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 第四章 英雄会

  众人见李莫愁师徒离开,皆不由吁了口气,心下大为轻松,这一路下来,李莫愁如蛆附骨,追在他们之后,让她们又是绝望又是恐惧,整天提心掉胆、没命的逃亡,没睡过一次好觉,没吃过一段好饭,受尽了折磨,今次终得解脱,其喜悦ji动之情难以言表。//Www、QΒ5.com//

  五nv除程英颇为文静端庄外,皆大声欢笑,咯咯的笑声不绝,恢复了活泼少nv的模样,耶律齐xing子沉稳,心中虽感喜悦,外表只略显ji动,程英带着面具,明亮的双眸顾盼间lu出几分喜sè。

  萧月生看着她们开怀的模样,也生出几分愉悦之感,自己外表如弱冠少年,心理却已是年过三十,不再年轻,与这些年轻人在一起,仿佛自己年轻了许多,又回到了那青chun年少的疏狂岁月,那时的自己,无知而无畏,单纯而快乐,那些知心的朋友,那个初恋的少nv,渐渐浮现在他脑海,一抹笑意不经意的出现在他嘴角,带着几丝温柔,使他那张平凡的面容变得生动许多。

  众人欢庆了一阵,渐渐平静,耶律齐问道:“萧兄意yu何往?”

  众nv皆注目,萧月生面容平静无bo,道:“在下yu至大胜关,听说那里将举行一场武林盛会。”

  程英温婉沉静的说道:“我曾听郭芙在临别时说过,大胜关要召开武林大会,届时丐帮新帮主的继位大典同时进行,想必是会很热闹。”

  耶律燕欢声笑道:“那太好了,我们也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杨大哥呢!好不好,二哥?”

  耶律齐闻言,望向程英,道:“程姑娘意下如何?”

  6无双心急找杨过,自然不想凑这份热闹,忙急声道:“表姐!”

  程英看了一眼6无双,已明其心意,说道:“不如这样,我们暂时相别,耶律少侠与耶律姑娘完颜姑娘去武林大会,杨公子说不定去参加武林大会,我与表妹西行,如果遇到杨公子,请他至襄阳相候,如何?”

  耶律齐犹豫不决,耶律燕已忙不迭答应,完颜萍有些犹豫,她对杨过心存感ji,但与耶律燕相处得极好,颇为投缘,不想分开,心下摇摆不定。

  萧月生袖手而立,微笑的看着他们,待他们决定已下,问道:“诸位可是想找杨过?”

  6无双急忙问道:“是呀,是呀,萧大哥可知道他在哪里?”她急切的上前两步,靠向萧月生。

  萧月生含笑的看了她一眼,道:“我那杨兄弟如果得知如此多人关心他,心中定感喜慰。”

  6无双心下着急,微黑的面庞升起两团红晕,chā嘴急切的问道:“萧大哥,你是不是知道杨过在哪儿?萧大哥!”

  萧月生双眼扫过众人面庞,迎着众人急切的目光,微笑着点了点头,笑道:“我前些日子曾与杨兄弟在华山相遇,别后他要去襄阳,以他的xing子,武林大会定不会错过。”

  众人齐松了一口气,如此,就不必分开,五人共过患难,彼此感觉极为亲近,友情大增,自是不愿分别。

  耶律齐说道:“如此甚好,我们大伙儿都去武林大会,如此盛会,百年难遇,不去见识一番,实是一大憾事!”

  6无双高兴的抓着程英的双手,娇声道:“太好了,表姐,我们去武林大家,见到杨过这个傻蛋,我一定要狠狠骂他,不声不响的跑得不见人影,累得我们被李莫愁追杀!”

  耶律燕转身对她笑道:“你舍得吗?”说得6无双俏脸一红,忙垂下头,羞涩不语。

  耶律齐喝道:“三妹!”

