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0860 化极和酿酒发酵是一回事(第一更,求月票)

00860 化极和酿酒发酵是一回事(第一更,求月票)


  “爸爸,我卖了二十万美元。”

  “少胡说八道。”

  “我是说真的,我真的卖了二十万美元。”

  班特张着嘴,满脸愕然。

  “爸爸,你用手机搜索一下玛拉超市,无名红酒。”

  班特拿着手机开始搜索相关信息,果然弹出来很多信息与新闻。

  玛拉超市在五天前上架了四十瓶红酒,由萨克拉门托市政府特别批准销售,一经上市便被抢购一空。

  如今还有少量在黑市上流通,最高报价已经接近三十万美元……

  “肯,这无名红酒就是陈送我们的酒?”

  “没错。”

  班特的脑子已经乱了,玛拉超市一瓶酒就卖六万美元,黑市上普遍都在二十万美元以上,最高的接近三十万美元。

  陈曌送了自己五瓶酒,加上已经喝掉的,还有肯拿走的那瓶酒,还剩下两瓶。

  班特此刻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也没想到,陈曌居然把这么贵重的东西当礼物送给他。

  当然了,他现在也很纠结,到底是卖掉还是喝掉。

  如果把别人的礼物卖掉,这是很失礼的事情。

  可是喝掉的话,又太奢侈了。

  反正班特是喝不下去。

  班特拨通了陈曌的电话:“喂,陈,玛拉超市卖的那个酒,就是你酿的?”

  “额……对啊,你知道了?”

  “肯刚才拿走一瓶酒,结果被他老板花了二十万美元买走了。”班特苦笑:“现在我知道了这个消息,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既然送给你,那你就有权力自己做选择,不过我建议你不用那么着急卖,只要保存得当,这种酒放的越久,味道越好,等将来需要用钱了再拿出来卖。”陈曌说道。

  “嗯,我明白。”班特心中非常感激陈曌。

  “不过你和肯说一下,别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

  “好,我知道,我会和肯说的。”

  ……

  “陈,你说我们要不要把葡萄园扩大?”

  “别扩大了,我们这酒卖的就是精品,数量多价格就低,收益反而不如现在的。”陈曌说道:“你看那些酒庄,他们一个个规模那么大,可是每年也就酿造有限的数量。”

  这几天可是把法丽高兴坏了,毕竟她是第一次体验到赚钱的乐趣。

  四十瓶红酒,当天上架,当天就销售一空。

  两百四十万美元,而萨克拉门托市政府还给了一个优惠的税。

  这也是惠妮普谈判的结果,现在惠妮普对萨克拉门托市政府的态度,正处于强势期。

  如今萨克拉门托已经彻底的转型为旅游城市,而这一切都是白日梦所带来的。

  只要白日梦还在惠妮普的手上,那么萨克拉门托就一日被惠妮普支配。

  这可不是嘴上说说的,白日梦的价值,已经不再局限于本身的价值。

  白日梦的间接经济,已经超越了本身价值。

  就在陈曌和法丽正在躺椅上温存的时候,小葛琳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

  陈曌和法丽都愣了一下:“小葛琳能站起来了?”

  不过很快的,小葛琳那双小短腿一弯,又趴在地上了。

  虽然只是短暂的站起来,可是陈曌和法丽都很高兴。

  “陈,为什么红酒年份越旧就越好?”

  陈曌想了想:“其实这是个误区,不是越久越好,事实上大部分红酒最佳的存放时间是三到八个月,只有少数一些酒,因为选择的葡萄不同,需要更长时间的发酵期,就好像我们的小葛琳需要二十年左右的成长皱起,她才能长大成人,可是如辛巴和娜娜,它们只需要几年的时间就能长大。”

  “而一些酒庄的红酒,他们所采用的葡萄树,都是经过几代甚至几十代的培育,他们的葡萄树就是酒庄最为宝贵的财产,一般都是禁止外流的。”

  “你能从红酒的发酵联想到小葛琳的成长周期,你还能联想到什么?”

  “这种对比的东西就太多了。”陈曌随口说道:“就比如说……”

  陈曌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老鳖曾经说过,现在陈曌的魔力水准处于化极的瓶颈。

  一直以来,陈曌对这个概念都很模糊。

  可是现在陈曌突然联想到了酒的发酵过程。

  化极是否就和酒的发酵类似?

  如果这个设想成立的话,那么自己就应该考虑,怎么‘酿’魔力。

  化极的过程,就是魔力的发酵过程。

  “陈,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今晚吃什么。”

  法丽翻了翻白眼,自从家里来了劣魔之后,他们俩就没为这事操心过。

  陈曌脑子里一直惦记着,怎么给自己的魔力化极。

  回头找老鳖问问。

  夜里,陈曌进到河图中。

  每次进河图里,老鳖都在玩游戏,而且都是和自己的身外化身玩游戏。

  “老鳖,化极是不是就和酿酒的发酵差不多一个概念?”

  “咦,你居然想通了?”

  “就这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之前你非要藏着掖着,还非得我自己领悟出来?”陈曌义愤填膺的看着老鳖。

  “里不都说要自己领悟吗。”

  “没其他的原因了?”

  “没了。”

  “那么这个体内的魔力要怎么发酵?”

  “极致的环境。”老鳖说道。

  “怎么极致?”

  “要么就是极致的热,要么就极致的冷,不过大部分情况下,如果处于这两种极端的环境下,要么烧死,要么冻死。”

  “你说的那种极致,不会是要放火上烤或者丢冰窖里吧?”

  “你看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他就是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炼成火眼金睛的。”

  “你是不是越说越离谱了,那是神话传说,也是。”

  “也可以次一级的环境,比如说去这个世界上最热或者最冷的地方,待上三五年,差不多就可以完成这个发酵过程了。”

  陈曌心中一动:“不对啊,我可以创造一个极热或者极寒的环境,就在这里,在河图里。”

  既然酒能够在河图里发酵,老鳖可以在这里修炼千万年。

  那么自己应该也可以吧?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考虑极热?或者极寒?”

  “有区别吗?”

  “你在北极酿酒和在撒哈拉酿酒出来的,你说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