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244 杀人犯?(第二更,求月票)

01244 杀人犯?(第二更,求月票)


  “逃亡?大卫,你这玩笑开的好莫名其妙。”

  “我莫名其妙?是你莫名其妙才对吧。”大卫的淤青带着几分火气:“你现在是自己来警局投案自首,还是我亲自去抓你?”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枪杀因罗.贝克已经被监控拍摄下来了,我想你就不用再在我的面前装模作样了。”

  “等等……枪杀因罗.贝克?”陈曌的脑子有点懵,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自己什么时候枪杀那个骗子了?

  “大卫,你把话说清楚。”

  “我不管你有什么话,总之,你现在立刻来警局,如果判刑的话,也能减轻你的刑期。”

  陈曌哭笑不得,这都什么事啊。

  不过这是自己现在是说不清楚,只能前往警察局,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说。

  陈曌刚把车停在警局门口,莎兰就在警局门口,一直盯着陈曌。

  “你是为了我这么做的?”

  “莫名其妙。”陈曌翻了翻白眼,头也不回的进了警局。

  大卫看到陈曌来,直接就给陈曌戴上手铐。

  陈曌看着自己手上的手铐,他也不是第一次戴这个东西了。

  上次还是莎兰给他戴上的,只是陈曌没想到,这次是大卫亲自给他戴上的。

  “有这个必要吗?”陈曌无奈的看着大卫。

  “跟我来。”

  陈曌被大卫带到刑讯室里,然后关上房门。

  “陈,你到底为什么要杀那个人?”

  “大卫,我没杀人,至少我今天没杀过人。”

  “在下午四点整,你在什么地方?”

  陈曌没怎么记时间,想了想,说道:“不是在551酒吧,就是在车上。”

  “可是551酒吧门口的监控,记录了你枪杀因罗.贝克的整个经过,并且你还将因罗.贝克的尸体拖上了一辆面包车上。”

  陈曌挠了挠头:“能给我看看监控吗?”

  大卫深深的看了眼陈曌。

  他知道陈曌的很多事情。

  甚至他也知道,陈曌有些时候,会动用私刑。

  而大卫也不会为此去过问一句。

  毕竟陈曌的一些行为与他本身的职业道德相悖。

  可是这次,陈曌做的太明目张胆了。

  所以大卫更加纠结。

  刚才那个电话,甚至是希望陈曌能够自己跑掉,然后人间蒸发。

  可是他没想到,陈曌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跑进警察局自首。

  大卫将监控视频播放给陈曌看。

  监控视频记录了陈曌进入酒吧,然后离开酒吧。

  陈曌看到这里的时候,抬头看向大卫:“你看吧,这时候我已经离开了。”

  可是陈曌的话音刚落,因罗从酒吧里出来。

  就在这时候,一辆面包车突然在酒吧门口刹住。

  画面中,陈曌从面包车上冲下来,然后对着因罗的脑袋连开三枪,最后又把因罗的尸体拖上车。

  陈曌瞪大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

  因为监控中的那个人,真的是自己,并且和自己现在穿的完全一样。

  大卫结束了监控视频的播放,看着陈曌:“报警的是酒吧老板,并且他也证实了,你和因罗.贝克在酒吧中,曾经发生过争执。”

  陈曌揉了揉太阳系:“我能说,这个视频里行凶的人不是我吗。”

  “陈,现在证据确凿,你何必再矢口否认呢,我现在希望你将因罗.贝克的尸体交出来。”

  “真不是我干的。”陈曌一脸的无奈。

  “陈……”

  “有人变成我的模样行凶。”陈曌说道:“你觉得,如果我要杀人,至于这么明目张胆的杀人吗?”

  大卫蹙眉看着陈曌,说实话,如果没有这份监控视频的话,他也无法相信这件事。

  因为他相信,陈曌不可能这么神经质,就这么光天化日的持枪行凶。

  关键是……陈曌需要用枪吗?

  “不是我干的。”

  “你是认真的吗?”大卫认真的看着陈曌。

  陈曌撸了撸下巴:“你转头看看。”

  大卫转过头,顿时吓了一大跳。

  在他的背后,出现了一面黑色与红色的液态物质,像是要将他吞噬。

  陈曌给大卫展示了黑暗岩浆,同时还当着他的面,将刑讯室里的桌子吞噬掉。

  “你看到了吧,如果我要杀人,要杀人灭口、毁尸灭迹,我不需要那么麻烦,我可以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人间蒸发,而不是用这种自爆的方式。”陈曌无奈的说道。

  陈曌的这个能力,不能在法庭上展示。

  可是大卫却相信陈曌的话。

  “这么说,真的有人变成了你的容貌,然后当街行凶?”

  陈曌点点头,大卫顿时犯难了。

  “这个人也是通灵师?”

  “也许吧,有这个可能性,如果只是整容成我的样子,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连衣服都一样,所以我觉得这是通灵师的某种魔法。”

  “如果这样的话,这个人能够变成你的样子,那么他有可能也能变成其他人的样子,这样的话几乎不可能抓的到真凶,而你将不可避免的接受法庭的审判,而且你的罪名几乎无法被洗刷。”

  “真的好麻烦啊。”陈曌叹了口气:“用我的电话,打给一个叫做韦斯特的人,让他过来一趟。”

  “法丽那边……”

  “能隐瞒就尽量隐瞒……你给她打个电话,就说我在你这里喝醉了。”陈曌说道:“对了,如果我要保释的话,需要什么手续,要多少钱?”

  “你现在不能被保释。”

  “为什么?”

  “因为你的资产,还有目前的证据太过明显,所以你的保释不可能被接纳的,即便被接纳,你估计也要缴纳一千万美元的保释金。”

  没谁比大卫更痛苦了。

  因为他明知道自己的朋友是无辜的。

  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甚至还要亲手把自己的朋友送进监狱。

  陈曌现在也很恼火。

  不过他是憋着这股火。

  总不能对大卫撒气吧。

  “你今晚估计只能去拘留室待一个晚上了。”大卫显得有些痛苦:“明天你会转送到监狱,然后一直到开庭,或者是我这边找到突破性的证据为止。”

  陈曌无奈的点点头,这次真的是倒霉。

  不过陈曌对大卫以及警察并不是很抱希望。

  陈曌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韦斯特的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