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强兵 > 第617章 感伤

第617章 感伤


  这话一出,陆天峰很是一惊,当夜一见,他虽然知道那个老人非比寻常,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燃烧怠尽的生命,却肩负着如此沉重的责任。\www、QΒ5.cǒM//

  陆天峰知道那老人是谁,但是粉魅并不知道,这会儿扭过头来,很惊讶的看了燕飘飘一眼,似乎有话想说,但是随即又转头,没有问出来,这会儿好像并不太适合她开口说什么。

  燕飘飘手中已经多了一本古册,是用一种很粗糙的油纸制成,哪怕是扔在水里,怕也不会腐烂,看样子这古册有了很久的岁月,泛着黄sè,带着几缕手翻阅的痕迹,册封上书着三个如剑锋般的黑墨大字。

  傲剑诀。

  “这就是傲剑诀,我爷爷虽然认同了你,但给不给傲剑诀却是由我作主,陆天峰,希望你不要让他老人家失望,只有修练完整的傲剑诀,你才可以杀死邪王,因为傲剑诀中有一种剑灵,是邪王的克星。”

  陆天峰觉得有些奇怪,与这个nv人有过几次相见了,但她都没有说起过这种事,这不是老人的jiāo托么,她干嘛非得一直等到今天。

  燕飘飘似乎看出了陆天峰的疑问,转头看向前方,眸里带着几许mí离,说道:“我能与爷爷相见,是因为我们有一种相同的东西,我爷爷天煞孤星命脉,注定他这一生无爱终老,而我而我却是九yīn绝脉,注定活不过而立之年。”

  有些惨然的一笑,说道:“我现在能活着,是因为我身上有剑灵的力量支撑,我爷爷也希望有人修习傲剑诀,可以替我延续生命,陆天峰,你如果想拥有我,最好就快些完成我说的条件,不然,你就没有机会了,剑灵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消耗品,我熬不了多久。”

  陆天峰一惊又是一惊,一直知道这个nv人有着神秘,但没曾想,她身上mí雾重重,剥开了一层又一层。

  “在我三十三年的岁月里,你还是我唯一可以接受的男人,如果你能帮我了结宿怨,我必然会报答你,我在南方拥的力量并不弱小,你可以想象一下,以我爷爷的力量,在这里盘踞了百年,我可以借用多少的力量。”

  虽然老人早就失去了剑锋,但他的名气,却就是一种信念,可以给人无穷的力量。

  “当然,对你来说,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若能与我合体,我身体内的剑灵,必然可以提升你修练傲剑诀的速度,所以,你还是加快一些速度,下次我们再相见的时候,我希望可以把一切给你。”

  这些话说出来,nv人脸上除了几抹羞红,并没有别的表情,就像是计划了很久,也沉思了很久。

  陆天峰问道:“那天孤剑呢,应该是与傲剑诀相匹配的吧!”

  陆天峰这么一问,燕飘飘又回过头来,说道:“你说得不错,天孤剑是当初我爷爷行走江湖时用的武器,但这只是一种象征,等爷爷huā甲之年时,他就已经不再用剑,所以天孤剑有与没有,都没有一丝的关系,只是看你能不能真正的领悟傲剑诀。”

  陆天峰松了口气,没有在再问,但是看着燕飘飘,他还是有很多话要说,可是燕飘飘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手一招,车子停了。

  “陆天峰,去吧,若我不死,必然有下一次见面的机会,你若可以领悟傲剑诀,必然可以成为东方真正的第一,无人再是你的对手,对你,我充满了期待。”

  两人下车,没有给陆天峰说话的机会,车子就走了,与刚才慢腾腾的不一样,车子速度很快的消失在夜sè中,如幽灵一般,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也没有人知道她将往哪里去。

  只是很多话涌出心头,让陆天峰感慨万分,他并不是一个怜香惜yù的人,但是今夜,面对燕飘飘的那一刻,他真的想搂住那个nv人。

  他当然也不知道,燕飘飘这种逃离的情绪,是因为来自她的自卑,她是一个不详的人,更是来自一个肮脏的家族,这都是她今生最痛苦的地方,每一次面对陆天峰,她都有些痛,也许是动了爱意之心,所以才会更加的在意。

  而她生命的消耗,更是让她不敢如火般的泄发情感,若是爱上一个男人,却不能伴他到老,她宁愿从来就没有爱过,既然是她的苦,就应该由她自己承受。

  只是这会儿,陆天峰当然不会理解燕飘飘的感受,他们之间并不了解,只是短暂的三次相见,说得太多就jiāo浅言深了。

  陆天峰伫立在路边,秋风扫动,那第一批落叶随风而动,漫然起舞,这是一种很美丽的风景,但此刻的陆天峰,却有种空的感觉,这会儿,他想到了洛雨,也想到了一直没有想过的千三娘,从很多方面来看,这个nv人与两nv有太多的相似之处。

