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番外之叶蔓叶枝

番外之叶蔓叶枝


  叶蔓脸上的表情更加丰富而复杂了一些。

  看着面容有些憔悴的妹妹,叶蔓心中有一些快意,但是接下来更多的还是疼痛。

  快意的理由很简单,她自己一直自诩容颜娇美,保持得再好不过,而且也花了不少心思,三十多岁的女人,能有眼下这种情况,已经难能可贵了。

  但在别人面前叶蔓可以颇为自傲,但是在自己妹妹面前,叶蔓却始终无法摆脱沮丧。

  自己只比叶枝大两岁,但是谁都觉得叶枝要比自己小五六岁,那张看上去始终不见老的娇靥,还有那怎么吃都能保持着挺拔圆润的身材,让叶蔓一直都心有不甘,要知道叶枝是从来不怎么保养的,怎么反倒看起来更年轻,更有一种说不出青春娇媚的气息扑面而来,这让叶蔓也是羡慕嫉妒恨。

  眼前的叶枝看起来就要显得正常一些了,这是指年龄上,不再像以往那样逆生长。

  才十多天不见,叶蔓觉得叶枝似乎一下子就像是失去了昔日的青春活力,变得暮气沉沉了一般,眼眸中也失去了几分色彩,连原本油润乌亮的秀发似乎都枯涩了不少。

  “究竟是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才多久没见?上个月我见你还好好的,这就怎么了?”

  叶蔓其实内心是隐约知晓一些的,不过她极其不愿意见到自己这个唯一的妹妹沉沦到那种事情中去,哪怕那可能会给她的事业带来无尽的帮助,但她也不乐意,只是有些事情谁也说不清楚,像感情,她是过来人,知道一旦陷入,那就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不伤透了心,是难以自拔的。

  “姐,我没怎么,就是这段时间心境说不出来,有些憋闷吧。”有些心虚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姐姐,叶枝强作笑颜,“我打算出去走一走,疏导疏导就好了。”

  “疏导疏导就好了?有些事情是你自己能疏导的?”叶蔓心里有些刺痛,仿佛又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她很清楚自己这个妹妹在某些方面和自己完全一样,也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甚至比自己犹有过之,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姐,你说什么呢?”叶枝有些紧张,“我没事儿,就是想休息一下,怎么你还怕我自己养活不了自己不成?”

  “哼,辞职这么大的事儿,你也不和我说一声?你不是说你挺喜欢你现在的生活么?怎么说辞就辞了?”叶蔓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我看你不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吧?是感情上的事情吧?”

  “姐,那有这回事儿?”叶枝脸上惊慌之色一闪即逝,随即抹了抹自己的发梢,故作镇静的道:“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你就知道了?”

  叶蔓目光里多了几分恨铁不成钢的神色,“你还能瞒得到我?我早就觉得你不对劲儿,没错,他是帮了你姐我一次大忙,否则你姐铁定破产,但是那是他的职责,你姐不过是通过他反映了一下问题而已,事实也证明了你姐是冤枉的无辜的,这是他的责任,当然,你姐我也很感激他,我不是不知感恩的人,我也谢过他,但处在他那个位置,怎么可能接受一般的感谢?但你卷进去那就是两回事了,他是有妇之夫,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不适合,如果是他主动,那他就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无耻之尤!……”

  “姐,你说些什么啊,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些事情!”叶枝脸上浮起一抹红潮,愤怒的叫了起来:“你自己心思阴暗,怎么就老用龌龊的心态去判断别人呢?”

  “我心思阴暗,心态龌龊?”叶蔓又好气又好笑,“你这才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我好心好意替你着想,你倒是不领情也就罢了,还栽诬我一头,有你这样的人么?你也别给我打马虎眼,我好能不知道你,陆为民调走了,你却要辞职,怎么你打算追到辽省去?你是怎么想的?他是有妇之夫,难道还能为了你离婚娶你不成?他的身份决定了你和她之间永远不可能!你敢说你现在这副德行不是为了他?”

  被叶蔓揭了老底,叶枝又羞又气又急,眼泪水都落了下来,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要说自己这段时间心情极其糟糕,甚至辞了职和陆为民无关,那是假话,但是你要说这里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那却不是事实了。

  当得知陆为民调离昌江去辽省时,叶枝几乎要懵了。

  虽然明知道自己和陆为民绝无可能,但是叶枝却总怀着某种幻想,也许……

  哪怕真的不可能,叶枝还是愿意,她喜欢听到他的声音,喜欢看到他的身影,更喜欢两人的单独相处,闲聊纵论,意气风发,大到国策社情,小到心情故事,每一次都能让叶枝心情好上许久,回味无穷。

  谁曾想到他却突然要调走了,而且知道这个消息竟然是在电视上看到新任省委*书记就任,她才知晓。

  他要走了,而且一走数千里,也许以后再也不会回昌州了,虽然对政治并不敏感,但叶枝也知道他这个时候去辽省意义非比寻常,甚至可能会被推上风口浪尖,无论胜败,他都不再可能回昌江了。

  那几日里,叶枝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就这么浑浑噩噩,一直到某一天工作出了差错,她才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下去,要么休假,要么辞职,索性就辞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辞职的目的何在,但她觉得似乎该辞了。

  “姐,我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我们就是……”

  “你们就是纯粹的柏拉图式爱情?”叶蔓轻轻哼了一声,“不追求灵欲交融,那还叫爱情么?枝子,你这是在自欺欺人,如果你们真的没什么,那也是因为你们囿于种种束缚而没有敢突破罢了,陆为民还不算太流氓,或者是太胆怯怕吃了你脱不了手吧?”

  被叶蔓的话臊得脸绯红,叶枝几乎要掩面而走了,“姐,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些,……”

  “行了,枝子,我是你姐,我永远为你好,陆为民是个好官,虽然他有时候也矫情了一些,但现在他的情况恐怕不像外界说的那样好,所以你不能去找他,……”叶蔓沉吟了一下,“据我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