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强兵 > 第383章 好事还是坏事?

第383章 好事还是坏事?


  就在沽话说完,陆天峰已经走到了众人的跟前,四周之人皆盯着陆天峰,好奇之中带着几分惊吓,实在是传说中这个男人太厉害了,再加上王家与白家的血淋淋教训,让他们明明有些怀疑,但还是没有人敢当这个出头鸟。全\本\小\说\网

  “哈哈哈——……原来是京城陆少,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我是东北赵三才,今日得到陆少,没有想到陆少还真是很风趣呢?”

  陆天峰看着赵三才,赵三才看着陆天峰,两人锐利的芒锋在空气中一触即燃,这是一种别人所无法理解的目光之战。

  “今日是我家孙nv出阁之喜,没有想到陆少竟然也会来,陆少,谢谢你的光临。”杨老爷子明明知道有些问题,但他一点也没有担心,因为从陆天峰的那句话,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一次陆天峰现身,好像不是为了找杨家的麻烦,而是找赵家的。

  既然不是找杨家的麻烦,杨家就不需要担心,来者是客,他当然要客气一些。

  “赵三才,原来是东北赵家,我说谁这么牛B,连我的nv人也敢抢,赵品源,你还记得我么?”

  赵品源当然记得,当日在机场里,他看上的那个nv人,就是眼前这个男人的,但是他也是这会儿才知道,原来这个看起来白白净净,修长飘逸的年青人,竟然是京城最可怕,最不能招惹的男人陆天峰。

  “陆少,不知者不罪,当日不知陆少真身,有些失礼了,今日当着各位宾客的面,我向陆少道歉,还请陆少原谅。”

  果然是能屈能伸啊,从这儿子的做态就可以知道,赵三才这个东北虎,称他为虎有些不太形象,称之为狐狸或者要好一些。

  陆天峰没有给赵三才面子,并没有顺势而息,这会儿更没有看他一眼,冷声的笑道:“当日机场的事,我可以不与你计较,但是今日,我却是很生气,赵品源,你可知道杨yù洁是我的nv人?”

  这话带着喝问,杀机一起,迎面而至,赵品源虽然经受了大家族的培养,但是在这种压制的杀气中,哪里可堪承受,身体一抖擞,脸sè变得苍白,急声的叫道:“我不知道——……”

  陆天峰控制了节奏,得理不饶人,一脚就过去了,正踢在赵品源的肚子上,刚刚还yù树临风,风流潇洒的新郎官,这会儿成了虾米,这一脚可是用了点劲,很痛的。

  众宾客也是大惊失sè,在他们的眼里,北方赵家可不是好惹的,这京城陆天峰竟然如此胆大包天,连赵三才都不给丝毫的面子,当着这么多人,怕是让人无法下台啊!

  杨成阅大怒,正要站起,却是被杨老爷子一记冷眸扫去,又无声的坐了下来,杨成阅想讨好赵家,这个可以接受,必竟这可以为杨家带来好处,但若在这个时候出头,招惹陆天峰,这可对杨家没有什么好处,杨老爷子当然不允许。

  赵三才“啪”的一声巴掌拍在了桌面上,人已经站了起来。

  “陆天峰,你是不是太放肆了?”

  陆天峰笑了笑说道:“赵家主似乎意见很大,不过可惜,我不需要你的意见,有什么话,你还是憋在心里,回家慢慢的找人说吧!”

  这简直就是一种无视,四周听到这句话的人,都差不多都笑了,可是没有人敢笑出来,陆天峰固然不能得罪,但是北方赵家,他们也得罪不起的,这可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了。

  “各位,我与杨家孙nv杨yù洁情投意合,暗许终生了,今天,我只是来把她带走,谁人有意见么?”

  陆天峰这样大大咧咧的一句话,四周气温顿降,这会儿他们才明白,陆天峰这个煞星是来抢亲的,还是当着如此多人的面抢,抢得如此理所当然,什么情投意合,sī定终生,也不过你说说而已,是真是假还不一定呢?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还真是没有人在意这是真是假,他们只想看到赵家的反应,应该是一场jīng彩的大戏。

  “陆天峰,你真的不把我赵家与杨家放在眼里,要拆散我们两家的婚事,当bāng打鸳鸯的恶人?”赵三才一使眼sè,几条大汉就已经移动了身形,把陆天峰围了起来,陆天峰却是当着没有看到,不屑的说道:“我陆天峰何时当过好人,赵三才,不要在我陆天峰的面前装腔作势,连我的nv人也敢抢占,你赵家才是真正的恶人。”

  “yù洁,我们走。

  这五个字一出,赵三才脸sè大变,喝道:“想走,怕是没有这么容易,抓住他。”