  粉魅一直跟在身侧,半晌没有说话,此时看到陆天峰眼中的异样神sè,轻声的说道:“原来你要杀燕家两兄弟,就是为了她不得不说,若我是男人,我也会这么做,她是一个值得任何男人拥有的nv人。”

  粉魅有些哀怨,为何在这个男人身侧的nv人,一个比一个娇美,一个比一个妖娆,让她都没有自信了,洛雨也就罢了,洛轻舞也就罢了,家里的nv人名份已定也就罢了,但是在这南方,竟然还有一个燕飘飘存在。

  想着燕飘飘,她也想到了千三娘,她们的美是相同的,她们的命运却也相似,一样的悲苦,也许这就是红颜薄命的传说,像她们这样高傲如雪的nv人,连上天都看不过眼,故意的让她们承受悲惨的命运,受轮回之苦。

  “走吧!”陆天峰回头看了粉魅一眼,轻轻的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容,人已经转身,迎着风,洒脱从容的离开,那一瞬间,他想开了,未来还在延续,他仍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一切还来得及。

  两人相随,转眼就在这里消失了,又一阵秋风吹过,落叶无声,似乎从来就没有人来过。

  按照陆天峰的想法,是把扬城、津城、南城三城联合,然后让强兵固守强化,许冰yàn、天芳绝、萧紫萱三nv出来也有数月,这会儿可以让她们回京,享受相聚的欢悦,但是三nv拒绝了。

  “天峰你去了沙城,还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我们怎么能安心,若是回去大家问起来,我们该如何回答,所以我们决定,还是呆在扬城,配合强兵的稳固肃清,等天峰你凯旋归来,我们再一起回去。”

  萧紫萱却是闪身而进,扑入了陆天峰的怀里,一种幽怨融升,看着陆天峰,秀眸清亮的深处,却是róu和着无与伦比的情爱与不舍,但是她没有挽留,这个男人想要做什么,无论对与错,她都是支持的,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他是她的男人,那就已经够了。

  “老公,早去早回,我们等你。”

  一句话,很简单,却让陆天峰心酥如蜜,这个nv人,的确是世上最好的妻子,温柔体贴,而且宽融开阔,陆天峰很幸运,觉得自己可以拥有她。

  而天芳绝却是更直截了当,上前一步,说道:“以免你离开我们做坏事,所以我们三人一致决定,今晚一起陪你,要把你榨得一滴不剩。”

  这话说得咬牙切齿,似乎有着无限的仇恨,但却是每个男人憧憬而梦幻的,萧紫萱抬头,眼里多了一层mí雾,说道:“只要老公喜欢,紫萱愿意做任何事。”再羞人,再危险,她也无畏。

  陆天峰放声的笑了出来,这的确是一种香yàn的yòuhuò,不过只要是男人,都渴望拥有,而且不拒绝的。

  许冰yàn也有一抹嫣红在脸上浮现,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她与两nv不同,她成熟稳重,而且经历了太多的生活阅历,现在已经是年过三十的fù人了,对这种太新cháo的事,并没有如两nv一般的容易接受。

  其实两nv也羞,但为了让这个男人喜欢,她们愿意这么做。

  粉魅已经把陆天峰与那个nv人相见的事说了出来,在众nv的面前,她没有一丝的隐瞒,必竟她也渴望着有一天可以走进陆家,当然要与众nvjiāo好。

  所以三nv也知道陆天峰心中的感叹与惆怅,似乎与那个叫燕飘飘的nv人有关。

  一个男人挑逗一个nv人,这在她们想来并不是一件无可接受的事,哪怕是天芳绝也是如此,但现在却有一个nv人让自己的男人受了伤害,那就不允许了。

  她们的放纵,皆因为想给这个男人一个安慰,让他可以快乐起来。

  不得不说,这种付出的确很有效,陆天峰沉淀燕飘飘的感伤中,的确需要一种jī情,让他忘记不快,忘记悲伤的yīn影,感受幸福与快乐的拥有。

  三个nv人,三种风情,三抹情怀,却都是一种幸福的依靠,拥有一个就已经是人生难求,三美相shì,这绝对是任何男人都梦幻的天堂,所以当三具娇美各异的身姿在昏暗的卧房里出现,陆天峰有些醉了。

  此刻,燕飘飘的影子,好像在脑海中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