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386 你算老几(第一更,求月票)

00386 你算老几(第一更,求月票)


  “你们让开,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现在是在犯罪。”

  “我的兄弟现在躺在里面,陈现在正在给他做手术,在手术结束之前,我不想任何人打扰他。”卡里姆和霍华德此刻就是两尊门神,挡在手术室门前。

  “那个伤者大脑中枪,希尔.南德斯已经说过了,他没救了,你们现在就是在胡闹。”院长叫道,同时对身边的保安道:“把他们拉开。”

  可是几个保安上前去,三下五除二,全部被卡里姆和霍华德给打趴下了。

  “你们再这样的话,我就报警了!”院长威胁道。

  “院长先生,既然你已经判断凯恩没救了,为什么不给别人一个机会?”法尔还算冷静。

  她不想真的发生冲突,影响到陈曌给凯恩做手术的进程。

  虽然她也没把握,陈曌一定能够救回凯恩。

  可是至少还存有希望,只要陈曌还没出来,那就还有希望。

  “你们在使用我的手术室,我不会把手术室借给外人,而且是来历不明的外人。”

  “院长,那个人是洛杉矶大学医学系教授。”希尔.南德斯在旁边提醒道。

  “那又怎么样,教授难道就可以随意的闯入别人医院吗?教授就代表他有行医资格吗?”院长理所当然的说道。

  “院长,其实把手术室暂时借给他们,并没有什么问题。”

  “我怎么知道他在里面不是在干什么违法的事情?那个人进了手术室后,就将手术室的摄像头破坏了,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他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不想为此承担任何的风险,我不管,里面的人必须出来。”

  “如果你们手术室有任何的仪器损坏,我都可以承担。”惠妮普说道。

  “我说了不行。”院长始终坚持自己的态度,眼见惠妮普等人不退让,直接打电话报警。

  不多时,警察就来了,双方各执一词,警察也很头痛。

  惠妮普一方坚持认为,凯恩还有救,而有人在里面进行手术。

  院长则是坚持认为,陈曌在里面不是在手术,而是在进行某种违法的行为。

  “两位,你们让开吧。”警察劝说道。

  卡里姆和霍华德始终站在原地,不肯让开。

  这时候惠妮普开口道:“如果我的人死在里面,那么我有理由怀疑,是这家医院在手术过程中出现了严重失误,所以该医院为了隐瞒真相,而阻止专家对伤者进行救治。”

  “你胡说!”希尔.南德斯急了,这事本来和他没关系的。

  可是惠妮普却把他给拉下水了:“我的手术都是符合医疗规定的。”

  “我怎么知道你合不合规定?”惠妮普冷笑道,同时目光看向院长:“如果因为你们擅自闯入,导致我的人死在里面,我就把你和你这家医院告到破产!不要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院长的脸一阵青红,咬着牙说道:“好,那我就等他从里面出来,到时候我看你们还能说什么。”

  “早这样不就结了吗。”惠妮普冷笑道。

  院长气的满脸通红,冲着希尔.南德斯叫道:“南德斯,给我拨打洛杉矶大学的校长电话,我要投诉,他们学校的人违反行医准则,我要洛杉矶大学开除他!”

  惠妮普不由得担心起来,低声对法尔问道:“洛杉矶大学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开除陈?”

  法尔虽然担心,可是此刻也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道:“没事,反正陈也不靠这个混饭吃,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个身份而已。”

  “院长,电话打通了。”

  电话那端传来赖特的声音:“喂,我是赖特,你是哪位?”

  “是萨克拉门托法甲特医院的院长罗西克.胡安。”

  “你好罗西克院长,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们学校的一个叫做陈曌的教授,他在我们医院胡乱行医,对一个已经确定为死亡的病人私自进行手术,而且还在没有得到我的允许的情况下,使用手术室,并且到现在也不肯出来,我要求你将这个人开除。”

  “fu**,你以什么身份要求我?”赖特突然语气一变,前一刻还如慈祥的老者,下一刻语气就变的强硬而且冷酷的独裁者:“我是加州医学委员会的前任会长,洛杉矶大学校长,现任会长是我的学生,你凭什么要求我?还是说你一个院长的身份能管的到我?或许我应该找人去你们医院进行一下安全以及卫生调查,看看你们医院是否合乎规范?”

  “我……我……”

  “我告诉你,陈在你们医院给病人进行手术,你们就给我好好的配合,如果因为你们的打扰而造成病人不可挽回的后果,我会让你的医院直接关门!我查了一下,你们是私立医院吧,或许我应该向医学委员会建议,重新考核你们医院的医疗牌照是否有资格拥有。”

  “你……你……”

  “别以为我是在开玩笑,陈是我们学校最好的老师,也是最好的医生,既然他觉得那个人还有机会抢救一下,那就说明那个人还不该死,如果你对我的这番言论有异议,随时欢迎你来洛杉矶大学与我面谈,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洛杉矶大学可是非常危险的,前不久刚有一个职业拳击手在这里被打断双臂。”

  哐当——

  罗西克院长听的满头大汗,他刚才被一个大学校长给威胁了?

  而且还威胁的这么正大光明,可是他却感觉有点无力应对。

  对方报出的身份,就让他升不起去刚正面的念头。

  前任医学委员会的会长,现任徽章的老师。

  如果惹怒了对方,医学委员会直接吊销他们医院的医疗牌照,不,甚至只要降低医疗评级,他们这家医院就要被打入深渊。

  罗西克院长虽然怒不可遏,可是还是保持着理智。

  现在只希望,手术室的门快点打开。

  一个结果,比任何的过程都要有说服力。

  惠妮普低声与法尔道:“陈在洛杉矶大学的身份挺高的啊,似乎那个校长很重视陈。”

  “那位校长刚才说,他们学校里有个拳击手被打断双手,就是陈干的。”

  一旁的劳伦特浑身一个哆嗦,这个混蛋果然是无恶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