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368 苏醒?(第四更,求月票)

00368 苏醒?(第四更,求月票)


  “可以。”陈曌点点头道。

  “信口开河。”安瑟.罗南冷笑道:“你根本就对病人的病情一无所知。”

  法尔也是一脸的担心:“陈,你真有办法?不要勉强啊。”

  陈曌前两次来给威特.里德斯做检查的时候,一直是毫无头绪。

  所以她担心,陈曌会不会是为了给自己解围,故意这么说的。

  “我今天来,就是来唤醒病人的。”陈曌说道:“苏玛小姐,如果你父亲因此丧失一部分的记忆,你能够接受吗?”

  “可以,我可以……只要能够醒来,我不在乎他还记不记得我,我想要他醒过来,而不是躺在病床上形同枯槁。”

  “苏玛小姐,他是在骗你的。”安瑟.罗南想要说服苏玛站在他这边。

  “那如果我成功了呢?”

  “那我就辞职。”安瑟.罗南坚决的说道。

  “别,这就没意思了,我们还是来点实际的吧,我赢了,你这个月薪水归我怎么样?”

  所有人的表情都变的很古怪,你医术这么好,至于要别人的薪水吗?

  “那如果你没做到呢?”

  “你这个月薪水多少,我就赔你多少钱。”

  “我不需要你的钱,我只要你今后都不要踏入香特丽医院。”

  “可以。”陈曌耸耸肩:“能给我准备一个房间吗?不需要手术室,只要绝对安静的房间,另外……我不希望有摄像头。”

  “我允许。”蒂姆.华尔兹说道。

  ……

  威特.里德斯被推进了一个特护病房,法尔站在门口:“陈,你确定不需要帮手?或者什么仪器?”

  “不需要,在我没出来之前,请不要打扰我。”说完,陈曌关上了房门。

  蒂姆.华尔兹也想看看,陈曌是不是真的能够唤醒一个植物人。

  “老黑,把他的灵魂拉出来。”

  老黑将威特.里德斯的灵魂拉了出来,一个木讷的身影出现在陈曌的面前。

  “老黑,给我一个灵魂碎片。”

  陈曌接过老黑递给他的一个灵魂碎片,然后开始萃取灵魂中的精华。

  灵魂在肉身死后,离开自己的身体,就会逐渐的丧失自我,以及记忆。

  这与留在人间的灵魂恰恰相反,留存于人间的灵魂,它们是人的执念所化,是灵魂中印象最为深刻的一部分。

  而这种执念也深深的影响着灵魂的行动,因为这种过分深刻的意识,导致它们的行动都是偏激甚至过激,所以留在人间的灵魂,多数都被称之为恶灵的缘故。

  老黑的灵魂碎片,都是恶灵的碎片,这些碎片当然无法像是堆积木那样拼凑出一个完整的灵魂。

  可是却能够通过淬炼,提取出碎片里的灵魂精华。

  对于灵魂来说,灵魂精华就是最为纯粹的养料。

  特别是对于有损伤的灵魂,灵魂精华可以弥合他们的损伤部位。

  用了十几个灵魂碎片,萃取出来的灵魂精华,已经装满了一个小瓶子。

  陈曌将灵魂精华往威特.里德斯的头上倒下去,接着就是施展魔法,让灵魂精华能够更快的融入威特.里德斯的灵魂里。

  在灵魂精华的滋养下,威特.里德斯的灵魂突然有了反应。

  像是享受了什么让人上...瘾的东西一样。

  “还没完全修复。”老黑说道:“他的灵魂还有一些裂痕。”

  仅仅是一瓶灵魂精华,还不足以完全修复威特.里德斯的灵魂。

  陈曌又提取了一瓶灵魂精华,故技重施,威特.里德斯的灵魂猛然惊醒过来。

  四处的观望:“我这是在哪里?”

  “好了,我将他送回身体里。”

  老黑抓着威特.里德斯的灵魂,强行的塞进身体里。

  “啊……”

  苏玛在第一时间撞开门冲了进来。

  “爸爸。”苏玛激动的看着,坐在病床上的父亲。

  “你是谁?”威特.里德斯疑惑的问道。

  “爸爸,是我啊,我是苏玛。”

  “不可能,苏玛才八岁,你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陈曌开口道:“他丢失的记忆太多了,苏玛小姐八岁之后的记忆都消失了。”

  陈曌又转头看向威特.里德斯说道:“威特先生,你在五年前发生过一起车祸,导致你一直重度昏迷,沉睡至今,如今虽然醒来了,不过你缺失了一部分记忆,你和苏玛小姐先聊一会,我们出去了。”

  安瑟.罗南满脸失魂落魄,满脸的不敢置信。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蒂姆.华尔兹和法尔同样震惊,陈曌居然将一个沉睡了五年的植物人唤醒了。

  虽说唤醒植物人不是个例,可是大部分情况下,植物人都会睡到死!

  目前的医学无法主动的唤醒,脑部停止运动的植物人。

  当然了,脑部停止运动不是脑死亡。

  这两者是不同概念的,脑域停止运动是指思维停止,依然有脑电波。

  而脑死亡是医学真正意义上的死亡,甚至比心脏停止更直接判定死亡的标准。

  卡西里也是非常的惊奇,这位陈先生的医术真的太强了。

  连植物人都能够唤醒,这种主动的,目标性的唤醒,这几乎是世界范围内的首例。

  “陈先生,我为自己的言行向你道歉。”安瑟.罗南说道。

  “我接受你的道歉,不过我们的赌约依然要履行。”陈曌着重申明了这点。

  “当然。”安瑟.罗南严肃的点点头:“陈先生,我希望能够成为您的学生,在见识到您的医术后,我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我希望能够在您那里进修……”

  “停,我没空,也没打算收什么学生,我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没空教什么学生。”

  “可是您不是洛杉矶大学医学院的教授吗?”

  “那是抹不开面子,只能挂个名字的,我到现在也才上过一节课,还是帮别的交手代课的,还只上了一半,结果就遇到一个学生突然心脏骤停……哦对了,就是蒂姆先生的儿子霍夫曼。”陈曌无奈的说道:“所以请不要为难我。”

  “那能否让我跟在您的身边,不需要您教我,我希望能够看您治疗每一个病人。”

  “不能。”开玩笑,自己是非法医生,让他跟在身边看自己怎么收钱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