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01417 把岳父弄医院里去(第二更,求月票)

01417 把岳父弄医院里去(第二更,求月票)


  陈曌从明月海滩离开后就进了市区。

  虽然风雨已经息了,可是街头一片狼藉。

  整个城市都处于混乱之中。

  这场风暴给这座城市,甚至是整个西海岸都带来了巨大的破坏。

  当然了,还有数百人的生命。

  即便在事发前,气象局就已经多次发出警报。

  可是并不是每一个家庭都有条件避难。

  又或者他们的避难设施简陋。

  甚至是在闹市区,都有被彻底破坏的建筑。

  市区的许多商店都是暂停营业。

  根据气象局的信息,这次风暴是打破了百年来最大的热带风暴风速记录。

  风暴最高时速达到每小时三百七十二公里。

  无与伦比的破坏力,即便是放在全世界都令人恐惧。

  当然了,全世界都在为受灾的美国人祈祷的时候,美国人自己就跟没事的人一样。

  除了受灾地区的人,其他州的人对此根本就漠不关心。

  就比如说丹佛市的啤酒节,如期的举办了。

  而大山啤酒也彻底的响彻了全美,甚至说是全世界也不为过。

  因为丹佛在啤酒节上,投放了一个重磅炸弹。

  大山啤酒的所有人和白日梦的酿造者是同一个人。

  除了非洲大陆之外,其他大陆的人基本上就没有不知道白日梦的。

  即便有少数人不承认,可是大部分人还是承认白日梦是世界第一名酒。

  所有人都对白日梦趋之若鹜,只是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美元的价格,并且还是有市无价,不是没有人拿的出十亿美元,可是关键是现在白日梦已经不是惠妮普或者玛拉超市想卖就卖的了。

  还有萨克拉门托市政府,他们已经和白日梦挂钩在一起。

  白日梦牵扯到太多太多的利益。

  白日梦是所有人一辈子都不可能买的到的了,可是大山啤酒不一样。

  虽然市价也比普通啤酒略高一些,可是却是绝大多数人都买的起的。

  ……

  “陈,你的工厂第二批啤酒全部运我们超市来,就是洛杉矶本地的超市,加州的十几个连锁超市,昨天你们的啤酒销量接近七十五万罐。”惠妮普说道。

  “额……啤酒厂还没恢复生产。”陈曌无奈的说道:“对了,法丽生了,母女平安。”

  “什么?停产了?为什么停产……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法丽生了,一个女儿,就在前天中午。”陈曌说道。

  “为什么过了两天你才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的?”

  “忘记了。”陈曌说道。

  “我看你是故意的,我明天……不,我今天就去洛杉矶。”惠妮普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我去,劳伦特那个老东西又要来了?”陈曌脑袋顿时头大,不行,不能让那个老东西来,陈曌又拨通了卡里姆的电话:“卡里姆,我不管你和霍华德以及凯恩用什么办法,一个小时之内,你让劳伦特进医院。”

  “为什么?劳伦特先生又做了什么事情吗?”

  “惠妮普下午应该会来洛杉矶,如果你们能把劳伦特送进医院,你们来的时候,你们想喝多少紫青酿就喝多少,没有限量。”

  “这可是你说的。”

  ……

  “劳伦特,你这个混蛋,和你说多少次了,就算坐在后座,也要绑安全带!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我不管你了,我要去洛杉矶。”

  “我怎么知道卡里姆那么好的车技,居然会撞车。”劳伦特一脸的郁闷,今天这场车祸,他可是受伤不轻,大腿被夹住,导致他现在走都走不了,需要进行手术,不过他听到惠妮普要去洛杉矶,脸色顿时不爽起来:“去洛杉矶做什么?”

  “法丽已经生了,就在前天。”

  “什么?什么?!法丽生了吗?男孩还是女孩?叫什么名字?”劳伦特激动的挺了起来,可是他这一激动,伤口顿时被拉扯到:“啊啊啊……”

  “女孩,叫拉蕊莎,法丽和孩子都很健康。”惠妮普说道。

  “不行,我不能躺在这里,我要出院,我要去洛杉矶。”

  “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惠妮普瞪了眼劳伦特:“就算是你的惩罚。”

  “不要啊,我要见我的孙女,还有小葛琳,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们了,还有那个混蛋,他是无法照顾好两个孩子的,对了……惠妮普,把我的两个孙女都带萨克拉门托来吧,那个混蛋就不用来了,我不想见到他。”

  惠妮普白了眼劳伦特,你这句话要是敢在陈曌面前说,保不准他会直接弄死你。

  “你要是想小葛琳和拉蕊莎,就自己给陈与法丽说,我可决定不了,好了,你就好好留在医院,我要赶飞机。”

  “不要把我丢在医院……不要把我丢在医院……我要去洛杉矶……”

  惠妮普可不管背后劳伦特的哀嚎,大步的离开。

  就和劳伦特一样,她的内心同样非常想要见到自己的两个小孙女。

  ……

  “哥哥,你和我的小侄女现在在哪里?我和妈妈去镜子湖,结果发现你家没了。”尤拉拨通了陈曌的电话。

  她妈妈就坐在驾驶座上,虽然脸上面无表情。

  可是她心中还是非常着急的,毕竟小葛琳还那么小,而且法丽还怀孕了,预产期似乎就是这两天。

  人要是会关心,就难免会把事情往最坏的地方想。

  如今看到陈曌的别墅被夷为平地,尤拉妈妈就难免开始担心,法丽会不会受伤,小葛琳会不会受伤。

  “你嫂子生孩子了,现在我们住在酒店。”陈曌说道。

  “嫂子已经生了吗?你们现在在哪家酒店?”尤拉追问道。

  尤拉妈妈顿时不淡定了,自己的第二个孙子出生了吗?

  不过下一刻,尤拉妈妈又立刻恢复了淡定。

  “把电话给我。”尤拉妈妈抢过尤拉的电话:“陈曌,是我,法丽生了吗?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

  “孩子叫什么?”

  “拉蕊莎。”

  “不错,坚实的堡垒,你起的名字吗?”尤拉妈妈最近一段时间,其实一直在掰着指头算日子,就等着法丽出生,然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这样她就能有起名的权力了。

  可惜事与愿违,还是棋差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