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三十四节 小姨子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三十四节 小姨子


  魏行侠终于走了,陆为民也松了一口气。

  他看得出来,虽然魏行侠说得勉为其难,但是目光里跳跃的火苗还是能说明很多问题,说明魏行侠心中火焰未灭,仍然想要一展胸中抱负。

  的确,从宋州市长上败走麦城让魏行侠倍受打击,但是他却没有在水利厅和农业厅沉沦,仍然在等待机会,看来他觉得自己回归昌江就是他的一个机会。

  是不是机会陆为民现在也不好说,一切取决于魏行侠自己,但是陆为民认为按照现在魏行侠的态度来,魏行侠应该是有机会的。

  陆为民的目光重新回到了书案上,《昌州晚报》,这是秦柯替他拿来的。

  一出不太显眼的角落里,介绍了那一日陆为民在鹤门堰上遭遇的一幕,看着这则消息,陆为民忍俊不禁,有点儿意思,当时自己要主动帮忙,这女子却拒人千里之外,这会儿算是体会到了人心险恶,来求援了。

  晚报上那则消息最后留了一个联系电话,陆为民知道这是对方希望自己或者另外那一个男子能主动联系,帮她作证。

  想了一想,陆为民还是拿出了电话,拨出了号码。

  当叶枝看到手机上陌生号码时,心里忍不住咚咚跳了起来。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摊上这种事情,彭*宇事件居然又发生在了自己身上,而且这还是在有那么多人看到的情况下,没想到等到派出所来了之后,那个家伙居然再度反口诬咬自己,一口咬定是自己其电瓶车撞了他才导致他摔倒。

  叶枝脑袋都懵了,她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对方居然还敢咬自己一口,可是自己又已经拒绝了当时在场的两人,这让叶枝慌了神。

  而那个老人在医院检查之后,被证实腿部骨折,需要手术,费用可能需要好几万,而如果不能证明对方腿部受伤与自己无关,那么自己极有可能会被卷入这场官司里脱不了身,这让叶枝焦躁不已。

  不得已之下,叶枝只能通过晚报来帮自己报道这件事情,同时希望当时看到这个场景的两人出来帮自己证明。

  事实上当时除了最初亲眼目睹自己救人这一幕的两人外,还有一些过路人,而那些过路人中叶枝也找到了一两个,但是这两人都没有亲眼看到当时最初的情形,他们看到的都是叶枝被那个老人扭住了衣角,不允许叶枝离开。

  派出所对于这种情况也无法做出判断,只希望叶枝和那个老人通过协商解决,而叶枝对越这种情况也是束手无策,对方口口声声要求叶枝赔偿,而那一家人也显然是打定主意要在叶枝身上敲一笔,对于叶枝的解释根本不理,只要求叶枝赔偿,否则就要诉诸法院。

  叶枝也找过自己一些懂法律的朋友咨询过,朋友也对这种情况表示爱莫能助,尤其是几年前的彭*宇事件就是一个典型,这种赔偿责任按照民事诉讼的要求本来该原告承担举证责任,但是那个案件却没有遵循这个原则,而是通过一种较为奇特的推定来做出了判决,所以朋友也觉得这个情况无法判断。

  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找到当时的目击证人,但是人海茫茫,去哪里找哪两位目击证人?虽然在晚报上登了报,但是万一人家不看晚报呢?或者看了晚报,人家却不愿意来作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呢?谁让自己当时态度恶劣的拒绝了对方的好意呢?

  这几天叶枝都沉浸在了患得患失的心理中,她已经打定主意,坚决的拒绝了对方要求垫付医药费的想法,哪怕真的没有人来替自己作证,哪怕对方告到法院,最终判定自己负责,她也不会妥协,她不会对这种无耻的欺诈低头。

  陌生的号码,也许就是一个希望,叶枝按下了接听键。

  “喂,您好!”

  电话里传来了略有些浑厚的声音,“需要我的帮忙么?”

  犹如天籁之音,只如一泓清泉注入了叶枝干涸焦躁的心田中,叶枝第一时间就听出了对方是谁,就是那个男人!

