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114 摔的

  陈也吃不准,自己的力气的确是不错,可是真能干的过眼前这五大三粗的女人?

  莫格里那么大条,盖亚一只手把他摁在车门上,动都动不了。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盖亚单手朝着陈勾了勾指头:“来。”

  “陈,你不是她对手,离开这里。”

  “莫格里,不要小看我!”陈已经冲了上来,一拳朝着盖亚挥去。

  盖亚轻松避开,抬起一脚,精准的踹在陈的小腹上。

  绞痛袭来,陈已经跪在地上。

  陈完全高估了自己,陈虽然喝了强化力量药剂,可是仅仅只是力气大的医生。

  在这之前,陈以为自己已经很牛逼了。

  结果盖亚直接把他打回原形。

  这时候,陈听的耳畔呼啸声传来。

  盖亚一记单腿横扫,朝着他的脸扫过来。

  陈连忙抬起手臂,抱住脑袋。

  沉重的横扫,让陈耳朵轰鸣,脑子也昏昏沉沉。

  莫格里大喝一声,将盖亚的束缚挣脱了,双手从背后抱住盖亚。

  “陈,快走。”

  走屁啊,被个女人虐的这么惨。

  老子要当一次莽夫!

  陈猛的站起来:“你抓稳了!”

  说罢,陈抬起一条腿,就朝着盖亚踹过去。

  可是盖亚反应更快,一个过肩摔,把莫格里挡在陈的面前。

  “啊……”

  陈这一脚可不轻,莫格里直接被踢的没站起来。

  “陈,我让你跑啊。”莫格里叫骂道:“你是不是傻啊。”

  陈终于意识到,自己真打不过这女人。

  盖亚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前,陈立刻做出拳击的手势。

  结果,眼前一花,脸上就挨了一拳。

  陈甩了甩脑袋,还没回过神,又挨了一拳。

  “你再打我,我不客气啦!啊……”

  又一拳……

  突然,一声枪声响起。

  老大手中拿着一把枪,站在远处,枪口指着盖亚的方向。

  “盖亚,看在过去的份上,我不想和你纠缠,别让我再看到你。”

  盖亚冷冷的看了眼老大,转身就走。

  陈是搞不定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看起来是有故事。

  不过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陈也没心情去关心他们是什么关系。

  他现在是全身都痛,特别是脸。

  看了眼已经走远的盖亚,陈上前扶起莫格里。

  “莫格里,你没事吧?”

  “我感觉腰被你踢断了。”

  陈摸了摸莫格里的腰:“没事,只是错位了,我给你接上。”

  老大、内斯塔和桑德斯走了过来。

  “你们没事吧?”

  “没事。”莫格里恢复了冷酷的表情,摇了摇头。

  “桑德斯,开你那辆机车,送陈离开这里。”老大说道。

  他们明显是不愿意多谈这事,陈也不想多问。

  桑德斯的机车能坐的下陈,可是别西卜和嘉莉,就只能挤在前面了。

  一路的颠簸,桑德斯把陈送到了火车站。

  “陈,你脸没事吧。”桑德斯看着鼻青脸肿的陈,因为身份问题,桑德斯没把机车头盔摘下来。

  “没事。”

  “你很坚强,当初我被那个女人揍了一顿,三天没下床走路。”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陈将头盔塞到桑德斯的怀里:“我走了,你也回去吧。”

  莫名其妙挨了一顿胖揍,陈是相当的不爽。

  虽然脸上抹了药膏,可是瘀伤还是没退去。

  买票上车

  ……

  火车上,陈对面座位的是个性感妹子,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样子,黑色外套内搭清凉的白色吊带衫,棕色的长发,抹了淡淡的唇彩,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时尚与性感。

  陈捂着脸,这幅尊容实在是影响勾搭的成功率。

  “被人打了?”性感美女主动开口问道。

  “摔的。”陈睁着眼睛说瞎话。

  “我这里有药膏,还有创可贴,需要吗?”女孩主动问道。

  “不用,我已经抹了。”陈又看了眼女孩:“一般女孩不会随身携带跌打药膏的吧?”

  “我是个实习医生。”

  “我叫陈,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伊芙蕾.莫特。”伊芙蕾伸出手,在陈脸上的淤青处轻轻摸了一下:“很疼吧。”

  陈握着伊芙蕾的柔荑,然后拿了下来。

  伊芙蕾的手掌小巧细腻,不过陈不喜欢陌生女人和男性触碰自己身体,特别是脸。

  “我也是医生,并不需要同行的问询。”

  “打你的人下手可真狠。”伊芙蕾说道。

  “我说了,是摔的。”陈强调的说道。

  “好吧,就当你是摔的吧。”伊芙蕾显然不相信陈的话。

  陈更感觉丢脸,自己的伤可瞒不过同行。

  哪怕对方只是实习医生……

  “你住在洛杉矶吗?”陈只能转移话题。

  “不,我的学校在洛杉矶,实习的医院也在洛杉矶。”伊芙蕾看着陈:“你是在哪个医院工作?或者是私人诊所?”

  陈笑了笑,没有接话。

  “你是非法医生?”伊芙蕾突然察觉到了什么。

  陈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很明显吗?”

  “你带着医疗工具箱,所以应该是出诊,而如果是私人诊所的话,不会跨城市出诊,除非是有特殊的顾客,再加上你脸上的伤,如果是正规医生,我想不出是什么样的病人会对医生拳脚相加。”

  “顺便说一下,我是摔伤的……还有,也有可能是某个街头小混混打的,不见得是因为出诊的病人打的。”

  “不管是谁打的,总之我猜对了,是吧?”

  陈撇了撇嘴:“算你猜对了。”

  “你为什么不去考一个行医执照?”

  “考不上。”陈坦然的回答道。

  他一个外来户,想要考上行医执照,那基本上什么事都别做了。

  光是了解和熟悉美国这边的规则与行医准则,就至少要半年的时间,还要看大量的医科书籍。

  再加上自己在国内的黑历史,半年的努力,最终都不一定能拿的到执照。

  初到美国的时候,陈的确是想过考行医执照。

  不过随后在目前的工作上,渐渐的开始接受与熟悉,陈发现已经失去了再去考行医执照的念头。

  “一个连行医执照都没有的医生,只会杀死病人。”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杀死我的病人。”

  “这只是暂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