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法相仙途 > 第九章 落日熔金

第九章 落日熔金


  日复一日,仿佛一瞬而过似的,五年的光阴,就这么消逝无踪了。

  法相宗,器房深处的一间地火室里,一个巨大的熔炉正缓缓地转动着,在炽热的地火灼烧下,散发着惊人的热量,把整个房间变得有如烤炉一般。

  房间内,一个青年男子盘膝而坐,将熔炉上的高温视若等闲,就这么直接把手掌贴在炉壁上,仿佛在体察着什么。

  突然,他的目光一凝,也不见作势,周身豁地腾起冲天的黑色火焰,紧接着,以手掌为桥梁,黑焰如水般地尽数流向了熔炉。

  “起!”他低喝一声,熔炉的上半截应声飞出,“咚”的砸到地上,肉眼可见地变了形状。

  青年男子看都不看一眼,只是掏出了把药丸往嘴里一塞,然后手一引,一团岩浆状的东西从半截熔炉中飞出,也不下落,就这么突兀地悬停在他的两手之间。

  两手虚拉,曝露到空气中显得有些发暗的浆水便被拉成了一人高的半弧形,也不待它冷却,男子直接伸出手握住了半弧形的中段。

  黑色的火焰再次爆发,将整个半弧形团团包裹,不停地发出“哧哧”的声音,偶尔撩起的火丝,更是让周边的空间都显得扭曲了。

  少顷,火焰敛尽,一把暗红色,显得古朴有力的弓身出现在了眼前。

  青年男子并没有放松的意思,神情反而显得有点紧张,动作飞快地把一条同样暗红的弓弦接驳到弓身上,接着把已经成型的大弓往半空中一抛,自己盘膝坐到了地上。

  骤然,男子的双手爆发出无数的印诀,身前尽是他手掌的残像,一道道禁制乳燕归巢般地涌向刚升到最高点,正掉头下落的大弓上,

  大弓霎时好似被地泉冲击,顿时止住了落势,就这么悬停在半空中,被动地承受着一道道禁制的洗礼,慢慢地,周身泛起了暗金色的夺目光芒。

  长出了一口气,青年男子停下了法诀,如繁花绽放般的双手归拢,正好接住了落下的大弓。随手一振,漫天的金色火焰从弓身中涌出,在空中凝成了一只巨大的三足金乌。

  ——灵力化形,这正是顶阶法器的特征。

  “第五把了,总算是成了。”男子爱惜地摸了摸形制古朴的大弓,自语道:“就叫落日弓吧!”

  话音刚落,落日弓轻轻一颤,仿佛为了得名而欣喜。

  “哈哈哈……”眼见落日弓如此灵性十足,青年男子更是心喜,郑重地把它收入紫金乾坤袋之中,与三支煞气十足的黑色箭矢放到了一起。

  没错了,眼前意气风发的青年男子,正是我们的主人公张凡。

  走出了地火室,随着厚重的石门阖上,张凡便觉一阵清凉之气扑面而来,地火的高温尽数被隔绝。

  地火者,地脉之火也。

  若在俗世,地火出现之地,方圆千里,人畜绝迹,寸草不生,是为大害。而在修仙者眼中,地火却是炼丹、炼器的好帮手,以张凡臻至练气期第七层顶峰的修为,没有地火的帮助,也决计练不出落日弓这样的顶阶法器。

  刚一离开器房,一个青衣弟子迎了上来,谄笑道:“张师兄,您出来啦!刚刚李师弟前来找您,听说您在炼器没敢打扰,留下了这个。”

  接过青衣弟子递过来的传音符,张凡神识一探,便了然了,拍着青衣弟子的肩膀,温和地道:“多谢你了。”

  随手掏出颗益气丹抛了过去,也不管他受宠若惊地连声道谢,张凡一拍乾坤袋,祭出飞云舟往韩浩的洞府赶了过去。

  看顾器房的青衣弟子,帮张凡照顾药园的李师弟,他们都是天赋不佳的外门弟子,宗门给予的待遇根本满足不了修炼的需要,只好出来做些杂役,好赚些灵石丹药辅助修炼。

  张凡对百多年后才能产生效益的药园实在没法上心,于是便出了每月五个下品灵石的价格雇佣了这个李师弟。在他外出的时候,还能帮着传递下消息,何乐而不为呢?

  飞云舟速度惊人,片刻之后,张凡便出现在了师父的洞府门口。

  今非昔比,如今的张凡已经不是那个站在师父门口手足无措的初学者了,随手捏个法诀一指,一道白光闪过,禁制消失了。

  进去一看,得,又是最后一个。卓豪、姜拓他们站成一排,正听师父训话呢。

  “徒儿拜见师父。”张凡朗声道,接着恬着脸挤到了卓豪身后,对身后翻着白眼的师弟妹就当没看见。

  “凡儿,又泡在器房了吧?炼出什么好东西了,拿来给为师看看。”韩浩对张凡的迟到没有多说什么,反而关心起他炼器的成果来了。

  “是,师父。”张凡有点得意地拿出落日弓递了上去,说道:“此弓名落日,是弟子新近炼成的。”

  在场的哪一个不是行家,看见的落日弓的霎那,目光都不由得一凝,显然是看出了它的不凡。

  “落日熔金,好名字。”韩浩赞了一声接过弓,轻抚了片刻,叹道:“没想到你的器道已经到了这等境界,顶阶法器,为师在你这般岁数的时候也不如你。”

  接着又感慨地说:“大师兄为人勇猛精进,向来不假诸外求,这点上,你跟他不同,倒是跟为师比较相像。”

  “那是,弟子这些年跟着师父,受您熏陶,有所进境,自然都是师父的功劳。”张凡马匹拍的震天响,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

  “哈哈,你这孩子。”韩浩抚须而笑,显得甚是开怀。

  “马屁精。”姜拓、许萦、申屠弘三人在心中暗骂,同时反思着是不是自个溜须的功夫还下得不够,要不怎么没人家受宠呢?

  韩浩笑罢,信手拉开落日弓,一道金红的,纯由灵气构成的箭矢搭到了弓弦上,随即离弦飞出,撞在墙壁上爆出一团烈焰,让禁制泛出水波一样的纹路,久久不息。

  以韩浩近乎结丹期的修为布出的禁制岂是等闲?能造成这样的结果,已经让姜拓等人暗暗咋舌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法相仙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