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229 落地

  戴尔开着车送陈回家,他到现在还一脸的幽怨。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陈,我现在非常的愤怒,你居然这么不放心我,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如果我没把你当朋友,我就不会治疗费雪的眼睛。”

  “可是你可以堂堂正正的告诉我,你能治好费雪的眼睛,而不是做贼一样。”

  “然后呢?然后让你满世界的宣告,有一个人能够治好一个瞎子的眼睛吗?”

  “这样不好吗?”

  “不好,一点都不好,这种治疗非常复杂,而且并不是无限的。”

  “好吧,我向你保证……不,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翠拉。”

  “我要你以自己的生..殖..器名义起誓,而不是以上帝的名义,你这家伙没少干亵渎上帝的事情。”

  “好吧,我以……”

  到了家门口,戴尔也走下车,重重的与陈拥抱。

  “陈,谢谢你,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陈将戴尔推开:“不要说的这么暧昧。”

  陈挥了挥手:“照顾好费雪。”

  “陈……你是什么时候把我当朋友的?”

  “在你没让我治疗你的jj的时候。”

  ……

  陈回家的时候,法丽还在客厅里等着陈回来。

  “陈,结果怎么样?”

  “还比较顺利,没出什么意外。”

  陈笑着揽过法丽的细腰,轻轻的抚摸。

  法丽的气息略微有些粗重……

  出门之前陈就折腾了两个小时,回来后又开始折腾。

  法丽对陈旺盛的精力,真的是无语了。

  夜里

  陈被电话吵醒了,法丽也醒了。

  “你睡,我出去接电话。”陈将法丽安抚下来,那种手机走出卧室。

  “喂,盖亚?”

  “陈,我现在在你门口。”

  “干什么?你要入室抢劫?”

  “安德生出事了,我要你帮忙。”

  “他怎么了?”

  “他去打黑拳,现在被打的重伤。”

  “你稍等,我穿下衣服。”陈这时候也顾不得整理仪表。

  在健身房里,陈对安德生的印象挺不错的。

  就是个很顾家的大男人,据说是一个人养着孩子。

  每次训练结束,陈邀请他喝一杯,安德生都是婉拒。

  理由是要去接孩子,而且为人敦厚待人诚恳。

  “法丽,有个病人急需我帮助,我要出去一下。”

  “要我送你吗?”

  “不用,你睡觉,我朋友在外面接我。”

  “那你小心一些。”

  陈拎了工具箱就出了家门口,看到盖亚的车子就停在外面。

  陈觉得自己真有必要去考驾照,不然的话每次都让人接送,非常的不方便。

  特别有时候夜里还要让法丽开车,陈更觉得不舒服。

  上了盖亚的车子,陈立刻询问道:“安德生现在在哪里?”

  “在我的健身馆中。”

  “为什么不送医院?”

  盖亚看了眼陈:“他是非法移民。”

  “嗯?”陈倒是没想到,不过印象里他应该是白人吧。

  在美国非法移民大部分是亚裔、拉丁裔和非裔,其中拉丁裔算是最多的,毕竟隔得近。

  “他有拉丁裔和德裔血统,不过他的祖籍是墨西哥,他来美国已经四年了。”

  “你和安德生很熟吗?”

  “是我帮他从墨西哥带到美国的。”

  “那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一个学生的哥哥,我把他接到这里后,就安排他在我的健身馆里做个教练。”

  “可是他又怎么去打黑拳了?”

  “他想要给自己的儿子弄一个合法的身份,这需要很多钱。”

  陈这才明白,为什么安德生可以和盖亚对练。

  如果真以安德生的家境,他应该是没钱请盖亚当教练的。

  毕竟陈一个月要支付盖亚几千美元,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车停到了健身馆楼下,整栋大楼都是黑漆漆的。

  可是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影从天而降。

  不管是盖亚还是陈,直接傻了。

  “安德生!!”盖亚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冲上去,可是这时候的安德生已经没气了。

  陈站在盖亚身边,摇了摇头:“没得救了。”

  死的太彻底了,连给陈抢救的时间都没有。

  看到一个关系不错的人,就这样从天而降,死在面前。

  陈的心情相当糟糕,盖亚的脸色看不出喜怒,面无表情的拨打了报警电话。

  不多时警察来了,来的是莱昂纳多所在的警局的警察。

  虽然不是梅尔森带队,不过陈也算是和他们有过几次交道。

  陈和盖亚都被带回警局,做了笔录。

  因为盖亚的车上有行车记录仪,所以他们两人没嫌疑。

  盖亚把大部分实情说了出来,陈则是一问三不知,表示不清楚。

  大清早,陈和盖亚就出了警局。

  而安德生的死亡报告也鉴定出来了,安德生是自杀。

  陈不明白,什么样的压力,会导致安德生做出这种轻生的举动。

  曾几何时,自己也是无家可归的外来者。

  如果当初没有遇到伊森,或许自己也有可能如他一样,选择这样一条路吧。

  在这个国家里生存,其难度一点都不亚于野外生存挑战。

  而且要想过的好,难度就更大了。

  如果没有一技之长,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流落街头。

  “他还有一个孩子吧?”陈问道。

  “我打算收养那个孩子。”盖亚的眼睛放空。

  “那个孩子不是有个叔叔吗?”

  “死了,死在战场上。”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给我打电话。”

  盖亚看了眼陈,然后点点头。

  这时候陈的手机响了,是伊森的电话:“陈,有个客户,地址是。”

  陈和盖亚招呼后就赶往客户的住址,这算是个老客户了。

  戴丽.辛普森和她的继女维尔,陈看到这个地址的时候,就想到这对母女。

  陈敲开戴丽.辛普森家的时候,看到的和上次差不多的场面。

  客厅里一片狼藉,戴丽.辛普森的额头有瘀伤,而她的继女维尔则是坐在沙发上。

  “额……昨天晚上这里发生了一场世界大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