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大结局 15

  池枫心中浮起一抹说不出的滋味,既有些紧张,也有些兴奋。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她已经有些习惯于按部就班的工作了,尤其是在省委秘书长这个职位上,昌江的局面虽然日新月异,但是从省委这个角度来说,随着陆为民对昌江局面的掌控力越来越强,自己这个省委秘书长也当得更加省心,而哪怕是陆为民离开,秦宝华一样是从昌江成长起来的干部,对昌江的局面把控一样游刃有余,所以原来担任一个新岗位上的兴奋和挑战感,就有些欠缺了。

  但现在,那份充满挑战的兴奋感又重新回来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明知道去辽省会面临着一场前所谓的挑战,而且还很有点儿孤军深入的感觉,但池枫还是感觉到很兴奋和激动。

  越是压力大,她就越享受这种克服压力迎接挑战的滋味,这也是她这么多年来在地方上工作打磨锤炼出来的性格,唯有这样,她觉得才不负自己一番拼搏努力。

  电话再度震动了起来,打乱了池枫的思绪,这让池枫有些不悦,但她还是克制着情绪接了电话,一看,是常岚来的。

  本来近期省委就有意要调整一批干部,常岚就在其中,按照省委组织部里边的意见,常岚可能要到宋州担任市委副书记,如果不是陆为民突兀的离开,恐怕也就该是这几日里研究了。

  但现在只能搁下,不过池枫也知道这种事情影响不到常岚的进步,常岚的表现有目共睹,无论是秦宝华还是闻一舟都对常岚很看好,甚至闻一舟当时还建议可以考虑让常岚到昌州担任副市长,有点儿要走自己的路的意思,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获得更多的常委们支持,。

  到宋州担任市委副书记也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进步了,现在宋州的经济体量已经凌驾于全国绝大多数普通地级市之上了,可以说如果在宋州市委副书记位置上过渡一下,到省内其他地市担任市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不亚于在昌州担任副市长。

  “枫姐,在家?”

  “不在家能在哪里?”池枫笑着反问,还在琢磨着莫非常岚也听到了些啥?或者是担心陆书记离开影响到他们这一轮的调整?

  “那出来坐一坐,喝杯咖啡?”电话里常岚语气倒是挺轻快,“我在昌州学习呢,你知道的,一个培训。”

  池枫这才想起,常岚上周就来了昌州,参加省委的一个为期一周的培训,本来处于这个时候,常岚已经可以不来参加了,不过常岚还是很守规矩,照样参加了培训。

  “行,在哪儿?我过来。”池枫和常岚也不客气。

  “旗森。”常岚言简意赅。

  旗森咖廊是一家很有特色的咖啡走廊,如同柳叶般的两道弧形玻璃走廊沿着昌江畔,而这个玻璃走廊甚至就直接建在了昌江江面上悬空而立,就像某些景点的玻璃栈道一般。

  看着江面的水流从身下流过,江风徐徐,客人在其间品尝咖啡,别有一番滋味。

  池枫到时,常岚已经替她点好了她喜欢的卡布奇诺。

  池枫喝咖啡喜欢加奶,她不喜欢那些所谓讲求品味的蓝山,就喜欢这种多几分奶味的变种咖啡,拿她自己的话来说,她只品尝自己喜欢的东西,没必要去迎合谁,或者炫耀什么。

  常岚在第一时间就觉察出了池枫的情绪有些异样。

  似乎也不像是不悦或者烦躁,倒有些像是怔忡不定,或者有点儿恍惚的感觉,这在池枫身上见到可真是一件稀罕事儿。

  在常岚眼中,池枫永远都是一种精神抖擞不知疲倦的模样,无论在任何场合下,她的反应都是极其机敏而迅捷的,应对能力更是全身女性干部中数一数二的,哪怕是宝华省长都要逊色池枫一筹。

  像今天这种有些诡异的情绪就让常岚大为惊讶了。

  就算是陆书记走了,也不至于让她这般心神不宁才对,更何况宝华省长和她的关系也很不错,应该没有什么嫌隙,不影响工作。

  “怎么了,枫姐?”

  常岚的话让池枫的心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摇摇头:“没什么,有点儿事情。”

  听池枫说有点儿事情,常岚没有搭腔,这池枫嘴里的有点儿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她不说,常岚就不会问。

  “岚子,在你打电话之前十分钟,陆书记刚给我打了电话。”池枫的心境开始恢复正常,仿佛是常岚的出现给了几分安慰。

  常岚目光一动,看着池枫的脸庞:“陆书记要让你跟他走?”

  常岚的敏锐让池枫也微微一笑,“你倒是鼻子灵,你觉得我该去?”

  “情理之中的事情,你当然要去。”常岚长眉斜飞,目光晶亮,“辽省的情况若斯,中央这么突兀的让陆书记去赶场救火,没几个帮手,达不到效果,岂不是浪费表情?很多人都在说陆书记留在昌江更好,现在昌江局面刚刚打开,郑氏出成绩的时候,可是他们这都是用老眼光看人,陆书记岂是那种按部就班捞政绩的人?在我看来,陆书记恰恰就是那种迎难而上遇强更强的人物,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陆书记也不是那种过分考虑自己利益得失的人,中央能够在这个时候果断调陆书记去辽省,也就是看准了他的这份魄力担当。”

  池枫一时间有些惭愧,她没想到自己还没有能想么多,甚至还有些蝇营狗苟的想自己的事情,甚至也还在想陆书记未来该如何如何时,常岚却已经看穿了这一点,极为精准而肯定的说出了陆为民的选择。

  相比之下,自己的心胸就有些流于下乘了,想到这里池枫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得好,岚子,我还是有些狭隘了,之前我还在担心陆书记这么做会不会授人以柄,会不会给外界留下他拉帮结派的感觉,但现在看来陆书记岂会想不到这些?他想到了,仍然毫不在意的按照自己的路径在行动,他是真的将一切置之度外了,根本不计较自己的名誉得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