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444 相柳青衣(第八更,求月票)

00444 相柳青衣(第八更,求月票)


  陈曌试了一下力道,差不多这个重量就是自己的极限了,而且一只手拿不起来。

  喝啊——

  陈曌用力一拉,杠铃被提了起来。

  盖亚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此刻陈曌在她的眼中,真就是一个人形怪物。

  这个四吨出头的杠铃,陈曌也只能提到胸口,无法如正规的举重那样,提过头顶。

  咚——

  陈曌丢下了杠铃,左臂的力量明显差于右边的手臂。

  当然了,正常情况下陈曌的力量已经足够大了。

  “我现在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人类。”

  “反正不会是正常人就是了。”

  “我有没有可能也达到这种力量级别?”

  陈曌想了想,回答道:“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不过超越你现在的极限还是能做到的。”

  “要多少钱?”

  “把泰戈训练好,怎么样?”

  “我只负责他的技巧,体能和力量方面你肯定比我更专业。”

  “那么过段时间,等他的复健完成后,你和他一起接受我的体能训练。”

  盖亚点点头,陈曌能够答应她的要求,这是因为交情。

  所以她也不会得寸进尺,在陈曌家中坐了一个多小时,参观了一下陈曌的家后,盖亚就起身离开。

  盖亚留下的健身器材,陈曌不打算挪进家里。

  这玩意砸一下地面,对房屋结构都有很大的伤害。

  所以陈曌就打算放在外面,陈曌在锻炼了半个小时后,就开始收拾,冲洗一番换上休闲装打算出门。

  陈曌向来注重仪表,每次出门不管是工作还是访友,都会把自己收拾整齐。

  今天的行程是要先去赛昂家族,昨天赛昂打电话来,说是他父亲可能情况有些变化。

  所以陈曌需要过去看一看,到达赛昂家族的庄园的时候,这里的气氛依然沉重。

  毕竟是黑...手..党,不过陈曌也是这里的熟客,所以在稍微的检查之后,就被带进了庄园内。

  “陈先生。”赛昂来到陈曌的面前,与陈曌握了握手。

  因为陈曌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已经充分的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原本自己的父亲被判定最多只能活三个月,而陈曌已经把这个数字延长。

  所以也得到了赛昂的肯定与信任,关于他父亲的情况,他都会第一时间通知陈曌。

  “赛昂先生,你父亲的情况怎么样了?”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负责照顾父亲的佣人说,我父亲的脸颊一直在抽。”

  “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是从昨天开始的。”

  赛昂领着陈曌到了老赛昂的卧室,老赛昂一如既往的坐在轮椅上,身边两个佣人。

  赛昂挥了挥手,让两个佣人离开。

  陈曌上前去查看老赛昂,脉搏、心跳、舌苔,然后询问道:“老赛昂这几日吃过什么?”

  “你是说我父亲中毒了?”

  “不,这是正常的询问。”

  “每天都会有一瓶营养液,然后是肉糜小麦粥,每天都是如此。”

  “还有其他的什么吗?”

  “应该没有了吧。”

  “检查一下你父亲身边的佣人,或者是厨房。”

  “果然还是中毒吗?”

  “只是微量的红花石蒜的毒素。”陈曌说动啊。

  红花石蒜还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彼岸花。

  当然了,现实中的彼岸花没有接引彼岸的神奇功效。

  而且本身是能入药,也具有一定的毒性。

  分部也比较广泛,主要产地是东南亚,不是什么稀缺的植物。

  彼岸花毒性不算强,当然了,如果服用过量,或者是如老赛昂这样的身体状况,还是很容易出现生命危险的。

  这个下毒的人很小心,老赛昂也只是出现轻微的中毒症状。

  陈曌给老赛昂服用了一些中和毒素的解药后,跟赛昂交代了几句。

  “赛昂先生,这原本是你的家事,我不想插手,不过还请你调查清楚后再处理,而不是把相关的人都杀掉。”

  赛昂诧异的看了眼陈曌,沉吟了半饷后,点点头:“好。”

  ……

  陈曌来到伊森旅馆,和伊森打了个招呼,随后就直奔李清的房间。

  “清姐,我来给你看看身体了。”

  “陈先生,我身体好多了,你不用每天都来看我。”

  “没事,反正我也闲着。”

  李清看着陈曌,观察了半饷,道:“陈先生,我看你今日气色相当不错,眉目轻盈,前些日子的阴霾骤然消失,可是解决了什么大麻烦?”

  陈曌笑了,李清的眼光是一如既往的毒辣。

  “那个东西解决了。”

  “陈先生独自解决的?”

  “不是,还有几个朋友。”

  “陈先生果然是神通广大……对了,陈先生可有看我青衣门的典籍?”

  “看了一些。”

  “可有不明白的地方?”

  陈曌把一些不明白的地方一一说出来,李清也给陈曌逐个的解答。

  青衣门不是中原什么大门大派,而流传至今,青衣门也是历经几番起起落落。

  青衣门的术法讲究的是小而精,没有什么宏大或者是威力惊人的术法,大部分都是用于单打独斗的,而且其中夹杂着一些辅助性的术法。

  这也和青衣门的祖师相柳青衣有关,这位相柳不是传说中的凶神相柳,而是唐末时代的人物。

  最初的时候,相柳是麻衣教的传人,天赋极佳,得到了麻衣真传。

  后下山走动江湖,以医术闻名于世,救济天下。

  因当时战乱频发,中原百姓民不聊生,后自立门派,取青衣为号。

  相柳则是麻衣教的师父给他起的道号,为表对麻衣教的尊敬,所以保留了相柳之名。

  后人也一直称呼青衣门祖师为相柳青衣。

  相柳青衣以医书见长,所以青衣门的许多术法都与医术有关。

  再者又包含了麻衣教的术法,所以对于降妖伏魔也有一套。

  而麻衣教其实也是中原道教圣地茅山派的分支,相柳青衣虽说是自立门户,可是也从来未曾宣称脱离麻衣教,所以青衣门和麻衣教,乃至茅山一直都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甚至从李清的言词中,陈曌能听的出来,李清猜测祖师相柳青衣创立青衣门,就是麻衣教或者茅山派授意。

  至于说其中的因由,反正也和现在没什么关系,所以最多也就只是茶余饭后的闲谈。

  他和李清也不是什么历史学家,非要把一千多年前的事情,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