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强兵 > 第517章 下死手

第517章 下死手


  北方的确起了luàncháo,四大豪mén联手,就像是四条巨鳄,在西北这一亩三分地上,他们的确很有威势,简直就是一呼百应。\\WwW.qВ五、c0m\

  从决定给陆天峰颜sè的时候,所有人都盯着青河帮,盯着陆天峰,密切的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只是可惜,从他们准备行动,到行动,陆天峰就没有吱过声,甚至像是并不知道四大豪mén联手为难他的样子。

  这一次苏家下定决心,是因为苏家在军中的人脉被斩断了,这对一个想崛起的家族来说,是一件很残酷的事,苏老爷子给青河帮压力,做出一场大戏,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要把六子失去的,重新再拿回来。

  至于西北的到益,他也愿意拿出一些作为jiāo换。

  心思是不错的,只是可惜他遇上的是不按理出牌的陆天峰。

  从陆天峰选择这样的时机来北方,就知道陆天峰与别人想的不一样,所以面对四大豪mén的压势时,他选择的不是暂时忍让,而是强拳出击。

  苏长坡快步的冲进来,脸上铁青,惊声的喝道:“爸,出事了,青河帮派人把咱们家包围起来了,还有其他三家也是,陆天峰想干什么,难道他敢青天白日的杀人?”

  苏老爷子也一下子从坐椅上弹了起来,还真是有这种可能,只是他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个陆家的小子,竟然如此的胆大包天,这个时候,北方群cháojī涌,他若动了四大豪问,会有如何的结果,这小子没有想过么?

  但是在这关健的时候,苏老爷子也不得不小心一些,立刻拨通了一个密码的电话,但是可惜,这个二十四小时畅通,专为他一人开设的电话,这会儿竟然关机了,苏老头顿时就感觉不好,一股冷汗从额头冒了出来。

  “爸,怎么了?”看到老人的异状,几个儿子都围了上来。怎苏老头脸sè疾变,喝道:“把所有人都调动起来,以防有变,你们都退下,我倒要看看,这个京城来的陆家小子,真是敢杀我这个老头子。”

  “爸……--—”

  “退下去!”

  “哗哗”的几声脆响,青河帮的高手已经在这个时候涌了进来,几个苏家的护院被打得鼻青脸肿,这会儿还是忠诚的护在苏老爷子的面前,似乎对这个苏家的老人有着绝对的信心。

  这个时候,陆天峰在夜天斗的陪伴下,慢慢的走进来,神闲若步,根本就没有把苏家放在眼里,只是苏老头却是跨前一步,厉声的喝道:“陆天峰,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围我苏家,你真当世上没有王法了么?”

  陆天峰忍不住的笑出声来,王法?这个时候倒是想起王法了,可是这个老家伙忘记了,他背里干的那些事,哪件是有王法的?

  陆天峰看了老人一眼,感受到他愤怒的情绪,但是在这种情绪中,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只是可惜,现在才恐惧已经晚了,今天的苏家,不会再有人活着,他陆天峰,从来不是一个善良的人。

  四大豪mén的选择,是一条死路,这怪不得谁了。

  “王法?当然有,只是这王法,得由我来制定。”陆天峰坐下来,而且坐的是苏老爷子的位子,高高在上,俯视整个大厅。

  “大胆,这是老爷子的位置,快滚下来。”一个护院厉声一喝,手中的长刃就已经出手,动作也算是飞快,转眼就劈到了陆天峰的眼前。

  陆天峰冷笑了一声,重拳一动,芒光一闪,“啪”的一声脆响,这个护院的脑袋就如西瓜般的裂了,血与白sè的浓浆四shè飞溅而出,残不忍睹。

  “陆天峰,你竟敢杀人?“苏长坡心惊胆颤,他是苏家培养的第二代家主,耍耍yīn谋诡计还是不错的,但这血杀的残酷,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心xìng不错,但是承受人明显的差了很多。

  陆天峰脸上很阳光,微笑的问道:“你就是苏长坡?”

  “不错,我就是苏长坡。”

  陆天峰又笑着说道:“你很不错,很有小聪明,几次散播谣言,中伤我青河帮,你这种人,实在是死不足惜,天斗,杀了他。”

  罗天斗一颤,但当陆天峰严厉的眼神飘过来时,他咬牙一紧,人已经冲了出去,杀这样手无寸铁的白面书先,还真是不太费劲,只是心里有点虚,这个陆少,还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血气滔天啊!

