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367 我来的不是时候?(第三更,求月票)

00367 我来的不是时候?(第三更,求月票)


  “对,是他。”法尔点点头。

  卡西里疑惑的看向蒂姆.华尔兹:“蒂姆先生,您认识那个人吗?”

  “是的,那位陈先生是我最佩服的人,在我的眼中,他是最好的医生,而我收购香特丽医院,是希望能够邀请他成为这家医院的副院长。”

  蒂姆.华尔兹看着卡西里说道,他故意说副院长的时候,就是希望卡西里能够明白事理,如果你再抓着这件事不放,副院长就要变成院长。

  卡西里可是人老成精,怎么会听不出来蒂姆.华尔兹的话。

  “既然是蒂姆先生认可的医生,那么肯定是非常优秀的医生,这么看来,法尔并没有错……不过法尔,希望你下次做出决定的时候,先与安瑟沟通一下,免得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卡西里已经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安瑟.罗南完全就没领会到卡西里的想法。

  “那么那位陈先生,他是什么专长的医生?曾经在哪里任职过?有过什么建树?发表过什么论文?”

  “他是洛杉矶大学医学院中医科教授。”法尔回答道,这是陈曌唯一拿的出手的身份。

  “可是我依然不认为,他的治疗能够对我的病人起到积极作用,我现在对洛杉矶大学医学院的专业性表示怀疑。”

  卡西里是真的瞠目结舌了,这货真勇士啊。

  你这么口无遮拦,你家里人知道吗?

  这话要传到洛杉矶大学的人耳中,人家就真的能将你家祖坟都给掘了,你知道吗?

  卡西里都忘记了,在这个办公室里,可是有一位洛杉矶大学医学院毕业的人。

  法尔直接炸毛了:“安瑟先生,你敢为自己的这句话负责吗?”

  每个人对自己的母校都是有感情的,被人当面侮辱自己的母校,自己的学院的专业性,这简直就是不共戴天的大仇。

  “一个在没有经过缜密的检查,就对病人进行脑部针灸治疗,这样的人,怎么能担任一所大学学院的医学教授?”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做过缜密的检查?难道说在你的眼里,只有通过精密的机器扫描过后,得到的数据才算是缜密的检查吗?或者你认为,只有机器得出的数据,才算是结果?”

  “当然。”安瑟.罗南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么如果是机器检查后,判定的死者,是否一定准确?”

  “虽然不能保证绝对的准确,可是准确率一定比人高。”

  法尔看向蒂姆.华尔兹,这时候蒂姆.华尔兹终于开口了:“安瑟医生,我现在开始怀疑你的专业性了。”

  “蒂姆先生,我有说错什么吗?”

  “就在不久之前,我的儿子刚刚被机器判定为死亡,脑电波、心率全都为0,可是只有一个人坚持认为我儿子没死,并且亲手把我儿子从死神的手中挽救了回来,而他一个人完成了四个主治医生没能完成的手术。”蒂姆.华尔兹说道。

  “就是那位陈先生吗?”安瑟.罗南有些意外。

  他原本以为,对方只是个装神弄鬼的外行,没想到居然真的有本事。

  当然了,他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

  “那么他就是心脏内科的专家了,他又凭什么去插手神经科的病人?”

  “为什么心脏内科的专家就不能是神经科的专家?”

  “我不认为在这所医院里,有比我更专业的神经科医生,我更不认为中医以及针灸,能够对我的病人起到什么效果。”

  “所以你的认知是这么的狭隘。”法尔针锋相对的说道。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法尔小姐,你既然认为那位陈先生,能够治愈安瑟的病人,那么能否请他出面来说明?”

  “我没说他一定能够治愈……安瑟的那个病人是个植物人。”法尔顿时为难了。

  植物人?卡西里有些诧异,争论了半天,病人居然是植物人?

  那根本就是现代医学无法主动性治好的病人。

  这有什么好争论的?

  “所以说,你先前所说的一切,都是在不确定上?”

  “就如安瑟医生无法唤醒病人一样,我也从来没说过,我的朋友一定能够唤醒病人。”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相信那位法尔和那位陈先生是没有恶意的,他也是出于好意,所以想为那位病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卡西里现在只打算和稀泥,赶紧的把事情结束了。

  安瑟还想说什么,卡西里立刻挥手打住,再纠缠下去,指不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那个陈先生是蒂姆.华尔兹他儿子的救命恩人,他即便再占理,难道还能把人家送警局去吗?

  “都出去。”

  就在这时候,外面伸进来一个脑袋:“法尔,你在忙吗?我有事找你。”

  所有人都看向门外的那人,安瑟.罗南立刻指着陈曌:“你就是法尔带来,胡乱给我的病人治疗的人吧?”

  “啊?”陈曌没想到,这件事居然曝光了。

  他们这不会是在开批斗会吧?

  糟了,自己来的好像不是时候。

  “陈……你来做什么?”

  “那个,我是听护士说你在这里……”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对我的病人进行针灸?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给病人带来很大的危险?”安瑟.罗南就好像是逮着了把柄一样,指着陈曌叫道。

  “额……当然是为了治疗,不然你以为呢?你总不会觉得,我是想杀人吧。”

  “你凭什么对我的病人横加干涉?”

  “就凭我能唤醒病人。”

  “笑话,病人已经昏迷了五年的时间了,而且从脑电波成像来看,他的脑域活动几乎为0,根本就没有苏醒的迹象。”

  “你办不到不代表别人办不到,你的那些仪器检查出来的结果,未必就是病人的全部情况。”陈曌说道。

  “那就是说,你能唤醒病人?”

  “我可以,不过病人昏迷太久,很可能因此丧失一部分的记忆。”陈曌看向苏玛:“苏玛小姐,你确定要我唤醒你父亲吗?”

  “你真的可以唤醒我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