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542 二十万美元的效果(第七更,求月票)

00542 二十万美元的效果(第七更,求月票)


  “那我要两瓶。”

  “抱歉,送了你和玛丽安各一瓶,现在手上就一份了。”陈曌说道。

  那药膏的成分在人间几乎不可能合成,每次去地狱,才有机会弄到一点材料。

  所以陈曌配制的也不多,并且其他的药剂也需要。

  不可能把什么材料都用来配制那种药膏。

  “那你多久能配制出一瓶?”

  “一个月最多两三瓶吧。”陈曌估计了一下,回答道。

  除非是有去地狱,不然的话基本上是没机会拿到配方材料。

  “这么少吗?”

  不过凯拉倒是不怀疑。

  如果这种药膏能够量产的话,估计陈曌都成了世界首富了。

  “那你现在在家吗?我急着用,我过去拿。”

  “我现在不在家中。”陈曌说道:“这样吧,你告诉我你住在哪里,我给你送过去。”

  “好。”凯拉把地址报给陈曌。

  “盖亚,换个方向,比弗利山庄。”

  陈曌匆匆的把药膏搜到了凯拉的手中,同时拿到了一张支票。

  盖亚看着陈曌手中的支票,意味深长的说道:“我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学医。”

  ……

  “卡罗尔教授,我们的人手也已经召集的差不多了,应该可以再次进去了吧?”

  卡罗尔点点头,从那次入山中探险后。

  他又重新召集了一批人,可是他对陈曌的拒绝始终耿耿于怀。

  不过他也知道,事不可违。

  陈曌不愿意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甚至连强迫都强迫不了。

  上次就耍了点小手段,结果还损失了一个人。

  卡罗尔原本是非常看重墨菲的。

  毕竟那个特殊血统,对于他的队伍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的装备呢?”卡罗尔问道。

  “是洛杉矶找的武器专家帮忙改造的。”泰罗说道。

  “你试过武器了吗?”

  “试过了,威力确实强大了很多,可是到底能不能干掉雄性的地穴魔吗?”卡罗尔问道。

  “我用新的武器对那具雄性地穴魔尸体进行了检测,无法破坏雄性地穴魔的外层骨骼,不过只要打到肌肉组织,还是可以造成伤害的。”

  卡罗尔想了想,雄性地穴魔的外层骨骼覆盖并不多,而且分部比较散。

  只要有改造后的武器,那么对雄性地穴魔应该可以造成杀伤效果。

  而且他们的人数也多,相信不会再如上次那样,狼狈的逃离那片区域了。

  “那么今天修整一下,明天出发。”卡罗尔说道。

  “好的,我带那些新人出去放松一下。”

  “别玩的太疯了,明天就要出发了。”

  “ok。”

  ……

  “梵妮,这就是药膏。”凯拉再次将药膏送到梵妮的面前:“不要再弄丢了。”

  “我明白。”梵妮颇为不好意思。

  凯拉辛苦的给她送来药,而她却没有好好珍惜。

  “多琳婶婶呢?”

  “她去酒店了。”梵妮说道。

  “对了,这个药膏每个小时涂抹一次。”

  “我明白了。”

  送走凯拉后,梵妮就迫不及待的将药膏涂抹在手掌上。

  熟悉的清爽感觉,再次从掌心传来。

  “呼……真舒服。”

  不知不觉中,梵妮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梵妮就感觉手掌有些骚痒。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自己的手掌有些刺痛。

  同时床上全都是暗红色的死皮。

  梵妮还发现,自己手掌上的皮肤,有些烧伤较轻的部位,居然呈现出正常的皮肤色泽。

  “咦?”梵妮前看看,后看看,伸手将结沥的地方扒下来,她看到很多烧伤的地方,居然长出了新的皮肤。

  “难道是那个药膏?那个药膏真的有这么好的效果吗?”

  梵妮还是有些迟疑,不过这时候她已经不会再把药膏丢掉。

  又拿起药膏涂抹起来,在等待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她感觉刺痛感又一次出现,梵妮再次涂抹。

  就这样反复了三次,梵妮发现自己的烧伤部位,居然出现了大片的新生皮肤。

  不过新生皮肤还是红色的,与正常的皮肤色泽有明显差异。

  而且整支左手,已经没有最初的时候那么剧烈的疼痛。

  虽说还有刺痛感,可是已经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了。

  梵妮再次涂抹,可是才涂抹到一半,她发现没有了。

  药膏没了!药膏没了?

  这么快就没了?

  “凯拉,我还需要药膏,我还要药膏,你再给我带一瓶……不,两瓶药膏来。”

  “抱歉梵妮,我没有了。”

  “没了?为什么没了?”

  “这药膏是我的朋友给我的。”

  “那你的朋友呢?”

  “他一个月只会配制出三瓶,你知道这一瓶的价格吗?”

  “多少?”

  “二十万美元。”

  “可是我现在真的需要,我发现这药膏对我的烧伤非常有效,是不需要做手术,就可以愈合,不过这需要更多的药膏。”

  “他说没药膏了,不过他自己是个医生,或许他有办法治好你的烧伤。”

  “好好,你快给他打电话。”

  此刻的梵妮,终于相信了凯拉。

  在这之前,她还觉得凯拉也许是遇到了骗子。

  现在她非常后悔,自己居然把第一瓶药膏丢掉了。

  自己居然丢掉了二十万美元。

  二十万美元倒罢了,关键那瓶药膏对自己的治疗效果。

  这根本就不是二十万美元能够比拟的。

  哪怕是五十万美元,她也愿意支付。

  ……

  “喂,陈先生,我想问你一个事情。”

  “什么事?”

  “我的妹妹手掌被硫酸烧伤了,请问你有办法吗?”

  “之前你从我这里买的药膏,就是给她用的吗?”陈曌问道。

  “是的。”

  “那么药膏有效果吗?”

  “有,不过已经用完了。”

  “这样啊,我没看到病人之前,不能确定是否一定能够治好。”

  “那我可以把她带去你那里吗?”

  “可以。”陈曌说道。

  “你现在在家吧?”

  “现在吗?”陈曌看了眼天色,现在已经晚上七点多了。

  凯拉再过来,至少要九点吧。

  “是不是不方便……我妹妹她现在非常的狂躁……”凯拉故意说的比较严重。

  事实上从先前与梵妮的通话中能听的出来,梵妮的心情已经好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