  “对不起,谢谢您,”叶枝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激动之下一直以伶牙俐齿为傲的叶枝都不知道该怎么来回应对方了,好一阵后才算是抖落清楚:“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来称呼您,上一次的事情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呵呵,你说错了,你是在对君子之腹的时候用了小人之心,而在对小人之腹的时候用了君子之心,我说得对么?”陆为民在电话另一头觉得格外有意思。

  叶蔓的这个妹妹前世中可是素以牙尖嘴利著称的,两姊妹关系不好,基本上没有往来,而这个叶枝也是对自己印象很差,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典型的鱼肉百姓的小官僚。

  被陆为民的话给噎得无话可说,但是现在有求于对方,叶枝也只能暗中咬牙切齿,这个心胸狭隘的男人,但表面上还得要一副诚心道歉的姿态:“对不起,我的确有些神经过敏了,可能您也看到我在报纸上的求助了,对方恶意敲诈我,我宁肯把这几万块钱送进福利院,也绝不助长这种丑恶行径,所以,我希望您能帮我作证,……,我们可以见个面再谈么?”

  *************************************************************************************************************************************************************************************************************

  四十分钟后,一身朴素打扮的陆为民已经坐在了天涯沦落人这家小资味道特浓的咖啡屋里了。

  这是陆为民回昌江之后第一次坐进这种显然和自己有些格格不入的咖啡屋里,尤其是自己这身太过朴素的夹克装,把自己显得更加老气。

  以至于坐在这里边,和对面这位一身火红高腰小袄的小姨子比,对比感实在太强了,甚至让陆为民都有点儿坐不住的感觉。

  只要见了面,叶枝就觉得主动权已经回到了自己手上,尤其是看到对方这一身说不出味道的打扮,叶枝就觉得格外好笑。

  对方虽然看上去也就四十出头,可这一身打扮就直奔五十岁去了,也不知道这家伙的审美观怎么这么差,要说人才也还有几分,却被这一身打扮给糟蹋了。

  看见对方揶揄的目光,陆为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他已经很有没有这种感觉了,“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对么?”

  “人没有自知之明是最悲哀的,你难道不觉得你这身打扮会让你成为全场焦点么?”叶枝搅动着咖啡,似笑非笑的道:“我建议你如果不是太冷的话,最好把你这身可以送进博物馆的外套给脱下来,嗯,你里边这件衬衣还行,咦,先驰?”

  作为经常飞国际航班的空姐,叶枝的眼光当然不差,先驰这个牌子的衬衣在国内名声不彰,远不及诸如阿玛尼/普莱诗或者杰尼亚这一类大牌,但是先驰的风格穿在这个男人身上却别有一股儒雅淡然的味道,当这个男人很大方的脱下外套时,那股子味道似乎一下子就扑面而来了。

  其实陆为民在衣着上并没有特别的喜好,之所以一直穿先驰就是因为当初陆志华和魏德勇都为他推荐了先驰,然后穿上之后他就不太喜欢再换牌子了,而苏燕青也很喜欢自己穿这个牌子的衬衣,觉得很适合自己的味道,所以这么些年来也就一直穿这个牌子,陆为民甚至不知道这个牌子的衬衣究竟价格如何,唯一知道的也就是这个牌子好像是意大利的,但究竟是在国内生产打上意大利商标,还是真正在意大利生产,陆为民都不清楚。

  似乎是觉察到了女子目光一闪,陆为民不以为意,“我想我穿什么衣物,对于帮你作证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关系吧?你现在还有心思关心这个?”

  陆为民的话让叶枝脸微微一烫,也许是长期从事的工作使得自己习惯了用衣着打扮来判断一个人,今天却被这个男人刺了自己一下。

  “对不起。”叶枝咬了咬嘴唇。

  “没关系。”陆为民似乎也觉察到了对方心绪的变化,“嗯,你需要我怎么作证?是我手写一篇证人证言呢,还是到派出所去形成一份笔录?如果要我到法庭上去出庭的话,最好能避免,当然如果必须要的话,也可以。”

  对于陆为民的爽快,叶枝也是吃了一惊,犹豫了一下,“我想最好能够帮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担心派出所可能未必会相信你的证言,那一个人一直没有消息,我不知道你一个人的证言会不会被采信认可。”

  努力求每一张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