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255 哪里来的腹肌?

00255 哪里来的腹肌?


  “陈,你怎么了?”法丽不解的看着陈,她看到陈像是遭遇了什么天大的不幸,脸色风云突变。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我感觉自己掉了一百二十万美元。”陈苦涩的说道。

  电话那端的戴尔还在继续伤害陈:“陈,你不能独享那瓶酒,你说吧,是我过去还是你过来?”

  “明天吧,我现在在和法丽烛光晚餐。”

  “什么?你们已经把红酒打开了吗?不要喝完,留一点给我。”

  “放心,我们开的不是那瓶酒,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陈埋怨的说道。

  “我也是刚刚查询到的。”

  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陈亲自把那瓶一百二十万美元的红酒倒掉了。

  不过陈还是把原本的瓶子拿了出来,将青春之泉装到其他的容器里。

  而这个瓶子陈留了一点青春之泉,然后把今晚剩下的红酒倒到里面去。

  别西卜.佐斐说,青春之泉加入酒水里,能够提高酒的质量。

  陈心中想着,希望明天能够应付的过去。

  翌日

  陈中午,带着酒去了戴尔的家。

  “陈,你已经喝了这么多了吗?”戴尔看到只有半瓶酒,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

  “有剩下就不错了。”陈白了眼戴尔。

  大爷我的酒里可是有青春之泉,也不比那什么罗尔斯酒窖的酒差。

  “这瓶酒是里斯法尔先生送的,把他也叫过来一起喝。”

  “原本就剩下半瓶酒,还要再多一个人?”

  “我不喝,你们喝好了。”陈翻了翻白眼。

  一个人只能享受一次青春之泉功效,他可没打算这么早喝。

  他心里打算着,等将来他和法丽都一大把年纪了,再来一次返老还童。

  这瓶酒好歹也是里斯法尔送的,那么这次投桃报李,邀请他过来,那也是情理中的事情。

  “黑玛,去把里斯法尔先生请过来。”

  说实话,陈不明白,里斯法尔上次来他家之前,他们有一次见面,里斯法尔为什么会送他这么珍贵的酒。

  不多时,里斯法尔来了,黑玛的背上还背着罗妮和维拉。

  “陈,是你让黑玛来叫我的吗?”

  “嗯,他对你是怎么说的?”

  “他说汪汪汪……你能翻译一下吗?”

  里斯法尔看到桌子上的红酒,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强尼,你怎么把这么好的酒送陈,要送也是送给我,他根本就不懂得品酒。”

  “我宁可把酒倒掉,也不给你。”

  “why?我得罪你了吗?”

  “谁知道你会和哪个婊..子分享,我住这里短短一周的时间,我就看到至少十个女人进出你的庄园。”

  陈帮里斯法尔和戴尔各自倒了一杯酒,里斯法尔看向陈:“陈,你不喝吗?”

  “昨天我和法丽喝掉了半瓶,说实话,不管是我还是法丽,喝这酒都有些浪费。”

  “好吧,祝,你和法丽能够幸福。”里斯法尔拿起高脚杯,他已经闻到了飘香四溢的酒香。

  这红酒比他想象中的更好,这醇到极致的气息,不愧为罗尔斯酒窖经典珍酿。

  轻抿一口,那甘醇的口感瞬间弥漫口腔。

  这是让人迷醉的气息,里斯法尔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叹。

  “好酒,陈,你真的不来一杯?”

  里斯法尔又浅尝一口,突然发觉有点不对。

  他是喝过罗尔斯酒窖的珍藏,可是上次喝的时候,没有这么惊爆的口感。

  罗尔斯酒窖每年就出几瓶酒,都是放在拍卖行里的。

  而罗尔斯酒窖的红葡萄酒味甘而清甜,不过因为是用红衫木酒桶装酿,所以会有红衫木的气息。

  这不是罗尔斯酒窖的酒!

  只是,这口感比起罗尔斯酒窖的酒更为淳厚,更为甘甜,酒香弥散口腔,久聚不散。

  里斯法尔拿起高脚杯,将红酒对着阳光看了看。

  这酒的色彩鲜艳至极,而且没有任何杂质。

  在阳光的折射下,宛如璀璨的红宝石一般。

  “真是好酒。”里斯法尔看了眼陈。

  “陈,这不是原本那瓶吧。”

  陈愣了一下,这也能分的出来?

  “额……”

  “能告诉我,这是哪个酒窖出品吗?这种酒我从来没喝过,简直是传世佳酿。”

  “好喝。”戴尔突然拿起瓶子,对着嘴巴喝了一口。

  陈连忙夺下瓶子:“混蛋,不能这样喝!”

  “不就是一瓶酒吗,至于这样么。”

  “这个要慢慢品味,哪里像你这样喝的,而且你对着瓶口喝,别人怎么喝?”

  还好这是在自己家里,大家都算是朋友。

  要是放在公众场合,戴尔这么做是要被鞭尸的。

  这酒虽然略有微醺,却没有那种烈酒的冲劲。

  戴尔和里斯法尔喝着喝着,就坐在沙发上睡着了,又或者是醉了。

  陈则是在院子里陪着孩子们玩,这酒还剩下三分之一。

  大概是睡了两个多小时,其实也就只相当于一个午觉。

  里斯法尔醒了,当他睁开眼睛的那一瞬,他感觉整个世界都焕然一新,神清气爽。

  里斯法尔看了眼戴尔,戴尔还在睡。

  里斯法尔有些疑惑,他很清楚的记得,在这之前他们是在喝酒。

  可是怎么喝着喝着就睡着了?

  里斯法尔的酒量一直都很不错,别说是这种红酒,哪怕是伏特加半瓶,也放不倒他。

  走到院子里,看到陈在和孩子们玩耍,上前去:“陈,抱歉,我不知道怎么睡着了。”

  “可能是你最近太累了吧。”陈笑着说道。

  ……

  对里斯法尔来说,他向来不在白天喝酒。

  因为喝酒后他绝对不会工作,因为会影响他的思维判断。

  可是,今天他不但在白天喝酒,而且他感觉自己就像有了无限的精力,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二十岁。

  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活力,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

  就像是一个多年负重的人,突然卸下了负重的装备,整个人都身轻如燕。

  晚饭的餐桌上,罗妮看着里斯法尔,愣愣的看了半天:“爸爸,你好像变帅了。”

  “不是不是,爸爸是变年轻了。”维拉纠正道。

  里斯法尔对此只是付之一笑,对于自己两个宝贝女儿的可爱言论,他也没有当真。

  只是,在晚上洗簌的时候,里斯法尔却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鱼尾纹好像消失了?

  里斯法尔有些疑惑,额头的皱纹好像也没了,头发似乎也变的更为纯粹。

  平日里忙碌工作又操心家庭,长出了不少白头发,可是此刻白头发似乎也全部都不见了。

  里斯法尔摸了摸肚子,腹肌哪里来的?

  自从三十岁之后,自己的腹肌就变成了轻微啤酒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