  耶律燕千金之躯,其父耶律楚材乃méng古大丞相,属草原儿nv,与中原文化接触不多,习俗不同,说话坦直,少了中原nv子的矜持之气,兴奋得意之下,说话大胆,把6无双吓着了。

  耶律齐幼时师从老顽童周伯通,对中原爱屋及乌,倾心于中原文化,平时举止与宋人无异,虽草原之气不能除,显之于外,反成豪侠之气。队感觉三妹刚才说话唐突,忍不住喝了一声。

  耶律燕自知鲁莽,吐吐舌头,歉意的对6无双笑了笑。

  6无双心中并不生气,只是有些害羞罢了。完颜萍看着,莞尔一笑,把耶律燕笑得有些羞恼,上前要抓她,想挠她的胳肢窝,完颜萍的轻功远高于她,自然不让她逮住,两人一前一后,展开轻功,围绕着众人,追逐玩笑,极像两只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美妙动人,让萧月生看的心中痒痒。

  程英先前一直暗中观察萧月生,虽极为隐密,仍无法瞒过他,只是装做不知晓,面带温和的笑容,看着众nv的嬉闹。

  耶律齐看一眼妹妹,不再管她,向身侧的萧月生道:“萧兄,你也要去武林大会,不如我们同行,也好彼此有个照应。”

  程英与6无双闻言,双眼从嬉闹的两人身上转开,注目于萧月生。

  萧月生笑了笑,看了她两人一眼,说道:“耶律兄,令尊是méng古高官吧?”

  耶律齐本以为萧月生会满口答应,对他的话有些mo不着头脑,闻言愣了一下,忙答道:“家父耶律楚材,在méng古颇受重用,不知萧兄如何知晓”

  萧月生收起笑容,隐隐透出威严,道:“在下略通星相之术,观你兄妹身带贵气,必定出身不凡,而你们的容貌与中原有异,故有此一猜,听闻当今méng古丞相名叫耶律楚材,不会正是令尊吧?”

  “正是家父。”

  萧月生看了他一眼,见他目光清正,态度诚恳,非jiān滑之人,正sè说道:“耶律兄弟,如此说来,武林大会你们是去不成的。”

  “什么?为什么?!”耶律齐有为惊讶,忙不迭的问道,他对武林大会充满憧憬,每次想起就热血沸腾,现在听闻此言,反应有些ji烈,不能参加如此盛会,确实是人生一大憾事。

  萧月生摆摆手,温和的笑道:“耶律兄弟,你知道这次武林大会的目的为何?”

  耶律齐急忙答道:“当然是丐帮新帮主继位了!”

  萧月生摇了摇头,道:“如果是为了丐帮的新帮主继位,可以说成继位大典,丐帮虽是当今天下第一大帮,但素来行事低调,不事张扬,断不会对帮主的继位大典如此铺张,继位大典只是武林大会的序幕罢了。”

  此时耶律燕与完颜萍觉察这边的气氛有异,停止追逐嬉闹,跑了过来,看他们说话。

  耶律齐忙问道:“那到底是为了甚么?”

  萧月生忽然lu出一抹笑容,偏对程英道:“程姑娘知道吧?”

  程英思索了一下,道:“我好像隐约听说过,召开武林大会,抵抗méng古的侵略。”

  萧月生拍手笑道:“着,正是如此,团结武林,共抵méng古”

  看了看面sè变得不自然的耶律齐兄妹,他接着对程英问道:“程姑娘,你与耶律兄妹第一次相见,知不知道他们不是中原之人?”

  6无双chā嘴道:“当然能了,我一看他们,就知道耶律公子与耶律姐姐是méng古人,表姐这么聪明,当然也能看出来了。”

  6无双本xing活泼,xing子很急,当初牵连众人受李莫愁追杀,心中愧疚,变得沉默寡言,心事重重,李莫愁走后,心事即除,本xing毕复,很喜欢chā嘴。

  耶律齐并非笨人,听到这里,已知是怎么回事。深深叹息一声,无奈的道:“看来,我们无缘见识如此盛会,真是--,唉--,唉---!”

  耶律燕对武林大会并不挂心,只是要与众nv分别,心中不舍,极不高兴。

  萧月生拍了拍耶律齐的肩膀,以示安慰,道:“耶律兄弟不和难过,倒是令尊,前途凶险呀--”

  耶律齐顾不得心中惆怅,忙问:“我父亲怎样?”

  萧月生正sè道:“令尊虽位极人臣,却大有凶险。据我推算,三内之内,令尊有生死大劫,恐怕很难安然渡过。”

  耶律齐并不太相信,父亲身高位宠,身边护卫极多,不乏高手。尤其经完颜姑娘屡次刺杀,身边护卫高手更多,以铜墙铁壁形容亦不为过,能有什么危险?

  但这些事是宁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问道:“那可有化解之法?”

  萧月生道:“既是死劫,必是很难化解的,即使告知你方法,恐怕也是无用。”

  耶律齐躬身行礼,道:“还请萧兄赐告化解之法!”

