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四十一节 棘手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四十一节 棘手


  作为县委纪委书记,杜笑眉也是一肚子火。

  双峰一中择校费这一事件本身就很诡异而复杂,择校费问题在各地都存在,双峰一中和双峰二中乃至城关中学都有,当然双峰一中的数额要大得多,但是性质都差不多,而且在全省全市这种情况也都相当普遍。

  的确,这择校费问题反映的确很强烈,所以自上而下开始了择校费的清理和规范,各地都查出了不少问题,当然只要不涉及私自揣腰包,不涉及违规乱花,基本上都是采取收归财政,收支两条线的方式来解决。

  但像双峰一中的问题主要还是数额太大,加上本身又有乱开支的现象,最后又违规隐匿部分择校费,搞小金库,自然问题就比较严重了,县纪委也严肃进行了查处,问题是在查处过程中,牵扯到了方方面面,当时在处理这个事件的时候,杜笑眉还不是纪委书记,还是宣传部长。

  去年接任纪委书记之后,李小佳就找过她,好歹也还有几分香火缘份,所以杜笑眉也很想帮李小佳一把,但是县里前任纪委书记现在是市纪委副书记兼市监察局长于洋,加上县里主要领导也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多生枝节,所以这事儿也就一直拖了下来,杜笑眉也和李小佳两口子谈过,要他们两口子想开一些,看淡一些,等事情风头过了之后再想办法,但蓝新立和李小佳两口子显然没有接受杜笑眉这个明显有点儿像敷衍的说辞。

  在这个事情上杜笑眉还真没有敷衍蓝新立和李小佳两口子,她也找过孔令成,反映过这个问题,蓝新立和李小佳两口子要的就是一个公平。

  蓝新立也承认在择校费收取使用以及后来隐匿的问题上自己有责任,但是他认为自己责任不可能比校长章明山更大,而且整个学校党支部成员和校领导也都对这件事情心知肚明,在开支上他们也都有开支,尤其是在最后的隐匿问题上,自己分明就是按照章明山的安排行事。怎么最后黑锅却自己一个人来背,板子却打到了自己一个人身上,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杜笑眉也知道县里边在处理这件事情上的一些顾虑,校长章明山无疑是罪魁祸首。要处理本身就应当严肃处理章明山,但是处理章明山就会带来一个问题,择校费问题的收取和使用章明山都是想向县教育局以及县里分管领导汇报过的,而且县里和县教育局的一些开支也都打入了学校择校费使用中,如果要严肃处理章明山可能就会把县教育局和分管副县长牵扯进来。正因为如此可能当初于洋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才对章明山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而把主要责任打在了蓝新立身上。

  原本也以为没啥关系人脉的蓝新立挨了这个处分也就认了,甚至县教育局局长谢根和也给蓝新立谈过话,让他把这个责任背了,以后会重新考虑他的问题,但是蓝新立显然无法接受,尤其是对落井下石的章明山是满腹怨气,所以两人在学校里也是大闹了一场,恼羞成怒的章明山更是刻意针对被免职的蓝新立。所以这才激怒了蓝新立,演变成现在这模样。

  被杜笑眉一句话挤兑得也直皱眉,孔令成脸色更不好看,但是他也不能说杜笑眉所言没有道理。

  县里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本身就有点儿问题,当时县纪委在做出这个处理的时候,他也觉得不妥,但是章明山背后有人打了招呼,再加上如果严肃处理了章明山,势必要牵扯到县教育局和分管县领导,教育局长谢根和和分管副县长程国庆都不好处理。所以他也就默认了县纪委的处理结果,但他也专门交代了程国庆和谢根和要把这件事情处理好,没想到居然闹成了这样。

  “行了笑眉,别说这些气话了。现在我们要研究怎么来解决处理,待会儿陆书记和钱书记要听汇报,我们该怎么来汇报?”孔令成也有些烦躁,挥挥手:“事情已经出了,我们就要说怎么来处理好,说其他就没有意义了。县纪委也不能把前任领导的处理意见推翻吧?”

