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253 红月之心

0253 红月之心


  “啊……”法丽发出一声尖叫。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陈的突然出现,把法丽吓了一跳。

  “是我是我。”陈连忙说道。

  “你要吓死我。”法丽安抚了下来。

  “抱歉……”陈也很无奈,不过他还是立刻掏出准备好的红月之心:“法丽,送给你的。”

  “哇,好漂亮,太漂亮。”法丽的眼睛都已经直了。

  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拒绝一件如同艺术品一般的首饰,而这件红月之心,绝对是法丽所见过,最美,也是最惊心动魄的首饰。

  “这是红宝石?”

  “不是红宝石,可是我保证它比红宝石更珍贵,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一件。”陈说道。

  “它很特别吗?”

  “嗯,它叫红月之心,而且只要戴到脖子上后,它将永远属于你,任何人都无法偷走。”

  “是魔法的力量?”

  “对。”

  “无法摘下来?”

  “可以摘下来,只不过是不会丢失,不是不能摘。”

  “帮我戴上。”法丽已经迫不急的想要戴上红月之心。

  红月之心戴到法丽的胸前,更显娇艳。

  “好特别的感觉,似乎只能感觉到中间的宝石,而感觉不到这条坠链挂在脖子上。”

  “你真美。”

  法丽微微张着嘴,呼吸开始变的急促,她等待着陈的进一步举动。

  陈感觉自己的体力似乎又好了不少,或许是因为吃了双足飞龙的肉的缘故。

  在地狱的时候还没有感觉,不过这回到人间,抱着法丽几乎感觉不到重量,轻轻的提起双手,就将法丽放到自己的腰间。

  一番**过后,陈依然没有过瘾,直到法丽求饶,陈才作罢。

  夜里,陈正抱着法丽熟睡中,老黑的脑袋突然从墙壁上冒出来。

  “陈。”

  陈被吓醒了,哪怕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陈还是无法习惯。

  “老黑,你干什么?”陈怕把法丽吵醒,所以压低了声音。

  “明天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记得我上次和你说过的,我对一个植物人使用地狱丧钟的事情吧?”

  “记得,怎么了?”

  “帮我治好他。”

  这我老黑第一次向陈请求,过去一直都是陈找老黑帮忙。

  所以陈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可问题是,对方是植物人啊。

  陈没有任何,治疗植物人的经验,这要怎么治疗?

  “好。”陈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答应下来,至于能不能治得好,先看过病人后再说。

  虽然好奇老黑为什么想治好那个植物人,老黑自己不愿意说,陈也没多问。

  ……

  翌日,陈就带着一群牲口开车去到了香特丽医院。

  陈一直没给车子的那块破掉的玻璃补上,因为美国的法律规定,主人不允许把宠物单独留在封闭的车内,而陈又经常把他们留在车上。

  如果有人发现车内留着宠物的话,很可能砸车窗。

  所以陈干脆就留一个窗口,反正也没哪个不开眼的敢偷车。

  陈在住院部转悠,就见到法尔过来。

  “陈,你来做什么?”

  “这么大的医院,为什么每次都能遇到你?”

  “护士和我说的,说你又在这里鬼鬼祟祟的,然后通知我过来。”

  因为陈经常和法尔接触,所以香特丽医院的一些人也算是认识陈。

  “你还没告诉我,你来做什么?”

  “我在找人。”陈回答道。

  “你朋友住院了?”

  “不是。”陈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又有你的客户?”

  “是病人,不是客户。”陈说道。

  “我不明白,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法尔有些不解的看着陈。

  “我要找的病人,男性,四十岁左右,植物人,在医院里五年了,有个女儿,每两天会来看望她的父亲。”

  “我帮你查一下。”法尔看了眼陈:“你要治疗他?”

  “我想看看他的情况,如果有可能的话,或许会治好他,不过我对植物人也没有把握。”

  在香特丽医院,住院的人数超过一千人,法尔又不是这方面的主治医生,所以不知道陈说道这个病人也是正常的。

  不过法尔还是帮陈找到了这个病人:“威特.里德斯,五年前一场车祸导致重度昏迷,已经五年不曾苏醒,是他吗?”

  “是他。”

  法尔带陈到病房,这是普通病房,里面有四个病床。

  不过目前只有一个床位有病人,一个女人正坐在病人旁边,给病人做肌肉按摩。

  看到法尔和陈进来,苏玛.里德斯疑惑的转过头。

  “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好,这位是我们医院新来的精神科专家,他有多例唤醒植物人的先例,今天刚到医院,所以想对我们医院的植物人做一个了解。”

  “你好,我是苏玛.里德斯,这是我爸爸,你能帮我爸爸唤醒吗?”

  “我不能给你保证,我能检查一下他的状况吗?”

  躺在床上五年多,威特.里德斯的身体肌肉已经全面萎缩,身体衰弱的不成样子。

  “有没有他这些年的检查报告?”

  “有,不过我没带在身边,明天给你可以吗?”

  “好的。”陈点点头。

  在给威特.里德斯做了简单的身体检查后,陈就离开了病房。

  “陈,你给病人看病是怎么选择的?你根本就不认识那对父女吧?”

  “我是被一个朋友委托的,就像是当初你委托我一样。”陈说道。

  “那么这个病人你能让他苏醒吗?”

  “没把握。”陈坦然回答道。

  陈从来没接手过一个植物人病人,而他现在对这个病人,毫无头绪,更不要说治疗了。

  就在这时候,陈的手机响了起来:“你好,陈先生,我是史派克,我想和你谈一谈。”

  “没什么好谈的。”陈立刻就要挂断电话。

  “陈先生,请给我一分钟的时间,拜托。”

  “好,一分钟。”

  “我愿意以原本约定的价格,将我手上的天然珍珠都卖给你。”

  “我已经不需要了。”

  “一百八十美元,只要一百八十美元,这是目前市场上最低的价格。”

  “我说了,我已经不需要,我已经收到了我需要的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