但是作为省委副书记的身份,以及中央安排他下来的意图限制了他的个性发挥,而陆为民在刚才的话里也表明了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定位和承担的责任,不会像以前担任市委书记或者市长那样,由着性子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来,这大概也是陆为民更加成熟的一个标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