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679 让我躺一会尸

00679 让我躺一会尸


  呕吐?

  所有人的脸都黑了。

  “你果然在耍我们。”迈伦柯姆怒吼道:“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吗?”

  可是就在这时候,站在肉球上的辛迪突然呕吐起来。

  而她呕吐出来的全部都是黑暗原液。

  黑暗原液渗入肉球上的一个个气孔中。

  接着肉球就开始翻滚起来,一条触手重重的扫在辛迪和夏洛特的身上。

  肉球痛苦极了,在水中疯狂的翻滚着。

  迈伦柯姆、哈金森、华莱士和尤娜尔都傻眼了。

  这都可以?

  这家伙之前是故意放走那个叫辛迪的女孩的。

  他从那时候就开始算计这个堕落源头。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了陈曌的意图。

  难怪他那么轻易的把辛迪放走。

  不过发狂状态下的肉球,变的更为危险。

  陈曌等人疯狂的逃避着触手。

  同时还要控制着黑暗原液对肉球的主体进行内部破坏。

  可是接着,陈曌就被一条触手砸飞出去。

  迈伦柯姆等人就看着陈曌直接飞出高空。

  接着,肉球就开始遁入水中。

  “他要逃走!”迈伦柯姆等人发现肉球把触手都收起来了,立刻就掏出全部武器,就要对肉球的本体进行攻击。

  可是就在这时候,周围浮起一具具尸体。

  这些尸体全部都是女巫社的成员,它们张牙舞爪的朝着迈伦柯姆等人扑过来。

  哒哒哒——

  轰轰——

  这些女巫社成员的尸体,它们本身没什么能力,只是嘴里都冒出一条恐怖的触手。

  不过如果轰碎了它们的身躯后,就会流出一滩黑血。

  迈伦柯姆四个人终于把所有的女巫社尸体消灭。

  可是这时候,肉球也已经逃之夭夭。

  众人为之一轻,恍如隔世。

  “对了,陈先生呢?”

  “快去找他。”

  四个人连忙去寻找陈曌,发现陈曌漂在水面上。

  “死了吧?”

  “没有,绝对没死。”迈伦柯姆说道:“这种人不会以这种方式死掉的。”

  众人来到陈曌身边的时候,看到陈曌依然是睁着眼睛浮在水面上。

  “陈先生,你没事吧?”

  “让我躺一会尸。”

  “那个堕落源头逃走了,你快想办法。”

  陈曌看了眼迈伦柯姆:“你看我像不像某个神祗降临?”

  “额……不像。”

  “所以,我对此无能为力。”

  “你不是能够控制那种黑色液体吗?”

  “是啊,不过这也是有距离的。”

  “一点办法都没有?”

  “没办法。”

  雨停了,乌云似乎开始散去了,一切终于结束了。

  至少暂时结束了……对于纽约市的市民来说,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给他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陈曌伤痕累累的从污水里起身,迈伦柯姆眼神复杂的看着陈曌。

  这场战斗最终是以他们奇迹般的取胜告终。

  当然了,就凭他们五个人,想要杀死堕落源头,几乎是异想天开。

  可是这样的战果,他们已经非常满意了。

  至少他们阻止了堕落源头。

  辛迪和夏洛特消失了。

  至于她们的死活,陈曌无暇顾及。

  “喂,法丽,一切都结束了。”

  整个纽约都弥漫着一股悲伤。

  五个人就那样走在街头,就在这时候,他们听到一阵呼救声。

  一个男人正在刚刚退水的街头,打算对一个女人不轨。

  陈曌上去就是一脚踹飞了男的:“法克鱿,老子不是为你这种人拯救世界。”

  “他被你踢死了。”迈伦柯姆看向陈曌。

  “然后呢?你要逮捕我吗?”

  “不,我是说如果下次再有这种事,能给我们几个留一口气吗?”

  尤娜尔给女人留下一件衣服,远远的还能听到那个女人的哭泣声。

  纽约市的积水退的很快,整个城市的结构有着大量的排水渠和完善的下水道系统。

  再加上就靠在海岸线上,所以只要疏通之后,水位就开始疯狂下降。

  只是,有多少具尸体被冲进海里,谁也不知道。

  “陈先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好好的睡一觉。”

  陈曌现在很累很累,身上又伤痕累累。

  当然了,迈伦柯姆等人也是一样。

  “不,我是说你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规划。”

  陈曌转头看向迈伦柯姆,然后默默的转过头:“不要让我加入圣殿骑士,不要让我维护世界和平,我就像混吃等死,我没那么崇高,我也不打算做救世主。”

  陈曌直接把迈伦柯姆的话堵死了,迈伦柯姆看了看陈曌。

  “昨晚我们拯救了数百万人,难道你没感觉到热血沸腾吗?”

  “我现在已经内出血了,还热血沸腾。”陈曌翻着白眼。

  陈曌回到那座残破的别墅,迈伦柯姆还跟着陈曌。

  似乎还想说服陈曌,加入圣殿骑士。

  陈曌则是一个劲的回以白眼。

  这种事情,打死他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太痛苦了,打完这一架,陈曌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散了。

  远远的就看到法丽站在海上的游艇甲板上。

  当游艇靠近海滩的时候,法丽已经跳下甲板,朝着陈曌跑过来。

  陈曌抱住了法丽,法丽伸手摸着陈曌的头。

  “是不是很累?”法丽很心痛。

  她从来没见过陈曌这么虚弱,抱她的时候几乎都无法举起她。

  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她能做的就是不让自己给陈曌添乱。

  法丽看向陈曌身后的迈伦柯姆等人:“他们是谁?”

  “临时拼凑起来的战友。”陈曌随口回答道,同时转头看向迈伦柯姆:“你们还没走吗?”

  “额……陈先生,我们先走了,有机会再一起喝酒。”

  女老师不明白的看着陈曌,昨晚这个男人到底去做了什么?

  他为什么没有上船?

  这个男人似乎带着某种神秘感,让她想要深入挖掘。

  只可惜,陈曌根本没打算和她深入接触。

  “有钱人,给我们安排个住的地方。”陈曌对豪斯.曼叫道:“不要给我提要求,我昨晚救了你,所以现在就算是你对我的报恩。”

  “我叫豪斯.曼,不叫有钱人。”豪斯.曼很无奈,这已经是陈曌第二次救他了。

  所以他现在根本没权利在陈曌面前提出什么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