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四十节 窟窿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四十节 窟窿


  情况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复杂或者曲折,可以说非常简单。

  李小佳丈夫蓝新立是双峰一中副校长,双峰一中是双峰县教学质量最好的中学,在丰州市里也颇有名气,每年都要招收大量择校生,自然而然也就要收取大量择校费。

  李小佳丈夫蓝新立作为分管副校长,负责择校费的收取和使用,主要用于学校老师们的一些福利开支和校领导们的外出学习考察等其他支出,在全市进行的择校费大检查过程中,双峰一中的择校费也进行了审计,双峰一中的择校费数量较大,而且在审计中藏匿了一部分择校费,最后被人检举之后,县审计局和县纪委对双峰一中的择校费进行了重新审核审计,发现了藏匿与小金库中的部分择校费,高达六十余万元。

  在调查中,双峰一中校长章明山称他不清楚藏匿这部分择校费的问题,他已经要求蓝新立把所有择校费进行审计,并移交给审计小组了,但是蓝新立则称他是受校长章明山的指示才把这笔钱隐瞒不报的,这一点财务上可以作证,可财务人员只说蓝新立要求不向审计小组报告这笔钱,也承认蓝新立称是校长章明山要求如此,但是他们并没获得章明山的直接指示,只是听到蓝新立这么说的。

  这就成了一个循环死结,蓝新立坚称这是章明山的指使他才会如此,而章明山则坚决表示他已经要求蓝新立把所有的都如数向审计小组报告了,没有要求隐瞒藏匿这笔择校费。

  县纪委在对整个事情进行了调查之后,最终认定在择校费的收取和使用上,双峰一中班子存在严重的违规情况,而且还有隐瞒不报和藏匿资金的情节,所以对章明山给出了党内警告的处分,而对分管副校长蓝新立则给予了留党察看和行政免职的处分。

  对于这样一个处理决定,蓝新立不服,在他看来,无论是收取择校费。还是择校费的使用上,他都只是一个具体C作者,一切都是由校长在校委会上决定的,自己只是服从校委会决定执行。而后来所说的隐匿一事更是无稽之谈,本来在择校费的使用上财务都是严格要求,必须要有校长签字,而自己只是一个分管副校长,自己并没有签字权。那么没有获得校长的授意,自己安排财务隐匿这笔钱有何意义?这显然说不过去。

  所以蓝新立屡屡就此事上访,找到县纪委/县政府和县委,后来又到了市教育局和市委信访办进行反应,要求给自己“平反昭雪”,恢复自己的副校长职务,但是一直都没有得到答复,而在一中里,仍然担任着校长的章明山认为他是故意挑事儿,更是明目张胆的给他穿小鞋。停了他的各种津贴和补贴,这让蓝新立更加愤怒,所以两口子现在都成了上访专业户了。

  听完李小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完章明山的强横霸道和县里边如何处置不公的情况之后,虽然在一旁的钱岳没有C话,陆为民其实也就大略知晓一个基本情况了。

  应该说李小佳反应的情况是大体属实的,收择校费,用择校费,肯定不是一个副校长能够决定的,没有校长点头,一个副校长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甚至还要去隐瞒一部分?这显然不合情理,陆为民甚至可以确定恐怕连这个校长都未必有如此大胆,留下的一部分就有六十余万放在小金库里去了,那被审计的那笔资金肯定是几百万。在现在优质教育资源紧缺的情况,这也不算什么,只是这样大一笔收入支出,一个校长有这么大胆?县教育局不知道?分管教育的副县长不知道?陆为民不信。

  陆为民觉得这事儿弄不好连双峰县政府办公会还讨论过呢,只是现在这种择校费引起了很大的民愤,而且择校费的使用上极不透明。所以才会吵得如此沸沸扬扬,而上边自然噤若寒蝉,不敢来承担这个责任了,全部推到了下边学校里,而学校里则把蓝新立推出来当了个替罪羊。

