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566 能够让悲伤逆流成河的酒(第三更,求月票)

00566 能够让悲伤逆流成河的酒(第三更,求月票)


  “这酒伤不了人吧?”

  “伤不了人,灵气对人体只会有益,不会有害。”

  陈曌的脑袋有点痛,可是意识却无比清醒。

  甘醇烈酒入喉,烈而不灼。

  香气喷鼻而出,浓香回味无穷。

  一幅幅画面在脑海中闪过,原本模糊的记忆又变的清晰。

  陈曌的脸颊居然湿了。

  陈曌抹了抹泪水:“我去,这酒喝下去,居然变的这么多愁善感。”

  “你身具灵力,这还算是好的,要是普通人喝下去,估计就要悲伤逆流成河了。”

  “你确定这酒不会喝死人是吧?”

  “废话,又不是假酒。”

  陈曌左右看了几眼,不远处有一片竹林。

  伐下几根竹筒,然后把酒倒入其中。

  “你做什么?”

  “去看看有没有市场。”

  “什么意思?”

  “卖酒啊,最近手头紧,你又各种高消费,总得维持一下收支吧。”

  “这酒能卖多少钱?”老鳖也来了兴趣。

  “不知道,先把卖相搞好,然后找几个有钱人品酒。”陈曌说道。

  “在竹林深处是紫青竹,用那些竹子,卖相更好。”老鳖说道。

  “紫青竹?听这个名字似乎就很难长成。”

  “百年长一截,不过里外的时间流速不一样,你只要不一次性全砍掉,每次进来砍一两株,差不多也能维持的了。”老鳖说道。

  两人忙活了一阵,这紫青竹非常坚韧。

  陈曌用手掰居然毫发无伤,最后只能用青铜剑附上魔力砍。

  “起个名字。”陈曌说道。

  老鳖这没文化的,想了半天。

  想到的名字全是仙酒、神酒之类的名字。

  陈曌都无语了,没文化真可怕。

  “就叫紫青酿。”

  “这名字哪里好了?老鳖神酒有什么不好的?”

  “好,就是酒里缺一头老鳖。”

  陈曌弄了十个紫青竹竹筒,全部都是灌上葡萄酒。

  反正自家后院的那些葡萄树原本就是打算酿葡萄酒的。

  如果这些紫青酿能够卖出不错的价钱,自己就弄个销售渠道。

  这样一来,又能多一条财路。

  老鳖不情不愿的在竹筒上刻下了三个古老的文字:紫青酿。

  ……

  “奥利弗,一起吃晚餐怎么样?”

  哈莉法.奥利弗皱了皱眉头,这老东西今天怎么有心情邀请自己?

  一想起上次的事情,哈莉法.奥利弗就一阵恼火。

  明明就检查出了衰老症,结果隔日史蒂文就说,他其实没得病,就是故意设计,想看看自己反应的。

  哈莉法.奥利弗不知道史蒂文是怎么做到的,居然把医生都骗过去了。

  不过以是史蒂文的财力,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只是对于此事,哈莉法.奥利弗始终耿耿于怀。

  哪怕她不想要史蒂文死。

  可是看到史蒂文又活的那么潇洒,她又更不爽。

  “没空。”哈莉法.奥利弗在迟疑了三秒钟后,直接回绝道。

  “我最近心情不好,我想去死。”史蒂文低沉的说道。

  “你这老混蛋,又想骗我?”

  “没有,我是认真的,最近的工作让我非常烦心。”

  哪怕哈莉法.奥利弗知道,史蒂文不会真的去死。

  可是她还是不放心,明知道史蒂文就是个卑鄙无耻的老混蛋。

  “你现在在哪里?”

  “就在家中。”史蒂文说道。

  “等我。”哈莉法.奥利弗叹了口气。

  这老混蛋果然是自己一生的克星。

  挂断电话后,哈莉法.奥利弗对司机道:“不去公司了……”

  哈莉法.奥利弗赶到史蒂文的家门口的时候,看到史蒂文就光着膀子躺在泳池旁边。

  “老混蛋。”哈莉法.奥利弗进到别墅内。

  “嗨,奥利弗,你来了。”

  “你看起来没有要死的样子。”

  “我说想去死,可没说我要去死。”史蒂文理所当然的说道:“坐下来,喝一杯,我们已经好久没一起喝酒了。”

  哈莉法.奥利弗看着史蒂文,史蒂文似乎喝了不少酒,身上全是酒气。

  史蒂文从不会一个人喝酒,每次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他会找人一起喝酒。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史蒂文会找她喝酒。

  后来他们离婚了,史蒂文就找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喝酒。

  果然,他还是有心事。

  所以他才把自己叫来,让自己陪着他喝酒。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吵闹的声音。

  “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不能进去就是不能进去。”

  “你们凭什么拦着我?”

  啊啊——

  门外传来两声惨叫声,哈莉法.奥利弗和史蒂文听到外面的声音,都起身来到门口。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陈曌站在那里,地上两个保镖躺着。

  “额……我说是他们先动手的,你们信吗?”

  “陈,你怎么来了?”史蒂文诧异的看着陈曌。

  哈莉法.奥利弗看着自己的保镖躺地上,脸色相当难看。

  “是你干的?”

  “奥利弗,陈是我的朋友。”史蒂文担心哈莉法.奥利弗对陈曌做什么。

  他可是知道哈莉法.奥利弗的势力有多大。

  “你有客人吗?”陈曌看了眼哈莉法.奥利弗,然后对史蒂文道:“我是来给你送酒来的,我自己酿的酒,给你尝尝鲜。”

  史蒂文看到陈曌手上的竹筒,竹筒的表层有一层晶莹剔透的薄膜。

  整个竹筒都在散发着一丝氤氲之气,看起来里面装的不像是酒,更像是什么化学物质。

  “我就不打扰你了,再见。”陈曌把紫青酿送到史蒂文的手上,转身就上了车。

  “额……”

  “这东西能喝吗?”哈莉法.奥利弗看着史蒂文手上的竹筒。

  史蒂文却不这么认为,陈曌送的酒,绝对不会差。

  当史蒂文打开竹筒的刹那间,浓醇到了极致的就像瞬间喷涌而出。

  接着,史蒂文的脑海中就开始闪过与哈莉法.奥利弗的种种。

  然后史蒂文就开始掉眼泪,那是一种强烈而且复杂的感情,在心底不断的滋生。

  站在史蒂文旁边的哈莉法.奥利弗,同样也是不断的流着眼泪。

  她想起了与史蒂文相识、相知、相恋,最后又分手,一幕幕的感情起伏,在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里,全部都涌上心头。

  就在这时候,地上的一个保镖突然站起来。

  “哇……我要去找我的老婆,我想他了,我要去找他,boss,我要请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