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410 在他面前我不是权威(第四更,求月票)

00410 在他面前我不是权威(第四更,求月票)


  “陈先生,不知道这两位权威,是否有资格来质疑你?”杰拉德转头看向陈曌。

  陈曌看向希尔.南德斯和安瑟.罗南,问道:“你们是来质疑我的?”

  安瑟.罗南立刻摇头:“不是,我是听说陈先生在这里开公开课,特意过来听课的,在您的面前,我没资格称之为权威,我是抱着学习的态度过来的。”

  现场所有人都哗然了,杰拉德愣了一下:“安瑟先生……你怎么……”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安瑟.罗南恨死杰拉德了。

  你要怼谁不好,为什么非要挑选他?

  现场的学生更是无法相信,安瑟.罗南是不是权威,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怀疑。

  可是安瑟.罗南在面对陈曌的时候,居然自谦的认为,自己不是权威。

  这就让他们无法相信了,难道这位陈先生医学水平真的这么高吗?

  杰拉德看安瑟.罗南派不上用场,又看向希尔.南德斯。

  现在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希尔.南德斯的身上:“希尔.南德斯先生,您觉得他用中医来治疗神经类疾病,是否认同?”

  “我对中医不了解,不过既然是陈先生说的,那么我相信是有这种可能性的,这次我辞去了主治医生的职务,前来洛杉矶大学,就是希望能够成为陈先生的助手。”

  现场再次哗然了,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位希尔.南德斯可是号称手术刀的神级医生啊,他居然甘心情愿的成为陈曌的助手?

  他们不是来质疑这个中国人的吗?

  就连杰拉德都满脸的惊愕表情,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好了吗?

  为什么到了这里,见了这个中国人,突然就变卦了?

  “陈先生,不介意我们入座吧?”

  “在我讲课的时候,不要打断我就可以。”

  “我会遵守这里的规矩,坐在这里,我就是这里的学生。”安瑟.罗南说道。

  安瑟.罗南和希尔.南德斯全都入座,只有杰拉德一个人,还站在那里,有点不知所措。

  “那位先生,请离开我的课堂,现在,立刻,马上!”

  “我不走,这里是属于我的。”杰拉德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他有点失去理智的撒泼。

  就在这时候,拳击社的人终于站了起来。

  “陈先生,我会把他带出去,不会让他在这里捣乱。”泰戈说道。

  说着,泰戈等人也不管杰拉德愿不愿意,拉着他就走,而且还捂着他的嘴巴,免得他胡说八道。

  一直拖出了教学楼,这才把杰拉德丢在地上。

  “泰戈,为什么要背叛我?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你知道陈先生是我的什么人吗?”泰戈冷冷的看着杰拉德。

  “你和他认识?”

  “我的双手就是陈先生治好的,他现在还是我的拳击教练,你让我去对付陈先生?”泰戈咬牙切齿的看着杰拉德。

  “他是你的拳击教练?就那身板,我都能打的过他。”杰拉德疯叫道。

  这时候拳击社的人全部都笑了,他们过去也有这样的想法。

  不过自从那次之后,他们就没有人再这么想了。

  “那你完全可以去试着挑战陈先生,不过你需要先给自己打造一副钢铁战衣。”

  ……

  “好了,今天我讲的内容差不多了,现在有谁需要提问的。”

  “陈先生,我知道你在不久之前,曾经给一个高精密的医学仪器判定为死亡的病人做了心脏手术,能告诉我,你是如何判定那个病人还活着吗?”

  现场的学生再次哗然起来,仪器判断为死亡的病人,这个人居然得出了相反的结论,而且还把人救活了?

  “在中医之中,有望闻问切的诊断,其实也和西医的问诊差不多,当然了,当时那个病人无法回答我的问题,不过通过触感还是能够察觉出来的,当然了,这件事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到,在这方面我比较特殊,我更为敏感,所以我把察觉出那个病人其实还没死。”

  “那么你是怎么做到,一个人完成了四个主治医生都没能完成的事情的?”安瑟.罗南问道。

  同样是擅长手术的希尔南德斯,当然知道一个心脏手术的复杂程度。

  而一个人把整套手术做下来,那几乎就等同于一个人修建了一座大楼一般。

  “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先前的那四位主治医生虽然最后手术失败了,可是他们在手术过程中并非完全的无用功,我只是接受了他们的工程,然后把失误的地方进行了修改……另外,这个问题应该和今天的主题无关吧。”陈曌说道。

  “陈先生,我有问题。”希尔.南德斯举手道。

  “陈先生,您还记得我吧?”

  “嗯,记得,不过能不能不用您这个称谓。”

  “陈先生,不久之前,你之前刚刚接受了一个被我认为没救的伤者,子弹在近距离射击脑袋,在端脑中残留了大量的碎屑,您是用什么方法将碎屑清除的?还有用什么方法为病人的脑内出血进行治疗的?”

  “这我恐怕无法回答你。”

  “为什么?”

  “太复杂了。”陈曌说道:“这关于中医的内容太多,而我才讲了一节课,你对中医的理解太片面了,这让我无法去说明这场手术的复杂程度。”

  “是,是我太急躁了。”希尔.南德斯点点头说道。

  “陈先生,你之前唤醒的那位植物人,也是用的中医吗?”

  “不,事实上是中医和现代医学的合并,纯粹的中医是无法唤醒那位植物人的,我和你们的差别,只是因为我更了解中医,所以在治疗病人的时候,多了一个选择,所以才能够治愈一些看似不可能的疾病或者伤势。”

  这时候,现场听讲的学生都已经明白了,眼前的这位中国来的教授,医术非常的高明。

  至少,他能够让现场的两位权威都俯首称臣。

  一时间,之前上课没怎么认真的学生,这时候都在偷偷的向身边的同坐询问,或者是借一下笔记之类的。

  “陈先生,请问您下次开讲是什么时候?”希尔.南德斯问道。

  “看心情。”

  果然很有个性,估计整个洛杉矶大学的教授,也没谁敢这么任性的回答了。

  “好了,今天的课程到此为止,下课。”

  陈曌还没走出教室的门,突然看到杰拉德冲进来,举着一根棒球棍朝着陈曌扑过来。

  “都是你!都是你……你抢走了我的一切,给我去死!”杰拉德的棒球棍已经朝着陈曌当头砸过来。

  “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