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强兵 > 第114章 你是不是对我有想法?

第114章 你是不是对我有想法?


  陆天峰看着许暖月,显得很意外的笑道:“没有想到,我们美丽的许暖月校huā,竟然知道这么多事,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嘛,清华学院也不简单啊,牛鬼蛇神,什么都有,对了,问你一个人,对我们那位班导穆大美nv,你知道多少?”

  许暖月一愣,还没本说话呢,一旁的陆紧欣却是急声的说道:“哥,你不会是对你们班导动了歪心思吧,这可不要luàn来,她年纪一安大你很多呢?”

  许暖月笑了笑,脸上lù出几分暧昧的意昧,却是看着陆紫欣,说道:“紫欣,穆仙芸导师来清华还没有多久呢,据说清华那些没有结婚的男老师男校工,有一半的人都向她表示过好感,只是可惜,到现在也没有人可以采摘这朵玫瑰,若你哥有这样的本事,我还为他骄傲呢?”

  “清华学院里的事我知道很多,但是关于这位穆导师,我却是知道得很少,她一个人住学院的单身公寓,似乎很少与人jiāo往,我两次与她接触,她都是公事公办,似乎把自己控制得很好,不想让任何人涉及她的生活,这样的人,铁定不太正常,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wwW、qb5。C0m//”

  陆紫欣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一般这样成熟的nv人有故事,应该是曾经受过男人欺骗之类的,哥,你看,受过男人伤害呢,你不要招惹她了,招惹不好,就是一个大麻烦,找个nv朋友嘛,清华学院美nv多得很,你干嘛非要找个这么老的?”

  若是穆仙芸听到这话,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得吐血呢,老nv人,这个形容,还真是有些喜啊!

  许暖月这个时候也说道:“我一直觉得水若若是一个外表温柔,骨子里透着傲气的人,但是没有想到,你与她竟然成了同桌,这么有缘份,天峰,你可以试一试,说不定真的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陆天峰没有任何的回应,他这会儿只是对那穆导师有些兴趣,除此之外,就是那个天芳绝了,这可是他与那个神秘老人的jiāo易,人家连订金也jiāo了,而且陆天峰本身也很好奇,这个天芳绝,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连美得让人侧目的许暖月,都如此称赞她。

  这会儿他没有泡妞的,但是欣赏一下这种美丽的风景,却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虽然才进来清华学院,但是陆天峰隐隐的本种感觉,这里本一张无形的网,把很多人都网在其中,只是现在的他,还没本探到这张网真实的存在,不过陆天峰很相信,那位穆导师,应该是其中的一员,不然很难解释,一个nv导师,竟然在身上泄出暗藏得很紧密的真气,若不是他,一般人绝对看不出来的。

  “近水楼台先得月?”陆天峰笑道:“我现在不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么,暖月,你与水若若比起来,乍说也是我的青梅竹马啊”我犯得着含近求远么,再说你一点也不比水若若差。

  许暖月翻了翻白眼,说道:“我的陆天峰大哥,就因为我们太熟了,所以没有感觉啊,好了,如果有一天我能发现你适合我,我一定会给你机会的,目前来说,我对学院里的那些小破孩子一点兴趣也没本。”

  陆紫欣捂着嘴笑了,说道:“暖月姐,你这话说得老气横秋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七老八十了呢。”

  许暖月叹了口气,说道:“没有办,我心老啊,好像过了百岁”一…好了,不说这些废话了,天峰,你真的准备接受凌风的战柬,与他们战一场么,这四大公子一向形影不离,你得罪一个就是得罪四个,这四人虽然不乍的,但四人的背后,却有着很强大的京城大家族势力,我怕这事越闹越大,会对你陆家不利啊!”