  萧月生无奈的笑了笑,道:“好吧,化解之法只有四个字,‘弃官,隐居’,如何?”

  耶律齐苦笑的摇了摇头。

  此时忽然自西南吹来一股清风,带来几分凉爽之意。

  萧月生轻挥袖子,将被风吹来的树叶扫开,笑道:“死劫能称之为死劫,正是如此,知道破解之法,与不知无异。”

  耶律燕有些担心,道:“那就没有别的破解方法?”

  萧月生轻轻摇了摇头。见气氛愈见压抑,忽然笑道:“当然,也可能令尊吉人天相,那时有贵人相助,安然渡劫,我们在此担心也是无益,怎么样,耶律兄,今后行止如何?”

  耶律齐今日连受打击,心情低落,低沉的道:“我与三妹先回méng古,然后再做打算。”

  萧月生点点头,拱手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后会有期,天高路远,愿耶律兄弟二位一路顺风!”

  耶律齐拱手还礼,正要呼妹妹,忽然一愣,场中只有两匹马,其余马匹皆被李莫愁所杀。

  程英道:“耶律公子,你与完颜妹妹骑马先走,这里离襄阳不远,我们步行即可。”

  耶律齐一想,也不再谦让,躬身谢过,招呼耶律燕上马,耶律燕鼓着小嘴,闷闷不乐。

  他跳上马背,一勒缰绳,在马背上拱手道:“各位,我们兄妹先告辞,他日众位到我们草原,在下定当扫席以待!告辞!”

  说罢,扬起马鞭,纵马驰去,身后滚滚烟尘相随。

  耶律燕仍不时回相望,让完颜萍垂泫yu泣。

  待人影消失,众人才收回目光。

  程英问萧月生:“萧公子现在yu往何处?”

  萧月生笑了笑,笑容中透着一股邪xing,道:“自然去大胜关,你们也要去吧?我们同去,彼此有个照应。”

  程英抿嘴一笑,当初耶律齐的话被他又说了一遍,点头同意,明白他是一分好意,如果李莫愁再找上mén来,凭她们三个nv子,没有半线生机,只能束手待毙。

  于是四人结伴而行,完颜萍仍有些闷闷不乐,而6无双跛足,不良于行,走起路来极慢。

  萧月生在路上拦了一辆马车,半强迫的将车买下,让程英看得摇头不已,这个萧公子行事真的是出人意料,武功通神,行事却如此惫赖,毫无侠士风范,坐在车上,确实却比走路舒服得多,想到那车主得了一大锭金子,欢天喜地的模样,心中mihuo,实不知他的做法到底是对是错。

  萧月生见完颜萍心情低落,便开始讲笑话,这是前世与nv人相处的必备之技。

  程英三人何曾受过这个,一个笑话就将她们笑得前俯后仰,仪态全无。

  萧月生充当马夫,车内三nv,程英被bi着拿下了面具,完颜萍大为惊叹,没想到在面具下面竟是如此美丽的一张脸。但出了车厢,程英又戴上了面具。

  萧月生并未好奇,这一层面具,根本挡不住他的目光,但这个秘密他将永藏心中,实因此种能力太过恐怖,在他的注视之下,穿再多的衣服,也是无用,如被人知,恐天下大luàn。

  一路欢声,很快大胜关在望。

  大胜关位于豫鄂jiāo界,是当今大宋抵抗méng古的最后要隘,出了大胜关,即是méng古所占地域。武林中大名鼎鼎的6家庄即座落于此。

  6家庄庄主6冠英,乃6乘风之子。6乘风是东邪黄yào师之徒。当初梅风夫fu偷得九yin真经下半部逃出桃huā岛,东邪黄yào师愤怒之下迁怒于众弟子,将所有徒弟的两tui打断,逐出桃huā岛。6乘风伤心之下于太湖建归云庄,后被欧阳锋所烧,于是到大胜关建立6家庄。