  赵三才身份非同一般,无论在哪里出现,身边都会跟着大批的高手相护,这一次来南方当然也是一样的,只是两个彪悍的高手飞扑而出,快如猛虎下山,的确有种虎豹气势,杀机毕现,但是陆天峰人一晃动,身形一纵,手臂一张,一缕白光从他的手掌上发出。

  “啊啊!”两声惨叫,两个高手已经飞跌出去,脖子鲜血直流,那刀气已经割破了他们的咽喉,血huā一绽,倒地的就已经变成了两具尸体。

  订婚宴上见血,这可是大大的不详,赵三才脸sè铁青,却是已经知道,这个传说中的京城陆少,的确是名不虚传,是一个可以与燕家燕青帝相媲美的高手,眼下就靠他身边的这些强悍保镖,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陆天峰,今日的羞辱,我赵家一定会铭记于心,总有一天,我会加们的还给你。”

  陆天峰眼里杀机一现,冰冷的气息一起,手中的白光又现,从赵三才的身边闪过,伫立在赵三才身边的一个近卫被这刀气劈中,身体几乎被劈成了两半,鲜血喷涌,溅了几米高,几张台桌上的碗上,都被鲜血染红一缕一缕,很是血腥,很是惨忍。

  “你也不必恐吓我,我陆天峰杀人全凭兴趣,赵三才,你若以为自己了不起,我现在就可以割下你的狗头,回东北就安安静静的呆着,若bī我去奉洲,我屠你赵家满mén。”

  什么是狂,这就是,什么是霸气,眼前这个男人就是,洲城的众人第一次真正的知道,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狂霸的人物,京城陆少陆天峰,绝对不愧京城第一少之称,他拥有这样的资格。

  赵三才脸sè凝如水,不再说话,但是从他眼里散发的杀机,却是没有一丝的掩藏,若不是他身份非同一般,一死就会造成东北的势力分裂与动dàng,这对京城陆家相当的不利,陆天峰这会儿就会杀了他。

  但陆天峰也知道,这个人不能让他活得太久。

  “我们】走。”

  这会儿,他可是再也没有留下来的心情了,更没有看杨家众人一眼,赵三才很明白,这件事,很快的就会传入京城,赵家面子可算是全丢光了,赵家与京城陆天峰,成了死敌,这的确也是赵三才不愿意看到的。

  其实在儿子来京城的时候,他就特别的叮嘱过,不要招惹陆天峰,但是天意捉nòng,陆天峰还是成了赵家的敌人。

  看着赵家人离开,宴席的现场变得很安静,杨yù洁有些jī动的叫道:“天峰!”

  陆天峰笑了一声说道:“没有受到惊吓吧,现在,你是不是该跟我回去了?”

  杨yù洁点头,但是回头却是对着所有宾客说道:“各位,今天请你们作个见证,我杨yù洁,正式脱离杨家,成为陆天峰的nv人,从今以后,杨家的一切与我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谢谢大家。”

  说罢,她只是回头,对着家里最疼爱自己的母亲说道:“妈,若是你想我,就来京城找我,我会奉养你终老。”

  她牵住了陆天峰的手,再也没有一丝的留恋,杨家,洲城,还有南方,她要彻底放弃以前的一切,做一个全新的杨yù洁。

  “大家不用客气,慢用慢用。”

  陆天峰轻笑的招呼着,带着杨yù洁慢慢的走出了杨家大屋。

  寂静的气氛中,所有人都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杨成阅也是傻了眼,盼了多日的了联姻眼看就要成了,却是蹦出一个陆天峰,一个连赵家都不敢招惹的陆天峰,他怎么也想不明白,nv儿怎么与陆天峰扯上了关系,若早知道,他何苦做这样的恶人。

  无论是赵家还是陆天峰,他可都想巴结的。

  杨老爷子却是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说道:“各位,各位,让大家受惊了,我这孙nv今天受到了惊吓,有些语无伦次了,请大家不要介意,年青人的情情爱爱,果然是来得轰轰烈烈,这京城陆天峰,还的确是风流公子,连我家yù洁也逃不过他的手心,不管如何,今天的确是我杨家的大喜事,老三,整理一下,重换席面,我要好好的招待大家,若有一日我家孙nv在京城大婚,我一定再宴请大家,到时请大家一定赏光。”

  什么是狐狸,杨老爷子就是,今天明明是一件丢脸的事,但是被他这么一说,反成了一件天大的喜事,为啥,因为把他孙nv杨yù洁带走的人,是陆天峰。

  就算杨yù洁脱离杨家又怎么样,她还是姓杨,杨yù、洁成为陆天峰的nv人,陆天峰就成了杨家的nv婿,哪怕是名义上的,洲城也没有人敢不当回事,陆天峰这样的人,实在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