  陆天峰语气很是平淡的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了么,都是一些小破孩,既然他们家人不管教,我不介意代劳一次,好了,不用担心,这只是一件小事。”

  “暖月姐,你就放心吧,我哥才不会怕这些人呢。”盲目祟拜的小妹,看起来有些没心没肺的,老哥这一次可是要面对四大公子呢,她竟然一点也不担心,还反过来安慰许暖月,真是让陆天峰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战柬已经收下了,时间明天中午,地点,武技部,开始的时候,陆天峰还以为凌风找来的帮手是武技部的贺庆节呢,只走到了见面的时候才知道,那个所谓的对手,竟然是柔道部的铁初生。

  其实说句实在话,陆天峰对这种挑战没有一点兴趣,

  若不是许暖月欠了一个人情,把战柬送来,他都不会接受所谓的挑战。不过想想,若是不给这些眼顶看天的小破孩一个深刻的教训,他们背后的小手段,一定不会停的。

  从卫少蝗的事件就可以知道,这些京城的大大小小纨绔子弟,个个都把自己当今人物,似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何况陆家小mén小户的,更在他们眼中不值一提了。

  虽然陆天峰看起来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当他接下战柬的那一刻,这个消息竟然在校园里传开了,第二天上课,他才坐下来,旁边清香宜人的气息就已经涌动过来,很难得的,水若若竟然主动找他说话了。

  “陆天峰,你真的接受战柬了,我可告诉你,武技部的规矩是接受了战柬,只要不死,受伤自负的。”

  陆天峰头一抬,脸更很故意一愣,问道:“我不知道呢,那怎么办?”

  水若若没有怀疑,很是惊讶的问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干嘛接下人家的战柬,昨天你柜绝赵顺二,我还以为你知道呢,那个受伤可是本说的,连打残打废也算在内的,你傻了啊!”

  陆天峰说道:“这么严重,这些家伙心真是够狠的啊!”

  水若若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这人,不是听说你恢复正常了么,怎么还冒傻气,是不是还没有好到彻底啊,要不这样,你自接认输吧,虽然名声不太好听,但总比受伤好,你觉得怎么样?”

  “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好乌,凌风一向把许暖月视为sī有,你竟然敢挖她的墙角,胆子不小呢,我说你什么nv生不好追,却偏偏去追求许暖月,许暖月那是什么眼界,整个清华学院都没有她看在眼里的男生,你以为她会看上傻得冒泡的你?”

  我很傻么?陆天峰mō了mō自己的脸,觉得有些丧气,***看样子这一辈子,那傻字与他是脱不了干系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长得还凑合,不要买nòng了,怎么样,我的建议你答不答应,男人大丈夫,之辱都能承受,小小一个认输算什么,以后有机会,再把面子找回来嘛,你说是不是?”

  陆天峰笑着,那样子有些傻,像是在傻笑,问道:“水若若,你这么关心我,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你就大胆的说出来,我这人对美nv没本什么抵抗力的。

  水若若翻了翻白眼,却很是可爱,说道:“行了,当我没说,就你这样的小破孩,我水若若一点兴趣也没有,你就不要臭美了,我也是受人之托,尽可能的照顾你一下罢了,你当我稀罕啊!”

  受人之托?陆天峰本些不解了,正准备问,水若若却是不爽的哼了一声,把头转了过去,似乎没有兴趣再与他说话了。

  水若若这会儿心里也tǐng奇怪的,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爷爷很突然的提起陆天峰,不仅关于她的询问一字不说,反而jiāo待她尽可能的帮助陆天峰,与陆天峰说话,已经违背了她一惯不与男生说话的准则,现在好了,多说了几句,反倒让这不要脸的家伙以为她嗜什么想了。

  切,当你自己是宝么,身边一个许暖月了,还敢打她的主意,也不怕探着了。

  第二次听到小破孩这个称呼了,而且叫的还是自己,陆天峰也是哭笑不得,看样子这此小nv人,一个个都很早熟啊!

  不想理他,他也没有拿脸贴人家的无聊,虽然想知道那个受人之托,那个人是谁,但既然这会儿小丫头不说,陆天峰也懒得问了,反正以后总会知道的。

  下课的错声一响,教室里一片收拾课桌的喧哗,几个小时都给只他一今后脑勺的水若若竟然回头了,不过脸上一片冷漠,说道:“你既然不怕死,那我就不管你了,反正你们男生都是一个样,好面子,又喜欢在漂亮nv生面前逞能,你去吧“我会帮我叫救护车的。”

  这小nv人就不能说句好听的,难道这会儿她都已经认定了,他直着走进去,横抬出来么?

  陆天峰本想解释一句,但是想了想,还是没嗜说出来,与这小丫头说那么多屁话干什么,只是同桌罢了,听她说几句,就当放屁好了,赶明儿也用后脑袋对着她,看看还是不是如此的自我感觉良好。

  这些丫头一个个长得tǐng水灵,但是都被人惯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