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142 发..情的病人

00142 发..情的病人


  陈曌到了洛杉矶大学大门口,不过洛杉矶大学将近两平方公里,这么大的面积,陈曌也不知道自己的委托人在哪里。

  “喂,你好,我是医生,请问你是我的委托人吗?”陈曌打电话询问。

  “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在学校门口。”

  陈曌在学校门口耐心等候着,不多时,伊芙蕾.莫特出现在陈曌的面前。

  “是你!”

  “是你!”

  两人都认出了彼此,那次陈曌从圣地亚哥坐火车回洛杉矶的时候,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女大学生。

  “伊芙蕾小姐,你看起来不像是生病的样子,至少初步判断,你应该挺健康的。”陈曌看起来是在观察伊芙蕾的身体状况,实际上是在欣赏伊芙蕾的身材。

  “你的眼睛最好老实一点,不然我会让这里的男生把你打的满地找牙,就像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的那个样子。”

  “你们学校有练重量级拳击的吗?”

  “就你这身子板,连我们学校男生的平均身高线都不到,还想要重量级拳击手?”伊芙蕾.莫特一脸嫌弃的说道。

  “你可以找一个试试看。”

  “我怕把你打坏了,就没有人给我的朋友治疗了。”

  “你不是学医的吗?需要找我这个非法医生?”

  “跟紧点,我的朋友情况有点不妙。”

  虽然一路上两人都在拌嘴,不过陈曌的脚步没拉下。

  进了伊芙蕾.莫特的宿舍,陈曌看到躺在床上的戴安娜.碧利斯。

  陈曌立刻上前来,握住戴安娜.碧利斯的手腕。

  “不用诊脉了,我的朋友子...宫内出血。”

  “她做过引产?”陈曌抬头问道。

  “是。”

  “是非法引流?”

  “是。”

  哪怕是在美国这样高度发达的国家,依然存在着非法人流。

  而选择非法人流的原因有各种各样,不过做非法人流明显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因为这种黑色诊所的卫生条件非常糟糕,而且手术又非常的业余。

  人流手术又对环境以及手术过程的要求很高,如果是在正规医院做手术,那么安全系数可以说是非常安全的,应该只算是小手术。

  可是如果是在黑诊所进行的,那么就会非常危险。

  在美国每年有超过十万人,因为非法引流而丧命。

  “我能检查一下她的下面吗?”陈曌回头问道。

  “可以。”戴安娜用虚弱的声音率先回答道。

  陈曌拿出扩音(那个yin)器,仔细的检查戴安娜的下面。

  “她的子..宫和引道都出现感染,她在术后没服用过消炎药吗?”

  非法引流出现的事故,大部分就是因为卫生条件而产生的伤口感染。

  “她消炎药过敏。”

  “所有消炎药都过敏?”

  “她对大部分药物都过敏。”伊芙蕾说道。

  这是最糟糕的情况,药物过敏。

  “高烧,38.8度,需要先给她进行物理降温。”陈曌说道:“她对酒精不过敏吧?”

  “这个不会。”

  “你来给她全身涂抹酒精。”

  涂抹酒精能够将人体的温度快速的带走,是物理降温的最好方法。

  “那她的炎症怎么办?”

  “我这里有些自己配制的药剂,应该能起到作用。”

  “你确定你的这些看起来有点恶心的药剂,能起到作用?不会让戴安娜见上帝去?”

  “她现在最大的可能是下地狱。”

  人流在西方宗教中,是被视为大罪。

  所以戴安娜如果真的死了,只会下地狱。

  “哼!”伊芙蕾发出一声轻哼,显然对陈曌的话很不满。

  陈曌在自己的工具箱里挑挑选选,挑出了一瓶恶魔药剂。

  “这是什么?”

  “独门配方。”陈曌说道。

  “你们这些非法医生,就喜欢弄这种乱七八糟的配方,如果戴安娜出什么问题,我不会放过你的。”

  “如果她真的出事了,你也难辞其咎。”

  “小姐,把这个喝下去,你会好起来的。”

  戴安娜闻了闻药剂:“这里面是什么?我完全分不出里面的成分。”

  “都说了是我的独门配方,老实的喝下去。”

  “你确定我不会死?”

  “我确定,我保证你会活的好好的,不然的话,我就要进监狱。”

  “这味道真怪。”

  “下次我会加糖。”陈曌轻笑的说道。

  “你真温柔,你是哪里人?”

  “我是中国人。”

  “你能当我男朋友吗?”

  “我有女朋友。”

  “等你和现在的女朋友分手了,可以和我交往吗?”

  “你为什么会想和一个中国人交往?”

  “你让我感觉舒服,而且你把我的身体都看过了。”

  “额……我是个医生,你是医学系的,你应该知道医生在很多情况下,不可避免的与病人的身体接触。”

  陈曌不会把一个神志不清的病人的话当真,很多时候病人会因为孤助无援,而对医生产生依赖心理。

  也许这一刻戴安娜的话是真心的,可是可能过一段时间,她都不一定会记得自己现在说过的话。

  当然了,拒绝戴安娜更为重要的原因是,陈曌从来没想过再发展一段感情。

  至少现在没有,他对戴安娜一点都不了解,更不可能草率的答应下来。

  伊芙蕾.莫特瞪了眼陈曌,没有说话。

  “戴安娜,你感觉怎么样了?”

  “好一点了。”戴安娜看向陈曌:“你是不是要走了?”

  “还要再等一会,需要观察一下你的状况。”陈曌说道。

  “你陪我说说话,好吗?”

  “当然,你想聊什么。”陈曌坐在床边,温柔的看着戴安娜。

  “你不想知道,我拿掉的那个孩子是谁的吗?”

  “如果你愿意说的话。”

  陈曌从不主动打听委托人的个人隐私,心中虽然有疑问,可是他还是遵从委托人的意愿。

  戴安娜的头靠在陈曌的大腿上,戴安娜很漂亮,是个青春靓丽的女孩。

  她缓缓的告诉陈曌,关于她的故事。

  陈曌的心情有些沉重,这不是一个让人愉快的过去。

  而他也可以理解,戴安娜为什么会选择流产。

  戴安娜被人*****了,而她甚至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不要认为外国的女孩都很奔放,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对于大部分女孩来说,戴安娜所经历的都是一场灾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