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一十九节 路遇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一十九节 路遇


  宋大成今天来的目的固然有向自己反应天梁县的情况,希望自己能够多给天梁一些支持,扶持天梁尽快脱贫这个事情,但是还有推荐葛建本这件事情。

  陆为民知道宋大成是个实诚人,但是实诚人在官场上厮混了这么多年,也一样有心机了,当然这个心机并非恶意,葛建本和他工作配合得很好,于情于理他应当不违本心的反映自己的意见,当然也可能葛建本专门找了他,希望他出面帮这个忙,这都可以理解,换了自己也一样。

  没有谁能在决定自己仕途命运的关键时刻无动于衷,要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恐怕现在这个阶段,少之又少。

  天梁的事情不算是事情,于公于私,于情于理,贫困地区的脱贫工作已经纳入了省委工作的主线,而且陆为民也打定了主意,要把这项工作作为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自己的主要工作来推进。

  在昌江工作十多年,要说在宋州和丰州,自己在经济工作上的成就算是相当耀眼的了,把宋州带入了全国经济十强城市,至今仍然屹立于十强之列,而且巧的是自己担任过市委*书记的蓝岛现在处于第九,比排位第十的宋州要高一位,而宋州也是整个中西部地区除开重庆这个直辖市之外唯一一个内陆城市,同时也是十大经济强市中第二个普通地级市,另外一个是苏州。

  应该说自己在以工业来推动城市经济发展这条路径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是无论是丰州还是宋州,都是在具有一定基础条件下自己才得以实现了既定目标,而现在省委交给自己的这个脱贫工作却不同。

  19个贫困县,分布在各个市州,县情各不相同,但是有一点却是相同的,基础条件差,自然条件恶劣,要在这些县份上通过发展经济来帮助当地民众实现增收致富。这不是单纯引进项目和资金那么简单,陆为民判断,必须要多条腿走路,一二三产业都要并行。尤其是鉴于这些地方的特殊地理环境和条件,第一和第三产业恐怕需要扛起大旗。

  陆为民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但是要具体落实下去,还得要好好筹划筹划。

  黎阳市委班子调整这件事情他还这没想到水是如此之深,背后牵扯到这么多关系网络。可谓牵一发动全身。

  翟文广的前秘书,当然分量不轻,就算是翟文广不给任何人打招呼,但是下边人谁又能忽视隐形的影响力呢?怕是尹国钊也要掂量一番吧。

  朱森也不简单,闻一舟对尹国钊的影响力不小,但不知道朱森和闻一舟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单纯的普通老乡那就不算个事儿,这年头哪里没有几个老乡?你走到泰国越南这些地方街上,喊一嗓子,没准儿都能钻出来一大堆老乡。但能让宋大成这么说的,估计这老乡关系渊源也不简单。

  陆为民突然意识到,自己从一开始参加工作,但一路辗转升迁,几乎什么岗位都干过,党政一把手不用说了,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常务副市长/分管经济的副书记,甚至连统战部长和总工会主席都短暂干过,可算来算去,没干过的就是分管党群的副书记/组织部长以及纪委书记没干过了。纪委书记不说了,特别,可分管党群的副书记和组织部长这一块应该是党委这条线上最具分量的工作,自己以前都还没有接触过。一直到现在才算是接触。

  也难怪自己会突然意识到这里边的水是如此之深,竟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感觉。

  还好自己不是组织部长,其间还有一些回旋余地,毕竟自己不需要正面应对,方案的提出,那是组织部门的工作。

  陆为民估计秦宝华现在大概也不好过。毫无疑问,除开外界影响因素,葛建本应该是最合适的,但葛建本最缺的就是没有人力挺他,如无意外,他应该是最先出局的;如果单论外界影响,张海鹏这个本身实力最弱的,就会变成最大的黑马了,但朱森如果能够通过闻一舟获得尹国钊的点头,那么应该说朱森才是最合适的。

