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八月,新的征程

八月,新的征程


  陈曌依稀是记得有个机车党调戏法丽,然后他们就打了起来。/p>

  不过打架这种事在酒吧里属于正常操作。/p>

  反正陈曌记得,当时他把那些机车党打的很惨。/p>

  当然了,他们最后全进警局了。/p>

  陈曌也没把这事放心上。/p>

  在酒吧里喝了一口马尿,就找不着北。/p>

  看到漂亮的姑娘上去问问电话号码,请喝一杯酒。/p>

  这种事每个晚上都会在酒吧上演。/p>

  就为这点事,还要和人不共戴天么?/p>

  劳伦特不依不饶的扯着阿桑德的病服。/p>

  非要阿桑德给他一个解释。/p>

  陈曌是乐的在旁看戏。/p>

  卡里姆、凯恩和霍华德三人一脸无语。/p>

  这明显是陈曌故意挑事。/p>

  不过劳伦特向来是女儿控。/p>

  一听说这种事,就直接不带脑子了。/p>

  “你们几个,给我安静一些。”这时候来了一个护士,站在门口:“有人投诉你们声音太大,打扰到其他病人。”/p>

  能投诉的肯定是同屋的病人。/p>

  劳伦特这才放过阿桑德。/p>

  护士刚走没多久,外面又来了一拨人。/p>

  是那个昆西,还有他的手下。/p>

  阿桑德看到这几个人,顿时大声咆哮起来。/p>

  “你们给我滚出去,不要再来打扰我了。”/p>

  昆西却依然带着人来到病床前:“阿桑德先生,我们是带着诚意过来的,只要你愿意和解,我们愿意赔偿十万美元。”/p>

  “滚蛋,你们这群混蛋,你的人让我在这里躺了两个月,我就让他在监狱里住两年。”/p>

  危险驾驶、肇事逃逸、人身伤害这些罪加起来两年打底。/p>

  而且肇事者还是违反交通规则在先,承担绝大部分责任。/p>

  “老东西,不要自讨苦吃,你能够拿到十万美元,已经是踩了狗屎了。”马伦指着阿桑德叫道。/p>

  劳伦特眉头一皱:“你们给我滚出去,不要打扰我的朋友休息。”/p>

  “老东西……”/p>

  马伦话音刚落,整个身体突然被抽离了原地。/p>

  “这里是医院,稍微注意一点音量。”/p>

  陈曌双手抓着马伦,将他高高的举起了。/p>

  昆西这才注意到陈曌居然也在这里。/p>

  “先生,我们又见面了。”/p>

  “是啊。”陈曌微笑的看着昆西。/p>

  这些人果然都不是好人。/p>

  “阿桑德先生是你的朋友吗?”/p>

  “不管是我的什么人,我都希望他不被打扰。”/p>

  “如果你和阿桑德先生认识的话,不如帮我劝一劝他。”/p>

  昆西一直都是带着那种温柔的笑容,可是陈曌感觉,他就像是是一条毒蛇。/p>

  他的笑容并没有给陈曌带来温暖,反而让陈曌下意识的对他产生防备。/p>

  “我想他做什么样的决定,都是他的权利,我不认为外人有资格强迫他。”陈曌说道。/p>

  “好吧,阿桑德先生,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的考虑一下,毕竟十万美元不是小数目。”/p>

  “滚蛋吧,混蛋们。”/p>

  阿桑德的回应依旧是简单粗暴,还有丰富的肢体动作,比中指。/p>

  昆西带人离开了,临走前又看了眼陈曌。/p>

  “那些是什么人?”劳伦特问道。/p>

  “不知道。”阿桑德说道:“不过和撞我的人是一伙的,他们已经来了四五次了,一直希望我放弃起诉那个肇事者。”/p>

  “他们看起来不相熟黑...帮。”劳伦特说道。/p>

  “反正不会是正经人。”阿桑德说道。/p>

  “算了,不管那些人了,陈,先帮阿桑德看病吧。”/p>

  “我们说好了,你来支付诊金。”/p>

  “知道了知道了,真不明白,法丽为什么会看上你。”劳伦特抱怨道。/p>

  “阿桑德其实伤势基本已经稳定了,不需要再进行特殊的治疗,只要他愿意再躺两个月左右,就能下床走路了。”/p>

  “不,我不要再躺两个月,甚至两天我都不想再躺了。”阿桑德激动的叫道。/p>

  “陈,你有办法让他快点下床走路吗?”/p>

  “有,这取决于你愿意支付多少钱。”/p>

  “如果是一百美元呢?”劳伦特厚颜无耻的问道。/p>

  “我会想办法让他躺一辈子。”陈曌翻了翻白眼。/p>

  “好吧,如果是一千美元呢?”/p>

  “他在医院里花的钱就不止一千美元吧?”/p>

  “我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反正有保险公司,反正这次意外,我已经获赔了三十万美元。”/p>

  难怪看不上昆西开出的十万美元的赔偿条件。/p>

  “那就一万美元,我就这么多钱。”劳伦特说道。/p>

  “两个礼拜内,我会让他重新下床走路。”/p>

  “不能再快一点吗?”阿桑德问道。/p>

  “那么你就再加一点钱。”/p>

  “no。”阿桑德立刻拒绝道。/p>

  陈曌还真以为他是金钱如粪土,原来也是个吝啬财主。/p>

  就在这时候,凯恩突然拍了拍陈曌的肩膀。/p>

  “干什么?”/p>

  “陈,你看那辆是不是你的车?”凯恩指着窗外。/p>

  从这里正好能够看到停车场。/p>

  陈曌看到,昆西的人正在破坏他的车子。/p>

  陈曌瞬间就怒了,直接跳上窗台。/p>

  “陈,你干什么?”/p>

  陈曌一个纵身,跳了下去。/p>

  整个病房里的人都吓傻了。/p>

  这里可是四楼啊,跳下去也会摔残废的吧。/p>

  凯恩冲到窗前,看到陈曌已经安稳的落地。/p>

  陈曌彻底的暴怒了,就如同狂的野牛一般冲向停车场。/p>

  “那些人死定了。”劳伦特说道。/p>

  凯恩、卡里姆和霍华德同样的表情。/p>

  那些人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p>

  他们根本就不明白,自己激怒了一头狮子。/p>

  此刻,昆西就站在一旁,一直都带着温柔的笑容。/p>

  看着手下砸掉陈曌的车子,其中马伦最卖力。/p>

  可是就在这时候,昆西看到一阵风吹了过来,然后一个身影冲进了人群。/p>

  嘭——/p>

  马伦那瘦弱的身体腾空而起,飞出数米外。/p>

  砸在后面的一辆车的挡风玻璃上,整个人都镶入其中。/p>

  所有人都看向陈曌,陈曌眼中杀气腾腾。/p>

  “昆西先生,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p>

  “陈先生,你知道故意伤害要判多久吗?”昆西依旧那般温柔的笑容。/p>

  “那你知道,美利坚有一条法律是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允许杀人的吧?”陈曌眼中凶光毕露。/p>

  一个枪口指在陈曌的后脑勺上。/p>

  昆西始终面不改色,微笑的看着陈曌:“如果你死了,那么我们能够告诉法官,我们是在自卫。”/p>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