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338 灵动(第三更,求月票)

01338 灵动(第三更,求月票)


  现在,陈曌懂了。

  就在睡梦中明白的。

  这也是陈曌第一次这种被动的领悟。

  难怪老鳖说,自己什么都不需要做。

  时间到了自然能够理解。

  原来是这么回事。

  灵动是这么回事?

  其实就是自身的魔力源和小天地的魔力源达到平衡,也就是在量级上一样的时候,小天地的魔力源转入陈曌体内,而陈曌体内的魔力源又转化为小天地魔力源。

  两者对调了个,并且不是永久性的固定,而是不断的转变。

  本体的魔力源和小天地魔力源在不断的水乳交融。

  当初陈曌初入天地空明,塑造出小天地后,小天地的魔力源成了陈曌最大的依仗。

  小天地的魔力源远远超过陈曌本身的魔力源。

  不过随着不断的修炼,本体的魔力源在不断的壮大。

  可是小天地的魔力源却不会变化。

  因为小天地就那么大,不会再变大,所以魔力源也固定不变。

  可是经过灵动之后,却产生了变化,因为两个魔力源调转了。

  现在小天地魔力源变成了陈曌本体的魔力源,再通过陈曌自身的修炼,扩大体内的魔力源,然后再一次的对调转化,从而达到扩大小天地的效果。

  而这个对调转化的周期是八十一天。

  每隔八十一天,就会对调转化一次。

  其实现在的陈曌,不是真正的睡着。

  而是身体进入休眠状态。

  这是身体本能的反应。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每隔八十一天,实力就会有一次明显的提高。

  当然了,成长多少取决于陈曌修炼勤奋与否。

  如果在八十一天的转化周期中,陈曌都没修炼,那么转化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的成长。

  陈曌睡了八十一天的时间,实际上这八十一天,陈曌的意识一直很清晰。

  虽然看不到,可是陈曌还是能够感知到自身的变化过程。

  第八十一天,陈曌睁开了眼睛。

  “醒了,感觉怎么样?”

  “精力充沛,没其他太大的感觉。”陈曌看了看自己的手脚。

  实力上并没有什么提高,因为第一次的灵动转化,是因为体内的魔力源与小天地魔力源达到平衡,或者说是体内的魔力源高过小天地魔力源。

  就类似于跷跷板一样,体内的魔力源超过小天地魔力源一点点,从而让魔力源开始对调位置。

  陈曌感觉了一下自己的小天地,的确是大了一点,现在小天地的覆盖范围有三十一米左右。

  “还继续修炼肉身强度吗?”老鳖问道。

  “不了,今晚有事,我先出去了。”

  虽然在河图里过了一百多天,不过在外面也就过了不到三个小时。

  陈曌还记得今天奥索丽莎回归的迎接派对。

  不要觉得奥索丽莎对超自然协会毫无功绩。

  首先是潜伏在雷昂身边,本身就具有非常大的风险。

  其次就是她提供给超自然协会的许多信息。

  奥索丽莎的功劳绝对不亚于协会里的任何一个人。

  如今她正式的成为协会成员,协会的每个人都必须到场。

  毕竟不能让功臣寒了心。

  陈曌其实很喜欢协会如今的状态与规模。

  因为协会的规模不大,所以不存在什么争权夺利。

  大家都能够和平共处。

  可是如果人多了,那么利益也多了。

  到时候还能保证每个成员的纯粹吗?陈曌无法保证。

  每个人都无法保证。

  “法丽,今晚总部有个派对,你要参加吗?”

  “好。”法丽没有拒绝。

  法丽并不排斥派对,她只是和陈曌一样,不喜欢上流社会的那种聚会。

  如过去佐拉和史蒂文、拉斯法举办的派对,他们去过几次。

  可是每次都要绷着自己的表情,每个人都要用假笑来应付彼此,然后说着不走心的话,吃喝都要小心翼翼,免得丢了主人的面。

  所以陈曌和法丽才讨厌上流社会的聚会派对。

  而陈曌与法丽自己举办的派对,就没这个问题了。

  协会总部里也没有谁是上流人士,所以气氛也都很随意。

  想玩想闹都可以,没有人会因此丢脸。

  而且法丽和协会的成员也都认识。

  小葛琳则是最喜欢派对的一个。

  并且协会还有她的小伙伴伊文斯。

  “今天天气有点不好,希望不会下雨。”法丽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有些阴云的天色。

  如果在派对中途下雨的话,绝对是非常扫兴的事情。

  “没关系。”陈曌说道。

  陈曌无法控制整个洛杉矶大地区的天气,可是陈曌可以控制协会总部的天气。

  哪怕外面大雨倾盆,协会总部也能风平浪静。

  到了协会的时候,协会的人都在忙碌。

  布置各种装饰,还有摆放食物。

  十几个恶灵来来回回的飘荡着,将一盘盘食物放到桌子上。

  小葛琳已经和伊文斯玩起来了,两个小孩子飞奔着,一个追一个跑。

  陈曌与法丽进到前厅中,看到奥索丽莎正与韦斯特聊天。

  “奥索丽莎,欢迎你归来。”

  “会长。”奥索丽莎立刻站起来。

  “这是法丽,你们应该第一次见面。”

  “你好,法丽。”

  “你好,你叫奥索丽莎吧。”

  法丽与奥索丽莎聊起女人的话题,陈曌与韦斯特自动退避。

  “会长,你知不知道今天早晨发生的恐怖袭击?”

  “嗯?怎么回事?”

  韦斯特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现在曼沙里有大麻烦了,刚刚上任就出这么大的事情,会长,我们要不要落井下石?”

  陈曌想了想,又将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韦斯特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那个午夜割肾狂徒居然把陈曌给绑架了。

  同时韦斯特也陷入沉思中,过了十几秒,韦斯特又道:“既然这样,曼沙里的麻烦应该会小一些,毕竟他刚刚上任,两天的时间追查到午夜割肾狂魔,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伤亡,可是这却能够充当他的功绩。”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午夜割肾狂魔这个事件对他来说未必不是机会,他可以把责任推给反恐安全部的那些旧属,然后把功绩揽在自己的身上,毕竟在他上任之前午夜割肾狂魔已经肆虐了快一个月的时间,而他上任之后,仅仅两天的时间,就解决了问题,所以他不但不会有麻烦,很可能还会借此机会,加速收拢反恐安全部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