  县里那点儿事情陆为民和钱岳都很清楚,陆为民从钱岳略带尴尬却又平静的神色里就能看出一二来。

  看见眼前这个十多年前还是一个娇俏少妇的女人,现在完全沦为了毫无形象可言的中年妇女,当然在关系到自己家里主心骨甚至是一家人命运的问题上,这个女人大概也是不顾一切了,明知道这样来“告御状”回去之后没有好果子吃,但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这也可以理解。

  “好了,李老师,情况我和钱书记都已经大概知道了,你先回去,我会责令丰州市和双峰县对这件事情进行一个认真的核查,看一看你所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这件事情肯定会给你一个交代。”陆为民看了一眼在旁边做记录的秦柯,“小秦,这件事情你帮我盯着,老钱,县里要对这个情况进行核实,就像刚才李老师所说的,她丈夫是不是只是一个按照校长要求具体C作的,学校还有出纳会计嘛,还有县教育局呢,这些上级主管部门知晓不知晓?我觉得恐怕要核查一下。”

  “陆书记,太谢谢您了,这件事情和教育局没关系,真的,就是章明山干的事情,我们家老蓝也是糊里糊涂就参与进去了,……”陆为民的话又让李小佳心里悬吊了起来,尤其是陆为民提到要追查教育局是否知晓,这显然就把问题扩大化了,如果真的查到教育局有问题,那无论自己丈夫最后得到一个什么样的处理结果,恐怕都难得在县里好过了,原来只想让章明山多承担一些责任,自己丈夫处理轻一些,哪怕得罪了章明山,换一个学校,比如到双峰二中或者城关中学去教书都可以,但是如果把教育局一班人得罪了,那自己丈夫这一辈子就毁了。

  “好了,李老师,具体情况县里会调查的,你先回去,这边儿市县两级会认真调查,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钱岳C进话来,这件事情还有点儿麻烦,钱岳对这事儿还是有点儿印象的,这两口子是多次到市委信访办来上访反映问题的,具体情况他虽然不知道,但是一个副校长,还有一个也在学校里后勤上的工作人员,也都算是知识分子,不被*到一定程度,谁愿意来市里反映上级的问题?只是这件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钱岳却不得而知了,现在他也只能先把问题搁下去。

  李小佳终于在千恩万谢中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陆为民和钱岳以及秦柯三人,秦柯把记录本交给陆为民之后,也很知趣的离开了,但刚出去,又进来轻轻敲门,“陆书记,钱书记,县里孔书记他们来了。”

  *************************************************************************************************************************************************************************************************************

  孔令成真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破事儿,内心的恼怒和不满也是压抑不住。

  但是压抑不住也得要压着,事情已经出了,就得要考虑怎么去处理解决好。

  在双峰饭店大厅里遇到了正在等他的杜笑眉和县委办主任杨世青,杜笑眉也是一脸不豫和烦躁。

  “情况怎么样?”孔令成轻轻咳了一声,问道。

  “李小佳已经回去了,陆书记和钱书记接待了她,我们没进去,大概有四十分钟,是陆书记秘书把李小佳送走的,好像李小佳还留了陆书记秘书的电话。”县委办主任杨世青只有三十七八岁,算是一个相当年轻的干部了,看见脸色铁青地孔令成,也有些着忙。

  “意思是李小佳在陆书记和钱书记那里说了些什么你们也不知道?”孔令成看见杨世青的忐忑和杜笑眉的无所谓,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孔书记,管她怎么说,事情就是那样摆在那里,市里要来处理正好,免得我们县里作难。”杜笑眉没好气的道。

  “笑眉,怎么说呢?”孔令成和杜笑眉因为巩昌华的原因,关系一直不错,巩昌华现在是大垣县委书记,同朝为官,所以说话也就没那么多顾忌。

  “本来就是。”杜笑眉冷笑了一声,“我早就说了,这样处理本来就对蓝新立不公,你不去处理章明山,不去处理谢根和,还有他们背后的人也是P事儿没有,还成天悠哉游哉,人家蓝新立心里能平衡么?”

  求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