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233 保险箱

00233 保险箱


  两人进到山洞的深处,看到一个大概有一吨重的保险柜。

  毫无疑问,这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保险柜?你知道密码吗?”陈曌问道。

  “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密码。”

  “那把它撬开。”陈曌提议道。

  “铁镐行吗?”

  陈曌伸手接过铁镐,试了一下,直接把铁镐的手把掰断了。

  要用铁镐敲开保险柜,这就太异想天开了。

  可是要搬回去更不可能,这个保险柜至少一千公斤,即便陈曌把它拖出山洞,也不可能跨过十几二十公里的山路。

  除非是用直升机运送,这就更不可能了。

  所以只能是在这里尝试打开保险柜,大家就地分赃。

  陈曌试了一下,确认了这个保险柜的质量很好。

  这个保险柜对他的怪力,也是无动于衷。

  这可不是一般的铁块,而是合金钢,就算拿炸弹都不一定炸的开。

  “你有办法吗?”陈曌问道。

  “我试一试,不过我不能肯定,一定可以。”

  皮尔斯.南上前来,他的手掌摁在保险柜上。

  在皮尔斯.南的手掌背后,开始延伸出一条条白色荧光的触须。

  这些荧光触须并不是实体的,触须渗透进保险柜内。

  过了半饷,皮尔斯.南的触须消散,手回手掌。

  陈曌问道:“可以吗?”

  皮尔斯.南摇摇头:“这个保险柜的机械太复杂了,没等我搞清楚,我魔法‘灵感触须’就消失了。”

  突然,陈曌的右边又开始作妖了。

  陈曌感觉暴食者之口又张开嘴巴,一般来说,如果有什么东西要对陈曌不利的时候,暴食者之口会主动出现,或者是有什么好吃的。

  这次陈曌没有任何危险,所以只有一种可能性。

  这个保险柜里,有什么是暴食者之口想吃的东西。

  紧接着陈曌的手臂突然抬起来,不是陈曌要抬起来,而是暴食者之口控制着陈曌的手臂。

  “陈,你要做什么?”

  皮尔斯.南还处于疑惑中,陈曌的手掌突然变大,接着就看到陈曌的手掌张开一个口子,一口咬住保险柜的一个角。

  咔嚓一声,保险柜的一个叫被咬下来,然后陈曌手掌上的嘴巴就开始咀嚼合金钢。

  “这是什么魔法?”以皮尔斯.南对魔法的认知,显然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在他看来,这应该也是某种魔法。

  不过这种魔法看起来杀伤力非常大,暴食者之口这一张嘴咬下来的合金钢至少有几十斤。

  陈曌心中郁闷,等回头说什么也要训练一下,对暴食者之口的控制。

  免得每次它都这么任性,想出来就出来,根本就任性妄为。

  在皮尔斯.南面前还好,至少皮尔斯.南也是男巫,虽说是战五渣,不过至少也接触过超自然力量。

  如果下次暴食者之口要是大庭广众下暴露,那就麻烦了。

  总不能说自己是在表演魔术吧?

  皮尔斯.南对陈曌的魔法叹为观止,只是陈曌心里有苦说不出。

  就在这时候,把合金钢嚼烂吞咽的暴食者之口,又一张嘴咬了一大口保险柜。

  陈曌感觉右臂沉了一点,不过也只是沉了一点。

  暴食者之口不是想吃里面的某个东西?

  它是想吃这个保险柜本身?

  陈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右臂,有一种触摸在金属上的感觉。

  暴食者之口这是在融合合金钢的特性?

  吃了两口后,暴食者之口吃饱了,随后陈曌的右手就恢复了正常。

  这两口吃完,暴食者之口至少啃掉了一百多公斤的合金钢。

  不过保险柜也已经打开了,三分之一的门已经缺了。

  皮尔斯.南将保险柜内的东西,全部拨出来。

  说真的,东西还真不少。

  一副很特别的画卷吸引了陈曌的注意,这个画卷是以中国古画画卷的方式存放,头尾两端为稀红木坐边框,卷成一卷。

  还套了一层塑料套避免受潮,陈曌打开塑料套子,打开里面的画卷,这是一副泼墨山水图,最后的题字文兰山景。

  文兰山景?这是地名还是画师的名字?

  陈曌是没听说过这么一个画师,也不知道值不值钱。

  不过从画卷的质感来看,这幅画卷应该是有些年头了。

  “你挑这幅画吗?”皮尔斯.南问道。

  陈曌想了想:“好就这幅图吧。”

  “那我也挑一个,我要这个。”皮尔斯.南挑了一块怀表,估计也是有些年头的。

  “我要这个。”陈曌又拿起一本书,书封面上写着什么日记,书页也是枯黄发黑。

  陈曌选东西就一个标准,看什么看着破旧就要什么。

  两人你拿一件,我拿一件,谁也不多说一句话。

  这里面的藏品总数超过三十件,两人都拿了十几件,不过最后还剩下一件,两人就猜拳决定,陈曌赢得了最后一件藏品的拥有权。

  至于说最后谁赚谁赔,这就真不好说了。

  因为陈曌也不确定,自己选的这些藏品到底价值几何。

  两人把自己选择的藏品收入随身携带的背包中,然后就启程回家。

  又经过几个小时的山路,陈曌和皮尔斯.南终于出了山林区域。

  “陈,和你合作真愉快。”皮尔斯.南也终于放心下来,陈曌的确是没打算黑吃黑。

  如果陈曌真要黑吃黑的话,估计自己就要成为他的宠物米田共。

  其实陈曌也在防着他,毕竟第一次合作。

  回到家的时候,法丽看到陈曌满身邋遢的回家。

  “陈,寻宝回来了?”法丽知道昨天陈曌去寻宝了。

  “嗯,全部在这里。”陈曌把背包放下来。

  “这全是什么东西?”法丽对这些藏品也是一窍不通。

  “今天我带这些东西去问问专业人士。”

  “不休息一下吗,你整个晚上都没睡吧?”

  “状态还可以,你要上班去了吗?”

  “嗯,你把旺达他们也清理一下,看他们全身都脏兮兮的,还有血迹……你不会是让他们把那位皮尔斯.南给吞了吧?”

  法丽也知道陈曌不是那样的人,所以也是随意的开玩笑。

  “我怕他们吃坏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