  “不要……”

  “你敢……”

  苏家人大惊,几道声音喝出,但并不能阻拦什么,这个时候,嘴巴利不利害已经不重要的,因为嘴巴是说不死人的,真正有用的是手中的刀子,白刀进红刀出一了百了,这是最有效的方法。

  罗天斗手中的刀,已经重重的刺进了苏长城的xiōng口,没有血,只有“哧”的一声,苏长坡也没有想到,或者这会儿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敢用刀,刺进他的xiōng口,他没有感觉到痛,只是眸里惊讶毕现,惊声的问道:“你敢杀我?”

  罗天斗杀机已经起,眸里有了一抹残忍,手一chōu,血sè喷涌,苏长坡一声惨叫,倒地而亡,不论他那张嘴有多利害,这会儿,也也没有办法救他这条小命了。

  “陆天峰,你这黄máo小儿,有种,你杀了我,你杀了我,我要你赔命……”看到长子如此惨然身亡,苏老头有些疯狂了,不要命的向着陆天峰冲了过来,脸上戾气冲天,似乎不死不休。

  陆天峰心里却是一片坦然,这样的表情,这样的情绪,表明已经击中苏家的要害了,人已经站了起来,很温和的说道:“当然,苏老爷子这样的要求,我岂能不满足你,你放心,今天苏家,我会杀个jī大不留。”

  “统统给我杀,苏家既然选择死亡,又何必对他们客气,我说得忖吧苏老爷子。”

  罗天斗下令金卫与银卫出手了,整个苏家已经luàn成了一团,惨然的死亡叫声,不断的传来,这可真是灭绝人xìng的杀戮,苏家没有人想到,陆天峰竟然如此之狠,不仅无视整个西北的luàn势,更敢对苏家进行如此的杀戮,这种暴烈的手段,一般人还真是使不出来。

  想要打开西北的云雾,就要找到生雾的根,而四大豪mén就是在背后翻云覆雨的黑手,只要斩了这几只黑手,西北自然会阳光普照,一片晴朗大地了。

  这种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也非一般人可以力‘到。

  四大豪mén没有想到,是因为他们习惯xìng的思维,总把算计看得太重要,而忘记了,在真正有实力的人面前,任何的算计都是多余的。

  陆天峰一个巴掌,重重的敲在苏老头的脸上,他身体如败叶般的摔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厅里追逐杀戮的身影,看着他苏家人一个个的惨死在屠刀之下,这会儿,两行浊泪从眼眶里流下,他后悔了,他真的后悔了。

  一念之差,造成了苏家的毁灭,眼前的这个年青人,根本就不是人,是一个魔鬼,可笑的是事,他们竟然与魔鬼对抗。

  尸横片野,整个着家,笼罩在一片血雨之间,然后一把大火,把整个苏家化为平地,这种暴烈的手段,让整个西北惊心失措,那些暗中接受苏家指令的家族,这会儿都心如死灰,生怕这种噩运降临到他们的身上。

  与苏家并列的其他三大豪mén,也在同一天,披杀得干干净净。

  有句话说得没有错,书生造反,十年不成,四大家族根基深,但可惜,他们没有杀人的利器,光凭一张嘴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陆天峰并没有追究那些小家族的责任,这些势力太小了,见风使舵很正常,不过陆天峰jiāo待罗天斗,要狠狠的咬下一块ròu来,做错了事,给些惩罚也是理所当然的,这会儿,怕是没有人敢不给了。

  西北的luàncháo还是越发放纵了,这是某些搔luàn份子趁势而起,想要破坏整个局势,luàn中取利。

  陆天峰并没有出面,只是让青河帮高手暗中把某些搔luàn的首领抹杀了,让他们变成了一盘散沙,青河帮虽然立足西北未稳,但是修罗盟却是百年盘踞的,又有什么事,是他们不知道的。

  然后军队戒垩严,宣布严惩搔luàn者,没有四大豪mén的暗中支持,这些人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几下子就被打得肢离破碎,不复存在了。

  陆天峰决定动手的时候,就已经把这种情形想了很多遍,企图用西北的民cháo来压抑他,真是很可笑,民都是利可驱之,哪里会真心的为某人卖命,四大豪mén一灭,没有了金钱的支持,他们没有吃没有穿的,难道光着屁股卖命么?

  有了陆天峰的坐镇,罗天斗这些天全力的处理西北之事,倒也得心应手,每天忙得昏天暗地,却也兴高采烈。

  只是京城来了一个电话,让稍嫌有些郁闷的陆天峰似乎找到了兴奋点,电话是江老爷子来的,东北出了点事,需要麻烦他去处理一下。

  这可不是一点小事,当初赵家在东北的时候,与某个小国暗中联系,出卖国家的利益,现在赵家毁灭,国家回收所资源,但是失去利益的这个小国,却不甘的蠢蠢yù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