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509 纽约的客户(第四更,求月票)

00509 纽约的客户(第四更,求月票)


  陈曌、尤拉、谢莉尔已经老黑,全部都转到了豪华套房。

  老黑对于豪华套房的安排非常满意,伊芙琳站在陈曌的身边。

  “先生,对于这样的安排,你还满意吗?”

  “还不错。”陈曌点点头。

  “请问您的同伴什么时候入住?”

  “这你们就不用管了。”

  陈曌眼角瞅了眼不远处躺在沙发上的老黑,沙发明显的凹陷下去。

  幸好伊芙琳没有看到,不然的话,绝对会被吓死。

  “好吧,祝先生旅途愉快,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可以随时通知我。”

  伊芙琳和陈曌退出门外,刚一出来,看到对面门的玛格丽特走了出来。

  “嗨,玛格丽特女士,你也住在这里吗?”

  “额……你好,陈先生。”

  玛格丽特没想到,在这里都能遇得到陈曌。

  她之所以避开陈曌,是因为她觉得陈曌的精神有问题。

  而且作为心理医生,她很清楚一部分心理疾病患者的危险性。

  外表看起来越是人畜无害的病人,往往他们就越是危险。

  玛格丽特不喜欢在自己的诊所外面,和精神病人或者心理疾病患者接触。

  就是因为她无法确定,对方是安全的还是危险的。

  陈曌并不知道玛格丽特的心里想法,还很热情的说道:“要喝一杯吗,我请你。”

  一旁的伊芙琳可是没走,她脸都黑了。

  虽然说你这三天的消费免单,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吃狗大户吧。

  “不了,我还有事,再见。”

  “玛格丽特女士,晚上的纽约可不安全,这里可是号称着罪恶之城,千万小心啊。”

  “纽约没陈先生你想的那么危险。”伊芙琳忍不住纠正道。

  陈曌看了看伊芙琳:“伊芙琳小姐,我和朋友说话,总不能告诉她,纽约很安全,你可以在外面随意的乱逛,不需要注意安全吧?”

  “……”

  玛格丽特笑了笑:“我赶时间,抱歉。”

  谁和你是朋友了。

  玛格丽特背着手提包,脚步匆匆的离去。

  “我也告辞了,陈先生。”伊芙琳也走了。

  就在这时候,陈曌的电话响了起来。

  “陈,你现在在纽约吧?”伊森的电话打了进来。

  “是啊,我和你说过的,如果这时候有什么客户的话就给我推掉吧。”

  “不不不,正好有个纽约的客户。”

  “什么?纽约的客户?你在洛杉矶当中介,居然能接到纽约的客户?”

  “是我一个老朋友在纽约,和我做的差不多的行当,我们刚才闲聊的时候,他说起了他的一个客户,说是他的人都解决不了问题,然后我正好就想到你,就把他推荐给你了。”

  “这样啊,这单生意的客户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我给你一个电话,你拨打他的电话,你叫他图尔斯就好了。”

  “好。”

  ……

  “你好,图尔斯先生,我是伊森介绍的,你可以叫我chen。”

  “你好,陈,你就是那个能够帮我的客户解决问题的人吗?”

  “我现在连客户都没见到,所以我也无法确定能否解决问题。”

  “好吧,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陈曌和图尔斯约定好后,陈曌就背着工具箱,在酒店大堂里等候。

  这时候伊芙琳走了过来:“陈先生,你在等人吗?”

  “嗯,是的。”

  正好这时候,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全身是黑色风衣,戴着绅士帽。

  “你好,请问你是陈吧?我是图尔斯。”

  “你好,图尔斯先生,我们现在就走吗?”

  “嗯对。”

  陈曌回头看了眼伊芙琳:“再见,伊芙琳小姐。”

  图尔斯表现非常的急切,车速开的很快,这个时间段的纽约街头,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间,车流又多。

  陈曌坐的有些难受:“图尔斯先生,能开的稍微慢一些吗?”

  “抱歉,是我太着急了。”

  图尔斯一边道歉,可是他的车速没有放慢下来。

  终于,图尔斯的车停在了一个庄园前。

  在这个国度,任何一个城市都有着超级富豪。

  纽约号称大国际大都会,这里也聚集着世界上最多的富豪。

  哪怕是洛杉矶都比不上纽约的有钱人,不管是身家还是数量,都不是一个级别的。

  陈曌对于进入这种有钱人的人家已经不陌生了,先是通过门口的保安通报,然后里面的人再出来接人。

  很快,陈曌和图尔斯就被接到了里面的客厅。

  可是让陈曌没想到的是,玛格丽特居然也在这里。

  “玛格丽特女士,真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玛格丽特的脸都黑了,怎么又遇到这个妄想症患者了。

  “玛格丽特女士,你在这里做什么?”

  玛格丽特的脸颊抽了抽:“我是赶过来为我的一个病人看病的。”

  玛格丽特随口回答,打量着陈曌:“你是非法医生?”

  陈曌笑了,自己这时候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背负着工具箱,想要解释也解释不了。

  “只是帮朋友一个忙而已。”陈曌回答道。

  反正不可能直接承认,自己就是非法医生。

  哪怕已经暴露了,也不可能承认。

  就在这时候,里面的房间里传来一声非常沉重的叫声。

  “啊……”

  陈曌也分不清楚,这叫声是痛苦的惨叫还是愤怒的吼叫。

  陈曌看了看玛格丽特,自己的病人和她的病人是同一位吗?

  不过她好像是心理医生,而自己则是除了心理疾病以外都接受的非法医生,他们之间似乎没有重合的地方吧?

  就在这时候,一个打扮的像是管家的人走出来。

  看他的样子,显得有些狼狈。

  “玛格丽特女士、陈先生,你们可以进去了。”

  陈曌和玛格丽特都带着狐疑,走尽了卧室中。

  在进入房间后,陈曌看到里面一张大床,上面坐着一个人。

  只是奇怪的是,这个人一只手铐在床头的金属杆上。

  这人的眼神有些低沉与压抑,一直低着头,胸口起伏不定。

  陈曌和玛格丽特疑惑的看着这个人,他是这里的犯人还是这里的主人?

  为什么他会被铐在床头?

  就在这时候,那人被铐着的右臂猛的一拉,似乎想要挣脱下来。

  “你们两个别傻站着,过来,帮我解决一下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