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309 你们打算选择谁吃掉自己

00309 你们打算选择谁吃掉自己


  至此,戴尔终于安心了下来。

  法丽拿着手枪上前来,陈曌上前去,接过法丽的手枪。

  “亲爱的,下次别再用枪了。”陈曌握着法丽的手,她的手有些冷,还有些颤抖。

  她显然也受到了惊吓,不过她更关心陈曌的伤势。

  “陈,你的肩膀。”

  “没事,只是一点小伤。”哪怕现在陈曌都要痛的流眼泪,也要憋着。

  “他们怎么处理?”法丽指着巴特和乔纳尔。

  陈曌沉默了……

  过了半饷,陈曌说道:“我不想报警。”

  法丽突然抢过陈曌的枪:“我来。”

  陈曌连忙夺下法丽的枪:“你什么都别做,回卧室去。”

  陈曌转过头看了眼戴尔:“戴尔,你现在就走。”

  “陈,你把我当什么人?我不会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而且,我不觉得我可以置身事外。”戴尔激动的说道。

  他觉得受到了轻视,所以他想要证明自己。

  “我没有轻视你的意思。”陈曌淡淡的说道:“只不过是我不想把他们分给你,仅此而已。”

  在听到陈曌说,不打算报警的时候,巴特和乔纳尔就吓尿了。

  他们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如果陈曌报警,对他们来说,无非就是进大牢里蹲几年,仅此而已。

  他们两个都已经是惯犯了,根本就不在乎蹲几年大牢。

  可是,现在陈曌却不打算报警。

  这意味着什么?

  当然就不言而喻。

  杀了他们可能是最直接的结果。

  可是,如果是让这些环绕在周围的野兽吃掉呢?

  想一想就让他们不寒而栗。

  巴特突然跳起来,朝着法丽扑过去。

  只要能够抓住法丽,或许他们还有翻盘的机会。

  可是陈曌却抓住了巴特的脚踝,喀喀喀——

  “啊……”巴特发出惨叫声,他的脚踝被陈曌硬生生的捏碎了。

  就在这时候,乔纳尔抓住机会朝着大厅外面冲去。

  只要能够逃出这里,那么他就有活路。

  至于巴特的生死,根本就与他无关。

  陈曌没有去阻拦乔纳尔的逃跑,乔纳尔自己都没想到,这么轻易的逃出来。

  可是脚下一绊,摔在地上。

  接着,他就感觉到脚下被什么咬住了。

  “啊……啊……”

  住在半山别墅就有这个好处,在这里发出的噪音,不会吵到邻居。

  即便是距离最近的邻居,距离他们也有一公里。

  就如同先前,乔纳尔和巴特敢肆无忌惮的开枪,就是因为他们已经查看过这里,这里的别墅非常分散,即便他们在这里开枪,也不会有其他人听到。

  当然了,同样没有人会听到他的惨叫声。

  乔纳尔被奥比托斯硬生生的拖回了客厅里,而乔纳尔的整条右腿血肉模糊。

  奥比托斯的牙齿,就像是锯子一样。

  只要乔纳尔动一下,奥比托斯的牙齿就会陷入的更深。

  这个混蛋,家里到底养了多少野兽?

  当公主挪动着肥硕的身躯,漫步的从里面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巴特和乔纳尔更加绝望了。

  以公主的体形,绝对能够把他们啃的骨头都不剩。

  “你们考虑一下,打算选择谁吃掉你们?”陈曌微笑的看着巴特和乔纳尔。

  乔纳尔突然挣扎着跪在陈曌面前:“先生,我对不起你,请原谅我的冒犯……我只是一时冲动……请饶恕我吧。”

  “我记得有句电影台词是这么说的,宽恕你是上帝的事情,我只负责把你送去见上帝……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陈曌带着淡淡的笑容。

  陈曌可是非常记仇的,上次墨西哥帮的老大,过去了那么久,他还恨之入骨。

  更何况是现在,陈曌只想把他们都撕碎了。

  “你这是在犯罪,你会因此进监狱的。”

  这时候戴尔开口了:“或许你们不认识我,不过这不要紧,你们只要知道我是有钱人,陈也是,在这个国度里有钱人可以为所欲为。”

  戴尔就像是在开玩笑一样的说道:“你们知道吗,在我家的庄园里,就埋着一个愚蠢的绑架犯,不过那应该是在十二年前了。”

  “你要是敢杀我,我背后的势力不会放过你的。”巴特威胁道。

  “你有你的同伙电话号码吗?我怕我的宠物不够吃,毕竟你们两个看起来没多少肉,根本就不够分。”陈曌说道。

  陈曌看了看法丽:“法丽,你真的要回卧室了,接下来的画面,你肯定不喜欢。”

  法丽其实并不愿意陈曌把手弄脏,就像是陈曌不希望法丽弄脏手一样。

  可是他看的出来,陈曌这次非常的愤怒。

  那可不是用时间就能平息下来的。

  “别把房间弄脏。”法丽说道,说完转身上楼。

  说真的,如果陈曌真要让黑玛、白玛他们把巴特和乔纳尔吃了,她也受不了。

  当然了,她相信陈曌不会这么做。

  陈曌或许恨不得杀了他们,可是不可能让黑玛、白玛他们吃人。

  “戴尔,去把我的工具箱拿来。”戴尔小跑着,拿来了陈曌的工具箱。

  “陈,你要做什么?”

  戴尔看到陈曌拿出一套银针,那些细如牛毛的银针,过去经常是用来治疗他的。

  可是现在,陈曌拿在手上,为什么这么吓人?

  “你知道什么病最能够让人痛苦吗?”陈曌问道。

  “什么病?”

  “瘫痪,全瘫。”陈曌将巴特摁在地上,掰过脖子,银针刺了进来。

  巴特疯狂的挣扎着,他试图要挣脱陈曌的控制。

  可是陈曌的力量太大了,即便陈曌的肩膀中弹,可是陈曌的力量依然大的惊人。

  “无法动弹,无法说话,甚至无法向别人表达痛苦。”

  陈曌的银针刺入了巴特的脊椎,直接破坏掉巴特的脊椎神经。

  当陈曌将银针抽出来的时候,巴特全身就像是烂泥一样瘫在地上。

  除了眼睛之外,他全身都动不了,舌头也失去了力量。

  全瘫就是这样,和渐冻症有异曲同工之恐怖。

  陈曌又看向乔纳尔,乔纳尔已经彻地的吓尿了。

  “不要紧张,不会痛的,很快你就会发现,任何事情都不用操心,你的下半辈子都将有人照顾你,是不是心情突然变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