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568 美好(第五更,求月票)

00568 美好(第五更,求月票)


  “no,我现在已经睡着了,不要来打扰我。”

  佐拉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拉斯法要过来看望自己外孙和外孙女的想法。

  “当然了,如果你真的很想念他们,我就让人把他们送过去。”

  佐拉享受着香醇的美酒,拉斯法想来蹭酒,这是毫无疑问的。

  “我已经到你门口了,我看到你的家中灯还亮着。”

  “可能是女仆忘记关灯了吧。”

  说着,佐拉家里的灯光骤然熄灭了。

  拉斯法、史蒂文和哈莉法.奥利弗三个老人,就这样被拒之门外。

  “亏我给佐拉介绍那么多好莱坞客户,她居然这样对待我。”

  “我是她父亲,她居然把我拒之门外,太过分了。”

  ……

  “强尼,陈送了我一瓶酒,这酒太香了,过来一起品尝。”

  “好啊好啊,我这就来。”

  里斯法尔来到戴尔家里的时候,戴尔已经嗅到了里斯法尔身上的酒气。

  “你身上有酒气?陈也送了你酒?该死,你既然有了,为什么还要来蹭我的?”

  “我和萝拉已经喝完了。”里斯法尔说道:“反正你一个人也喝不完,我就过来帮你喝一些。”

  “fu**至于吗?不就是一瓶酒吗?”

  “你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特别的感觉?酒很香。”

  “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

  ……

  “陈,你什么时候还酿这种酒?”拉斯法拨通了陈曌的电话。

  陈曌想了想,回答道:“一个月能有十几瓶。”

  “你送我们酒,是为了让我们帮你推广吧?”拉斯法老狐狸一个。

  陈曌的那点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没错。”

  “你每个月卖我一瓶,然后我帮你推广。”

  “行,没问题。”

  “这种酒你真的一个月只有十几瓶吗?”拉斯法又问道。

  “当然是真的,如果可以,我也想让你们喝个够。”

  “算了,我不管你出产几瓶,每个月市面上都不要超过三瓶酒。”

  陈曌也知道物以稀为贵的道理。

  即便紫青酿再如何珍贵,如果泛滥起来,那么价格也会大跌。

  一个东西的好坏,不止是在于它本身的效果,更在于数量。

  试想一下,一千瓶酒赚五十万美元,与一瓶酒就赚五十万美元,这样的利润会对等吗?

  “史蒂文说也想帮你推广一下。”拉斯法又道。

  “哦。”

  “可是推广也需要东西吧。”拉斯法又道。

  “那你可别把酒全给我喝掉了啊。”

  “要不你就把酒卖给我得了。”

  陈曌翻了翻白眼,这种酒的价格注定不会太低。

  陈曌的预估是一瓶酒在五十万美元左右,一个月两个月还好,可是真要每个月都要拉斯法花几十万甚至一两百万美元买酒,估计拉斯法也要倾家荡产。

  所以要么就是陈曌降价卖给他,要么就是拉斯法花大价钱购买。

  不管哪种都不适合,所以还不如是每个月送拉斯法他们一瓶酒。

  也算是酬谢他为自己的紫青酿的推广。

  陈曌回到家中,开始准备法丽的归来。

  几个紫青竹竹筒摆好了,再取来一些冰块。

  一般红酒都很少会加冰块,一方面是担心冰融化后会影响红酒的口感。

  不过陈曌无所谓,反正这种酒对他来说要多少有多少。

  对于外界来说这是限量,对自己根本就没限量这回事。

  不多时,法丽就回来了。

  “好香……哪里来的酒香?”法丽进到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泪水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法丽,这是我寻找到的配方酿造出来的,你来试试看这酒的口感。”陈曌端着一个高脚杯,递给法丽一杯酒。

  刚刚放到嘴边,那迷人的酒香就开始催人泪下。

  真的是太美好了……

  法丽感觉到的是春暖花开的芬芳,感觉到的是冰川融化,万物复苏的感动。

  法丽一口将红酒喝完,指头在唇间一抹,又轻轻的啅了一口。

  “陈,这不是普通的酒吧?”

  “对我们来说,就是普通的酒,对了,明天拿一瓶送给罗比奥。”

  嗷嗷——

  喵喵——

  公主和萨麦尔也想喝。

  “陈,它们能喝吗?”

  “可以喝。”

  如果拉斯法和史蒂文知道,陈曌在用紫青酿来喂猫,估计会提着枪杀上门。

  紫青酿并不醉人,平日公主还经常喝啤酒。

  偶尔喝多了会耍酒疯,不过紫青酿就完全没这个问题了。

  陈曌和法丽喝了几口酒,刚打算调...情一番,门外传来喇叭声。

  凯拉和梵妮来了,两人直接把车停门口,也不把车开进地下车库里,直接就进门来。

  “好香,这是什么味道?”

  “我从来没有闻过这么香的酒,简直让人感动……”

  “来一杯吗?”法丽递过一杯酒。

  梵妮接过酒就喝了下去。

  刹那间她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

  是那个似梦非梦的夜晚。

  那天夜里她口渴,然后下楼找水喝。

  然后那个黑影……接着是在瀑布溶洞中的那条蛇。

  最后是那个声音,梵妮猛然抬头看向陈曌。

  是他!最后那个声音是他。

  “梵妮小姐,怎么了吗?”陈曌有些不解。

  梵妮干什么这样看着自己。

  梵妮猛然低下头:“不,没什么。”

  “梵妮、凯拉,你们怎么有时间过来?”

  “是陈说,他已经配制好了药膏,所以我带梵妮过来。”凯拉解释道。

  其实是她自己想过来,不得不说,这次没有白来这一趟。

  如果今天没有来的话,那么就错过了这种酒。

  晚饭的时候,众人就坐在前院的草地上,喝着酒聊着天。

  “陈先生,这种酒你卖吗?”

  “卖,不过我可以送你们两瓶。”陈曌说道。

  “一瓶多少钱?我想要十瓶。”梵妮说道。

  “额……暂时定价五十万美元一瓶。”

  扑哧——

  法丽、梵妮和凯拉同时喷了。

  梵妮看着陈曌,满脸愕然的看着陈曌:“你确定,没说错价格?”

  “我可没喝醉,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你这样的价格,我一个月都喝不起一瓶。”凯拉苦笑的说道。

  哪怕是一线女星,可是这种价格依然让他咋舌。

  可是,如果说这种酒是否值得,那就仁者见仁了。

  这种酒的确是非常的美好,可是没有好到,让人失去理智的地步。

  而这种价格,注定了酒的供量不会很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