  杜笑眉扬了扬眉,“孔书记,我觉得这事儿恐怕在陆书记和钱书记那里不好交代,钱书记不说了,陆书记那个人,世青不了解,但是你二伯也是了解的,孔书记你也是打过交道的,要想糊弄过去,恐怕只会惹来更多的麻烦,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实事求是的汇报,钱书记那里,只要他想了解,我们想瞒也瞒不过啊,就算是我们今天糊弄过去了,如果陆书记非要问钱书记一个一二三,钱书记会帮我们糊弄陆书记么?到时候我们会不会弄巧成拙?”

  杨世青看了一眼沉吟不语的孔令成,又看了一眼摇头不已的杜笑眉,似乎是斟酌了一番,这才道:“孔书记,我觉得杜书记说的有道理,陆书记这个人我没接触过,但我听我二伯说过,他说陆书记这个人也是聪明剔透的人,也理解下边的难处,只要能如实的把情况介绍清楚,真有问题我们就承认存在问题,下一步来想办法来纠正,陆书记应该会不为己甚的。”

  杨世青是杨显德的侄儿,当年陆为民刚到双峰担任县委常委/洼崮区委书记时,杨显德还是常务副县长,陆为民和杨显德关系也处得不错,本来陆为民也打算去看望杨显德,先联系了一下,但杨显德恰巧去了儿子那里,他儿子在昌州工作,不在家。

  孔令成摇摇头,却没说话。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如果真的要如实的把情况汇报清楚,势必要把这件事情的处理全部重新来过,这里边就要得罪很多人了。

  章明山的堂兄是章明泉,虽然章明泉在曲阳马上就到人大去了,但是孔令成却知道章明泉和陆为民的关系非同一般,抖落出来,章明山肯定落不了好,章明泉那里怎么交代?章明泉是专门给自己打过电话的。

  再次,谢根和也不简单。

  谢根和的连襟是前市财政局局长现在的市政协副主席高初,高初是老资格的财政局长了,前年年龄已经到点,到市政协去担任了副主席,高初在市财政局长位置上呆了多年,可谓人脉深厚,而且和陆为民是当年丰州地委书记夏力行的前后任秘书,对双峰也素来看顾,以前也给双峰县财政帮了不少忙,这件事情上虽然高初没有打电话,但是孔令成也知道高初是很承情的。

  还有,分管副县长程国庆也一样棘手。

  程国庆是从丰州市科技局下来的干部,以前寂寂无闻。

  别人不知道,但是孔令成却知道,程国庆的妹妹嫁了温有方。

  温有方老婆得病过世了好几年了,去年才重新结婚,找了程国庆的妹妹。

  这事儿温有方办得很低调,甚至连婚宴都没有摆,很多人都只知道市委组织部长温有方再婚了,爱人是丰州一中的一个教师,而温有方老婆也一样很低调,就连学校很多老师也不知道市委组织部长找了学校一个老师。

  估计县里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情况,但是孔令成却知道。

  见孔令成摇头,杨世青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杜笑眉大略知晓一些,比如章明山的事情,比如谢根和的情况。

  杨世青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他接了电话,只是简短说了两句,便挂了。

  “孔书记,钱书记秘书在问您到了没有,我说马上到了。”

  孔令成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杜笑眉,“笑眉,走吧,我们俩去,见机行事吧,你也别忙着给我捅开,看情况而定。”

  “行了,我知道。”杜笑眉也知道孔令成也不容易,他年龄也快到了,也希望谋个好的前程,也不愿意见到发生这种事情,能理解。

  *************************************************************************************************************************************************************************************************************

  孔令成他们几个还没有到的时候,陆为民和钱岳也就在就这件事情探讨。

  “择校费的问题很普遍,单纯这个事情,我觉得不是什么大问题,这是你党委政府的问题,问题出在前三排,根子还在主席台。”陆为民没有回避,径直道:“你财政拨款不够,不到位,人家学校要发展,手里边又有这点权力,你们党委政府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打点儿擦边球,听之任之了。”

  12点后兄弟们给几张推荐票可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