  6冠英夫人程瑶迦乃全真教清静散人孙不二之徒,当初两人结合颇费周折,幸得郭靖黄蓉夫fu及丐帮相助,对他夫fu二人和丐帮心存感ji,承办了此次英雄大会。

  此时行人不多,让萧月生颇为费解。按照常理,这时应该行人中织,络绎不绝,怎么现在反而冷冷清清,不知是来得早了还是迟了。

  此处并不繁华,打听了6家庄所在,直奔而至。此时方知,英雄大会已经开始。

  到了6家庄,萧月生感觉自己的那个观澜山庄有些名不符实,相比之下,自己的那个山庄确实太小。

  山庄之前,四个高壮的家丁立于mén前,见到有人过来,立即站得笔直,颇有气势。

  进山庄是个问题,萧月生原本打算,偷个英雄帖hun进去。如今却不太可能,最后程英让家丁通报,黄帮主的师妹来访。

  很快,正mén打开,几个人自山庄走出,前头是一个极美的nv子,身穿淡紫绸衫,正是黄蓉,身后一个少nv,娇yàn如玫瑰,与黄蓉长得颇像,少nv身后是两个英俊的少年,却是郭芙与武氏兄弟武敦儒,武修文。

  黄蓉听得禀报,说自己的师妹前来,心中一愣,随即想起前些时候,爹爹前来时,曾提及自己又多了一位小师妹,忙出来看个究竟。

  郭芙好奇,自己要跟着出来,武氏兄弟是她的跟屁虫,自然也跟了出来。

  黄蓉出mén,见mén前站着四位少年,两位nv子皆容貌不凡,另一人虽容貌枯槁,一看身材即知是nv子,头上戴的,正是自己爹爹的面具,只有那男子,相貌普通,站在那里,却仿佛一座高山耸立,巍然不拔,她心下不由吃惊,如此人物,怎么自己并不知晓。

  程英一看,即知是黄蓉,忙上前,chou出袖中的yu箫,顺手挽了两朵剑huā,然后摘下面具,lu出白皙秀雅的面孔,向黄蓉躬身行礼,道:“程英拜见黄师姐!”

  程英方才yu箫轻挥,黄蓉即瞧出使的是yu箫剑法的运力之法,已经确定是师mén之人,那yu箫是黄yào师一直随身携带之物,再有独有的面具,已经完全确定她正是自己的小师妹。

  黄蓉扶起她,娇声笑道:“前阵子,爹爹过来时对我说过,他的聪明温柔的小弟子已经出师,我还奇怪怎么小师妹没来看我,今日总算来了!”

  程英有些拘谨,又戴上那张表情枯槁的面具,黄蓉拉着她娇嫩的小手,说道:“这几位是你的朋友?”

  程英忙道:“哦,对,容小妹介绍,这位是萧月生萧公子,这是完颜姑娘,那是我表妹6无双,我们在路上遭到李莫愁的追杀,多亏萧公子相救,才能顺利至此。”

  萧月生从容大方,上前躬身行礼道:“在下萧月生,久闻郭夫人大名,今日一见,见面更胜闻名!”

  黄蓉心中更是惊讶,赤练仙子李莫愁近些年威名日盛,横行武林,当年四大高手久不现武林,自己夫fu又忙于襄阳防务,无暇分身武林,因此李莫愁竟无人能治,不想眼前年轻人能从李莫愁手下救出小师妹,以李莫愁心狠手辣的脾xing,定然是吃了大亏方才罢手。

  心中惊讶,忙笑道:“萧公子谬赞,不想武林中竟出这般少年英豪,真是可喜可贺!”

  萧月生没有再说话,只是微微躬身,微微一笑,示意多谢夸奖,后退一步,让其余人上前见礼。

  6无双与完颜萍逐一上前见礼,然后黄蓉让郭芙给程英见礼,郭芙不情不愿,但在众人之前,无法反驳,只好拜见了师叔。

  众人随黄蓉进入大厅,大厅内人头涌动,却安静得很,甫一进厅,酒香rou香扑鼻而来,必是众人刚才在大厅进膳。

  大厅中央腾出一块圆场,场中一个肤sè胜雪、清丽绝俗的少nv与一个身穿藏衣、光头凹顶的喇嘛。旁边一个少年,正是杨过,神sè紧张,嘴里还数着数。想来那少nv必是杨过思兹念兹的小龙nv了。

  群雄参差不齐,相貌各异,粗豪者有之,斯文者有之,穿戴更是五huā八mén,粗布短衫、绸缎丝衫、长袖长衫,颜sè杂luàn,令人眼huā,此时众人皆注目场内,关注那少nv与喇嘛的比试。

  古墓武功由一代绝娇林朝英nv侠所创,一招一式,莫不尽显nv人曼妙之姿,小龙nv姿sè绝于天下,由她使来,更是说不尽的曼妙动人,场中群雄虽大多粗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亦是看得目眩神mi,魂为之销。

