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705 我尽力了(第七更,求月票)

00705 我尽力了(第七更,求月票)


  不管是陈曌还是路易斯,都没去理会医生的叫嚣。

  路易斯直接让保镖直接把重症监护室的监控破坏掉,然后陈曌让人出来,

  “在我没出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许进来,更不许打扰我。”

  说完,陈曌直接把门反锁上。

  医生象要阻止陈曌,可是被保镖拦下了。

  “谁在那里?”诺玛发出虚弱的声音。

  突然,诺玛感觉到一只手在撩动她的头发。

  此刻的诺玛动不了,只能任凭那只手接触她的身体。

  “你在害怕我吗?”

  诺玛听到这个声音,感觉有些熟悉。

  只是,此刻的状态让她的思绪变得混乱。

  “我是你的叔叔派进来杀你的。”

  诺玛的身体微微颤了颤,她似乎是当真了。

  “你要怎么死?我掐死你好吗?”

  诺玛感觉到,那只大手从她的脸蛋往下滑,然后放在她的颈上。

  那只手在慢慢的加大力气,诺玛绷紧了身体。

  巨大的恐惧弥漫心头。

  “还是算了,掐死太明显了,要不你写一份遗书,伪装成自杀。”

  诺玛快要气晕了,自己都这样了,怎么可能写的了遗书?

  哪怕是写出遗书来,真有人相信吗?

  “我诺玛.克雷莱姆,不想活了,将所有财产全部送给我的叔叔路易斯.克雷莱姆。”

  “来,在这里摁个手印。”

  诺玛感觉到,那个人真的抓着她的手掌,然后在一张纸上按了个手印。

  就在这时候,诺玛发现自己的脸上有什么东西。

  似乎什么东西在望自己的脸上爬,并且在朝着自己的左眼位置爬进去。

  “你听说过寄居蟹吗?你可能不知道寄居蟹是什么样的,它们喜欢找一个窟窿,然后寄生在那个窟窿里,永远都不出来。”

  诺玛浑身发抖,她想要叫。

  可是她叫不出声,前所未有的恐惧在席卷着她的身心。

  她是天生的眼盲,根本就没见过什么寄居蟹。

  再加上她的成长环境,听都没听说过。

  此刻听说寄居蟹什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毛骨悚然。

  “你也别担心,你也没那么长的时间,寄居蟹会在你的眼睛里寄生,然后产卵,在你的脑子里生出很多很多的寄居蟹,把你的脑子吃完,然后你也就死了。”

  “不要……不要……”诺玛吓得脑子都快停止运转了。

  她能够感觉到,原本空荡荡的眼眶里,似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这就是寄居蟹吗?

  它是不是开始在自己的眼睛里产卵了?

  诺玛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就在这时候,诺玛猛然睁开眼睛。

  幻觉?又是幻觉吗?

  这是诺玛第一次有了‘看’的感觉。

  她脸上还带着恐惧之色。

  朦朦胧胧中,她看到了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一直在她的面前,手中拿着很细很细的刀,不知道在做什么。

  嘴里还在不断的发出声音,此刻的诺玛动不了,只能被动的忍受着。

  “你看过撕裂人吗,很有趣的电影,有空你一定要看看,真的很有趣。”

  陈曌滔滔不绝的说着话,他实在是无聊。

  而吓唬诺玛也很有趣。

  不过他没注意到,诺玛已经微微睁开眼睛了,还在那里自顾自的说着话。

  “咦?”突然,陈曌一转头,看到诺玛正睁着大眼睛,看着他。

  “你醒了吗?”陈曌挥了挥手:“看的见吗?”

  诺玛很艰难的点点头,陈曌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好了,我的工作完成了。”

  陈曌把诺玛身上盖着的白布拉了过去,盖在头上。

  然后陈曌打开门出去,路易斯立刻冲上前来:“陈,诺玛怎么样了?”

  陈曌回头看了眼里面,摇了摇头:“你进去看看她吧。”

  路易斯探头一看,顿时哇的一声哭了。

  “诺玛,是叔叔对不起你啊。”

  路易斯已经铺到了诺玛的床前,在那里痛哭流涕。

  这时候,一直在门口的医生终于抓住了机会,指着陈曌道。

  “你这个凶手,你这个杀人凶手。”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陈,你不是说能治好诺玛的吗?为什么她会死的?”路易斯已经无法自已。

  “我尽力了。”

  “尽力了?尽力了为什么你还能笑的出来?你根本就没尽力,我是那么相信你,你为什么会让我失望?”路易斯指责着陈曌。

  就在这时候,白被单动了一下。

  路易斯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到地上。

  “怎么回事?诺玛……诺玛的尸体刚才动了一下。”

  “可能是诈尸吧。”陈曌说道。

  “叔叔……”

  路易斯打了个哆嗦:“真……真的诈尸了吗?”

  路易斯接触过灵异事件,可是思维方式还是普通人一样。

  他知道有鬼存在,当然也相信诈尸这回事。

  “叔叔……”

  路易斯又听到了诺玛的声音,这让他更害怕。

  小心翼翼的上前,慢慢的揭开被单。

  然后他看到诺玛躺在那里,可是她原本应该消失的左边眼睛,似乎又有了。

  可是瞳孔看起来和右边有明显的区别。

  “诺玛,你安息吧,我会帮你复仇的……你别诈尸好不好。”

  “你是我叔叔?”诺玛有些迟疑的问道。

  她也不是很确定,路易斯的声音非常的熟悉。

  不过她从未见过路易斯,所以她也不确定,眼前的这个是不是路易斯。

  如果这时候她闭上眼睛,仔细的聍听的话,就可以察觉出来。

  可是视觉还是影响了她一部分的判断力。

  “你看的到我?”路易斯疑惑的看着诺玛:“等等……你没死?”

  路易斯转过头看向陈曌:“诺玛为什么没死?”

  “叔叔……是你叫他来杀我的吗?”

  “啊?你为什么会这样说?你可是我的小诺玛,我怎么可能让人伤害你?”

  “是他说的……他说你让他来杀了我,然后再占据我的财产,开始的时候,他还想要掐死我,然后又让我按什么手印,最后还用寄居蟹放在我的眼睛里……说让寄居蟹一直在我的眼睛里产卵,最后吃掉我的大脑。”

  路易斯听的脸都黑了,愤怒的转过头,看向陈曌:“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刚才无聊,然后就在那里练电影台词,这个解释你接受的了吗?”

  “……”路易斯感觉,自己好像是被耍了:“诺玛没死,你为什么说她死了?”

  “你回想一下,我什么时候说过,她死了?”

  “你把被单盖在她的脸上。”

  “我怕她着凉。”

  “你说你尽力了。”

  “我尽力救活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