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76 旺达的选择

0076 旺达的选择


  “旺达!”法丽脸色一喜,可是下一刻,法丽却露出迟疑之色。

  眼前这只大狗,非常的像旺达,可是……旺达不可能这么精神。

  而且旺达也没这么大的个子,之前旺达被病痛折磨,体重暴减,当时的体重甚至不足二十五公斤。

  可是看眼前这只大狗,体重超过旺达的两倍。

  只是,那种眼神,那种亲近的目光。

  法丽也变得迟疑不定,它真的是旺达吗?

  “陈,有需要帮忙吗?”莱昂纳多也来了。

  “旺达?”法丽此刻眼睛里只有旺达。

  呜——

  旺达已经跑到法丽的身边,舔着法丽的手。

  “你真的是旺达?你没死?”

  汪——

  “法丽小姐,你要对我的旺达做什么?”

  “你的旺达?你这个窃贼,你偷走了旺达,我要报警抓你!”

  “我什么时候偷走你的旺达?”

  “它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吗?”法丽指着旺达道。

  “我有它的宠物证,请问你能拿出你那只旺达的宠物证吗?”

  “我……我以为旺达已经死了,所以已经注销了。”

  “你为什么觉得你的旺达死了?”

  “它得了癌症,我的同事说,已经帮它**了。”

  “你看……它像是得了癌症的样子吗?”

  “你就是那个医生!?你治好了旺达?”

  “莱昂纳多,你相信她的话吗?你觉得我能治好一条狗的癌症吗?”陈曌现在就是死不承认。

  “我不管你是用什么方法治好旺达的,可是它还认识我,你们都看到了,它认识我。”

  “旺达,你认得莱昂纳多吗?”

  旺达又小跑到莱昂纳多的身边,舔了舔莱昂纳多的手掌。

  “你看,它对任何人都这么热情。”

  “不,这不一样,它看我的眼神不一样。”

  “拜托,法丽小姐,如果你不能拿出证据,证明我偷了你的狗,那么就请离开我家,我不是很欢迎一个指责我偷狗的疯女人。”

  “你为什么要给它取名旺达?还是说它原本就叫这个名字?”

  “额……莱昂纳多,我不能给我的狗取这个名字吗?”

  “当然可以,小姐,如果没事的话,请离开这里。”莱昂纳多不善的说道。

  “我不走,除非旺达跟我一起走。”

  “如果你再这样无理取闹的话,那么我只能把你带去警局了。”在莱昂纳多看来,法丽就是在无理取闹。

  他更愿意相信陈曌的话,毕竟法丽自己也说了,她的狗已经得了癌症,然后已经得到了**。

  而陈曌的狗只是因为名字和她的狗一样,这并不能成为证据。

  “莱昂纳多。”

  “你是……你是重案组的葛琳?”莱昂纳多这才注意到,葛琳也在这里。

  “这里不需要你,我和陈会解决问题的。”

  “好吧,陈,我先走了。”

  陈曌不明白,葛琳要做什么。

  “陈,还有这位法丽小姐,我不知道它是不是你说的旺达,不过它看起来很喜欢你,所以我觉得可以让它自己做选择,选择你,或者是他。”

  “葛琳,有这个必要吗?”陈曌哭笑不得的看着葛琳。

  “这是对在场所有人的尊重,你说呢,陈?”

  “好吧,让它自己做选择。”

  “你和她站到那边去,旺达,过来。”

  旺达乖巧的跑到葛琳身边,葛琳俯下身子,摸了摸旺达的脑袋。

  “旺达,你愿意跟陈?还是法丽,你自己做选择吧。”葛琳指着并肩站的陈曌和法丽。

  旺达歪着头,看着陈曌和法丽,他并不是很理解葛琳的话。

  “旺达,你是选择我,还是她?”陈曌又重复的问了一句。

  “旺达,你记得我是吧,我们一起并肩作战。”法丽急切的看着旺达。

  旺达就坐在葛琳的身边,谁也没选择。

  “它似乎没做选择。”陈曌说道:“不过我相信,它更愿意跟我这个主人在一起,而不是这个陌生的女人。”

  “它没做出选择,你凭什么说它更愿意和你在一起?”法丽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这里是它的家,这里有它的小伙伴。”

  陈曌叫了一声:“别西卜、嘉莉。”

  别西卜和嘉莉跑了出来,旺达立刻就上前,与他们打闹在一起。

  “你们看,我实在找不到它离开我和小伙伴的理由。”陈曌光面堂皇的说道。

  法丽怒不可遏:“我想,有个人能够证明它就是旺达。”

  法丽拨通了罗比奥的电话,而且还是按免提:“罗比奥,我现在在陈的家中,你过来。”

  陈曌的心头咯噔一下,法丽这是要给罗比奥挖坑。

  “陈?哪个陈?”罗比奥那端发出疑问。

  陈曌心头的石头顿时落地,还好,罗比奥没傻,反应真是快。

  “你还想骗我吗?旺达没死,你没有杀死旺达,你把旺达送给了陈,是不是?”

  “法丽,旺达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接受这个事实?它已经死了,它得了癌症,是不可能好起来的。”

  “罗比奥!”法丽咬牙切齿的低吼道:“如果你再欺骗我,那么我们绝交。”

  “法丽,抱歉,旺达已经死了,如果你责怪我杀死了旺达,我接受,可是也请你接受它已经死去的事实。”罗比奥的回答无比的冷静。

  “我不相信,我也不接受!”

  “不管你是否愿意接受,这都是事实。”

  凯南拍了拍法丽的肩膀:“法丽,我们走吧。”

  凯南虽然更愿意支持法丽,可是理智上,他还是相信陈曌这边的。

  毕竟,同样名字的狗,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而且他觉得,法丽口中的旺达,的确已经死了。

  只不过是法丽不愿意接受现实,所以才会坚持认为,陈曌的狗是她的旺达。

  “我会找到证据的!”法丽咬着牙,死死的盯着陈曌:“我会将你的真面目揭穿,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无耻的窃贼。”

  “在你找到证据前,最好不要再来骚扰我,不然我会报警的。”

  陈曌关上了房门,不过背后却是一阵凉意。

  他自信能够骗的过全世界,可是骗不了葛琳。

  “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