  黄蓉领着他们向郭靖走去,郭靖身边诸人萧月生皆不认识,但那两个道士他能猜知其身份,那满面紫气,身形高大的道士必是广宁子郝大通,另一个是nv道士,道袍上绣着一个骷髅头,颇为狰狞,她必是清净散人孙不二。

  郭靖浓眉大眼,忠厚朴实,一看即生稳重可靠之感,此时他武功造诣极高,气势更为稳凝,极具男人气度。

  黄蓉要带他们给众人见礼,此时场上形势紧张,众人皆面sè沉重,因此萧月生与三nv并未上前见礼,黄蓉心神也被场上两人吸引,顾不得引见。

  那喇嘛手持金轮,正是西藏圣僧金轮法王,其武功高深,堪称一代宗师,小龙nv武功虽高,与之相比,尚有一段距离,但她轻功高妙,尺寸之地,趋退自如,无人可及,故能支持这么长时间。

  金轮法王眼光老辣,很快已mo透小龙nv的轻功路子,金轮出手,算准她的路子,杀将下去。

  但小龙nv毕竟轻功高绝,仓促之下,仍是躲闪过去,不想,金轮法王竟将金轮掷出,金轮沿着半弧轨迹,向她追去,而金轮法王却至小龙nv身前,双掌直直向她击出,将她全身大**尽数笼罩,金轮出呜呜的声音,夺人心魄。

  萧月生虽知小龙nv并无危险,但见此险情,亦不由sè变,小指一弹,一股指风弹出,呼啸而至,“当”的一声,偌大的一个金轮竟被弹起,落至杨过面前,打了几个转转,方才倒下。

  “爹爹!”“师父!”黄蓉与程英皆惊叫。

  这极象东邪黄yào师的弹指神功,虽没见到弹出的石子,听其破空之声,除非弹指神功御之,否则不可能出如此尖厉的啸声。

  郭靖忙问道:“蓉儿,是岳父大人驾到么?”

  黄蓉顾盼四周,口中答道:“这是爹爹的弹指神通,定是他老人家到了!”说罢,俏丽的脸上挂满笑容,爹爹很长时间没来看她,心中颇为想念。

  郭靖忙纵声道:“是岳父大人驾临么,小婿拜见!”

  他内功深厚,声音以内力喊出,洪亮宽广,传至极远,正想继续进攻的金轮法王心中一凛,没想到郭靖内功如此深厚。

  萧月生没有出声,对名声他看得并不甚重,低调行事,只有好好,好汉架不住人多,暗箭难防。

  杨过听到声音,不由往这边瞧了一眼,立刻见到了站在郭靖旁边的萧月生,心下大喜,忙对小龙nv道:“姑姑,我们不打了,我萧大哥来了!”

  小龙nv本已胆怯,对大和尚的武功深为惊惧,闻言向后跳开一步,不管金轮法王,至杨过身边问道:“你萧大哥?他来了么?”

  杨过用力点点头,一脸兴奋,拉起小龙nv的手,道:“走,去拜见萧大哥!”

  两人重逢后,各自讲起彼此的经历,杨过将在华山之巅遇到萧月生的事绘声绘sè的讲了一遍,言语间对萧大哥敬若神人,仿佛神仙下凡,这次遇到小龙nv,杨过对萧月生更是感ji,正是萧大哥说将在这里遇到姑姑,自己才到这里等待,就真的等到了姑姑。

  杨过拉着小龙nv,来到萧月生面前,高兴的道:“萧大哥,你来了!”

  萧月生微笑着拍了拍杨过的肩膀,道:“杨兄弟,最近可好?”

  杨过兴奋的脸都红了,拉过小龙nv道:“萧大哥,这是我师傅小龙nv。”

  萧月生朝小龙nv点了点头,道:“龙姑娘你好,杨兄弟到处找你,今天终于如愿以偿,要祝贺你们!”

  这时6无双忽然叫道:“傻蛋!终于找到你了!”

  杨过这才现6无双,也有些惊喜,道:“媳fu儿,你怎么来了!噢,还有完颜妹子,青衣姐姐,大伙都来了!”叫完之后,心虚得看了小龙nv一眼,心中暗暗后悔。

  6无双哼了一声,道:“难道这英雄大会是你开的不成,就准你来,我们就不能来?!”

  杨过也不与她斗嘴,问道:“你们怎么与萧大哥一路?”

  完颜萍道:“杨大哥,我们被李莫愁追杀,是萧大哥出手救了我们。”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金庸世界里的道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