  这里边的关键要素在于尹国钊的态度,要说实话,这盯着这个市委副书记职位的人恐怕更多的心思还是着眼于一两年后。

  按照任职时间来算,潘晓良担任市委书记已经快四年了,按照惯例一届任满,估计不会再在黎阳市委书记任上呆太久了,而以当下省委组织部在研究这个市长人选的谨慎程度来说,陆为民估计这应该是在为下一步接任市委书记做准备,而一旦市长接任书记,副书记就应该是市长的最有力接班人选了,这大概才是争夺如此激烈的原因,否则无论是朱森还是张海鹏,如果真的做到这一步,跳出黎阳来,安排一个合意的位置,应该不是难题才对。

  陆为民也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判断,具体情况如何,还要等到自己慢慢入局之后才能了解清楚底细。

  *************************************************************************************************************************************************************************************************************

  沿着鹤门堰走,河风有些凛冽,吹得人脸皮有些发僵,进入12月之后,气温骤降,夜间最冷的时候已经逼近零度,比起北方的那种干冷气候,南方这种阴冷更让人难受,即便是陆为民这种在昌江生活了几十年的人,也不喜欢冬日里这种阴霾天气。

  绕过鹤门堰走出头,就是光华路,从光华路过团结桥,就可以看到昌江大学的校门了。

  鹤门堰河风太大,加上树木不多,夏日里在这里散步的人不少,但是冬季走的人就很少了,但是陆为民却很享受这种河风吹面让人头脑为之一清的感觉,所以他经常从省委后门出来,然后穿葫芦巷子到鹤门堰上走一圈。

  眼见得就要到走到头,陆为民看见前面二十多米远的地方似乎半躺着一个人,旁边还歪倒着一辆自行车,这个时候从对面过来了一辆踏板摩托车,骑士是好像是一个年轻女性,似乎也看到了这个情况,把摩托车停在了一旁,顺手把头盔也放下,然后下车来,扶住那个半坐在路上的老人。

  陆为民也没有意识到会发生什么事情,时间不是很赶,他的步速也不快,所以当他走到距离正在对话的两人身旁时,才发现那个半坐在地面上的老人已经死死的揪住了那个打算扶起他的女子衣角:“就是你撞倒了我,我的腿好疼,你必须要把我送到医院里去,哎哟,疼死我了,我的腿……”

  “喂,大爷,你搞错没有?谁撞你了啊?我看你倒在这里,好心好意来扶你一把,怎么就成了我撞了你?”女子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弄得懵了,但是迅即反应了过来,开始四处打量:“喂,二位大哥,你们可是看见了的,我从那边过来,看见这位大爷倒在这里,起个好心来做好事,没想到这位大爷是摔昏了头,还是怎么地,还以为是我撞了他,……,二位大哥帮个忙,帮我证明一下,……”

  陆为民也是一愣之后才反应过来,也才发现走到自己后面几米的还有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子。

  那个男子显然不太愿意招惹这一身麻烦,皱着眉头放慢脚步,想要绕过在路中央的两人,陆为民则停下脚步,“怎么回事儿?”

  半坐在地上的老头显然也没有觉察到从背后走过来了两人还看到了这一幕,一时间有些心慌意乱,“呃,我的腿好疼,我的腿摔断了,求你们帮个忙,帮我送到医院里去,我家里一定会好好感谢你们。”

  那女子也有些吃不准,看着那老头疼的涕泗横流的模样,也有些可怜,“算了,我打110,让派出所的来送你去医院吧,我还有事儿。”

  这个时候陆为民才注意到女子的面容,这让他差点儿喊出声来,“叶……”,但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干咳了一声,掩饰了过去。

  女子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自顾自的拿起了电话打了110报警,把情况说了,报了地址,然后就挂了电话,老头这个时候也开始装可怜,满头大汗的要挪动身体,但是一只手却还是抱住女子的腿,假模假样的想要借助女子的腿坐起来的样子。

  那个男子见已经没啥状况,本来想走的,却看到了是个面容姣好身材动人的女子,却又走了过来,假意问了两句,这才有些恋恋不舍的要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