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634 把他送我这来(第三更,求月票)

00634 把他送我这来(第三更,求月票)


  在奥瑞丝丢了几百个手雷后。

  陈曌终于……没死。

  今天陈曌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

  在电影里活下来的才叫主角,没活下来的叫路人甲。

  好吧,这样的攻击还是有所见效的。

  别的不说,至少以后碰到别人丢手雷到面前。

  只要不是拿嘴啃,应该是炸不死自己了。

  至少一颗颗的炸是炸不死。

  反正陈曌的抗打击力是提高了很多很多。

  陈曌感觉,自己现在应该能够找个警察局单挑一下。

  当然了,如果警察局里架几挺机关枪。

  陈曌估计自己还是要跪。

  不过,对于这种指向性的攻击魔法。

  陈曌勉强能够应付的了,以后如果再遇到这种状况,陈曌也不需要依靠青衣霞硬抗。

  其实这种喷嚏炮的原理很简单,就是利用自身的魔力与吞噬的魔法不相容的特性。

  在吞噬下来的瞬间,利用自身的魔力做一个弹射器,把魔法重新释放出去。

  不过这个道理说起来简单,可是真正能用的,也只有暴食者。

  其他人要是玩这招,嘴皮子先给炸瞟了。

  “对了,领主阁下,问你个事。”

  “什么事?”

  “有没有办法让被下了言灵禁制魔法的人开口?”

  “没办法。”别西卜.佐斐说道。

  “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如果是在人间的话,你直接把对方杀了,把他的灵魂送到我这里来不就可以了吗,我帮你审问。”

  “可是人死后灵魂是随意坠入地狱的每一个角落的吧。”

  “只要在他死之前,放一个我的信物,死后的灵魂,必定会坠落在我的附近。”别西卜.佐斐丢给陈曌一个指环:“这个指环会直接把灵魂送到我的面前,不过只能用一次。”

  “好吧,我明白了。”

  “对了,这个是那个人类老头翻译出来,是你要的东西。”别西卜.佐斐把翻译好的航海日记还有原版递给陈曌:“那个人类老头还要留着吗?”

  “先留着,我先验证一下这个航海日记翻译是否正确。”

  这次回到人间的时间,不像是之前几次那样在凌晨时分。

  陈曌回来的时候,法丽正在吃晚餐。

  然后就看到陈曌突然出现。

  “呼……法丽,我又回来了。”

  “陈,你留在我这里的手机,昨天拉斯法先生打电话过来,说史蒂文进医院了,让我在你回来后,第一时间通知你。”法丽将手机递给陈曌。

  陈曌原本挺开心的心情,转眼就化为乌有了。

  “那个混蛋老头,前几天我就劝他,让他稍微注意一下身体。”陈曌恼怒的说道:“我才不管他的死活。”

  法丽看着陈曌,陈曌被法丽看的别扭。

  “好吧好吧,我打个电话问问,看看他死了没有。”

  陈曌拨通了史蒂文的电话:“老混蛋,你要是没死,现在就告诉我你住在哪个医院。”

  这时候,电话里传来一个老妇人的声音。

  “你是谁?史蒂文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额……”这就很尴尬了。

  平日陈曌和史蒂文交流,向来是口无遮拦的。

  没想到居然会让别人接起了电话。

  “你是史蒂文的私人医生吧?”

  “额……是我。”

  “他在香特丽医院。”

  “我现在就过去。”

  法丽已经给陈曌拿来了一套衣服:“先去冲洗一下,换一套衣服再出去。”

  陈曌现在身上穿的,就跟乞丐没什么区别。

  陈曌赶到医院,敲了敲史蒂文的病房门。

  半饷,一个老妇人打开了病房门。

  这是陈曌第二次见到哈莉法.奥利弗。

  “你好女士。”

  “你好,史蒂文就在里面躺着,进去吧。”

  “谢谢你,女士。”

  对于不熟悉的长辈,陈曌还是会表现出自己的尊敬。

  “对了,你酿的酒非常好喝。”哈莉法.奥利弗说道。

  “啊?”

  “我不打扰你和史蒂文叙旧。”说完,哈莉法.奥利弗就退出病房。

  走过玄关,陈曌看到史蒂文就躺在病床上,不过他已经醒来了。

  只是,看史蒂文的脸色一片灰暗。

  陈曌的脸也黑了:“老混蛋。”

  “陈,你帮我,帮我快点治好身体,我需要出院,现在我还不能住在这里。”

  陈曌咬牙切齿的看着史蒂文:“我早就让你休息,或者直接喝了那个酒,即便让你休息三天,至少也能让你恢复精力,结果你不听我的话,非要那么倔强,结果不出我所料,果然是把自己的身体搞垮了。”

  “现在不是挖苦我的时候,我需要快点出院。”

  “我没办法让你立刻出院,不过现在还来得及,喝了那个酒,只要一杯,睡三天,你就能恢复。”

  “没其他的办法吗?”

  “或者在医院里躺更长时间,你自己选择吧。”

  史蒂文纠结起来,带着几分婉求的眼神看着陈曌。

  可惜陈曌不为所动,史蒂文其实就是疲劳过度。

  要他在短时间内出院不难,可是陈曌现在把他弄出院,那就是在害他。

  陈曌不想失去一个朋友,不管他的电影怎么样,还是史蒂文这个人更重要。

  “好吧……”史蒂文叹了口气:“帮我把那个老太婆叫进来。”

  陈曌出到门口,把哈莉法.奥利弗叫了进来。

  “奥利弗,帮我去我的工作室,把放在我的保险箱里的酒拿来一下。”

  “老混蛋,你疯了,你现在是什么状态,还想喝酒。”

  史蒂文看向陈曌,陈曌解释道:“女士,请相信我,那个酒对史蒂文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是紫青酿?”哈莉法.奥利弗舔了舔嘴唇。

  虽然哈莉法.奥利弗并不嗜酒,不过她是真的又动了酒瘾。

  那是让她怀念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的滋味。

  “不是紫青酿,不过比紫青酿更好。”陈曌说道:“史蒂文,我就不陪你了。”

  “好吧,对了,你好像失踪了一天多,你去哪了了吗?”

  “没有,我就是进山里采药,忘记带手机了。”陈曌说道。

  “你平日用的药,都是自己进山中采的吗?”

  “好了,别说我的事了,我还有事情,女士……再见。”

  “再见。”哈莉法.奥利弗感觉的出来,陈曌和史蒂文的关系有多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