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336 气色(第二更,求月票)

00336 气色(第二更,求月票)


  这时候,西埃利.德克听到外面传来车子的刹车声。

  好像很多车停在餐厅外面,西埃利.德克心头一紧。

  来的好快,这才两分钟不到。

  而且来的人不少,不知道找自己到底是做什么的。

  这时候,进来大量的黑衣人。

  黑衣人先是向服务员做了个手势,餐厅里的服务员开始把店里的客人请出去。

  这些黑衣人看向西埃利.德克一伙,西埃利.德克一伙人都非常的紧张。

  一个小弟甚至把手放在怀里,西埃利.德克吓了一跳。

  “你疯了,把手拿出来,别乱来。”

  黑衣人来到他们的面前:“把枪拿出来……我是说所有人的枪。”

  “都拿出来。”西埃利.德克连忙对手下说道,他也把自己的枪放在桌子上,然后就被黑衣人没收了。

  过了片刻,外面又进来两个人。

  坎特.伯尔看到其中一个人的时候,猛的底下脑袋,躲在西埃利.德克的小弟身后,就怕被那人认出来。

  西埃利.德克看到来人,连忙站起来。

  “马努斯先生,你好。”

  马努斯看了眼西埃利.德克,淡然道:“这位是我的boss的朋友,陈先生。”

  西埃利.德克知道马努斯有着非常强大的渠道,几乎什么武器都能弄的到,只是没有人知道他的背景。

  此刻听说马努斯还有一个老板,西埃利.德克更是心惊。

  “陈先生,你好。”

  “就在昨天,我的boss和陈先生在一起的时候,被人开枪打伤了,我调查到,那些人是你的手下,当然了,你已经不需要再去找他们了,因为他们现在已经被沉入海里了,你是不是做一下解释?”

  西埃利.德克吓得双腿差点跪在地上,自己的人把马努斯的老板给打伤了?

  这对他来说,无疑就是世界末日一般的噩耗。

  “马努斯老大……我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你要说的遗言?”

  西埃利.德克突然大叫起来:“是他,是他……”

  西埃利.德克指着藏在人群后面的坎特.伯尔:“是他,是他雇佣我的手下的,我对此完全不知情。”

  坎特.伯尔也是吓得双腿发软,陈曌看向坎特.伯尔。

  “坎特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坎特.伯尔吓得一屁股坐地上,他已经连站都没力气站了。

  谁能想的到,这个亚洲人居然这么可怕。

  “陈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承认,我对您怀恨在心,所以我找人想打您一顿,可是我绝对没有要杀您的意思……”

  “陈先生,您看,怎么处理?”

  “让他坐三个月轮椅。”

  陈曌不想杀了坎特.伯尔,说到底他也只是想打自己一顿,自己和他有过节,可是也不至于要不死不休。

  “西埃利.德克,那么你呢?”

  “只要我能做到的,马努斯先生您可以随意吩咐,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我对马努斯先生以及马努斯先生的boss也毫无敌意。”

  “你对我或者我的boss是否有敌意暂时不说,不过你的人威胁到陈先生的人身安全,你是不是要做出一些赔偿?”

  “是,陈先生,这张支票请您收下。”

  “钱我收下,不过我不希望再遇到同样的事情。”陈曌说道。

  “当然,其他街区我不敢保证,可是在我的街区,陈先生可以放心。”

  “陈先生,你看怎么样?”马努斯问道。

  “就这样吧。”其实今天就是里斯法尔找马努斯给自己撑场面的,陈曌也不可能真把他们帮..派几十号人全给杀光了,无冤无仇,陈曌也下不了手。

  出了餐厅,陈曌把支票塞到马努斯手中:“马努斯先生,帮我把这张支票捐给残疾人机构。”

  “陈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了,谢谢你,马努斯。”

  “不客气,这是boss吩咐的。”

  ……

  陈曌的房车停在伊森的旅馆外,伊森已经从旅馆里冲了出来。

  “哇……哇……哇……哇……”伊森发出他这个年龄段极度不匹配的声线:“陈,你哪里搞来的?”

  “拜托,你都多大的人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夸张。”

  “这真的是你的车吗?你哪个搞来的?”

  “抢的。”陈曌翻着白眼。

  这时候,公主从车上下来。

  “啊,熊……熊……”

  “它叫公主,后面两个是它的孩子。”

  “……”伊森已经无语了:“它也太大了。”

  公主的聪明让伊森也放心下来,他更在意的还是房车:“陈,把这辆车借给我,我绝对能够每天都骗到一个年轻的女孩。”

  “滚蛋,我绝对不会把车子借给你,更不会让你在我的车上乱搞。”

  “那也别再来我这里混吃的了。”

  陈曌突然在柜台上拍下一张支票:“这够吗?”

  伊森拿起支票一看:“十万美元?”

  “上次你帮我联络的那个很麻烦的客户,已经解决了。”

  “太棒了,陈,我爱死你了。”

  “滚远点,别亲我。”

  这时候,陈曌看到李清出来:“清姐,你状态好像不是很好。”

  “李,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我放你两天假期?你去休息一下?”伊森也看出了李清的状态是真的很不好,两个眼眶都是黑黑的。

  “我没事,可能是没睡好。”李清笑了笑。

  “清姐,你坐下,我给你看看。”

  “我没事,不用看了。”

  “李,坐下吧,你知道陈的医术很好的。”

  陈曌把李清拉到旁边坐下,然后给李清把脉。

  “清姐,你今早没吃东西吗?”

  “没胃口。”

  陈曌皱了皱眉头,之前他也以为李清只是没睡好。

  可是这似乎已经影响到了她的胃口,陈曌又拿出听诊器。

  李清的心律不齐,身体机能似乎有点紊乱。

  “清姐,把喝掉。”陈曌说道。

  “这是药?我没病。”

  “这是补营养的,不是药。”陈曌说道:“你去好好的休息两天,让伊森给你放个假,对了,你来这里做事这么久,伊森都没给你放过假吧?这个该死的资本家,你要不要去告他?”

  “混蛋,有你这样的朋友吗?”

  “陈先生,这是我这几天编织的平安结,送给。”

  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