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强兵 > 第621章 战的延续之燕青帝

第621章 战的延续之燕青帝


  陆天峰轻步的踏入了中院,在他的身后,跟着粉魅与柳雪菲,而在两nv身后,却是十具尸体,再加上八个伤残人士,陆天峰没有把他们全部杀光,但是在他强大的搏击攻势下,这些人成了练手的工具。\\WwW.qВ五、c0m\

  是的,对陆天峰来说,这就是他们唯一的作用。

  中院的场地似乎要小一些,几颗绿意的老树盘踞,凉风拂动,显得清静很多,在这种环境中,让人心静如湖,带着几许轻松惬意,只是可惜,无论是陆天峰,还是两nv,这会儿都没有办法平静,因为他们来这里,不是做客,而是为了杀戮。

  风动的时候,外间的血腥被吹了过来,有了血腥,再安静的环境,也变得不安份起来。

  在这中间,只有一张桌,一个人。

  桌是木桌,一个人坐在木凳上,正在低头擦拭着桌上放着的一柄剑,一柄五尺长剑,陆天峰也是第一次所见,青芒的剑锋,映着光,灼热的杀意似乎迎面扑来。

  那个人,就是燕青帝。

  燕青帝的出现,陆天峰一点也不意外,上次来,他没有杀意,这个燕青帝也没有出现,他虽然入魔,但骨子里还是充盈着侠气,一个魔者的侠气,想想还是一件tǐng可笑的事,燕青帝,已经成了一个左右矛盾的人。

  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曾经被誉为东方第一高手的男人了,他曾经的意气风发不见了,脸上带着几许苍桑,几许沉稳,这让陆天峰很欣慰,燕青帝能把忍xìng提升,却也说明,他可以成为他的对手,真正的对手。

  燕青帝的手未停,用一块白绢拭着剑,若有若无的一缕轻呤之声响起,如弹奏着一曲侠客飞歌,陆天峰眼睛一眯,两根手指一弹,“咔”的一声,一切声音都断了,被生生的打断,陆天峰笑了,大步的上前,安静庭院的气氛,瞬间被打破了。

  燕青帝这会儿才抬头,扫了陆天峰一眼,问道:“你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从京城那一战开始,他就一直在等,他知道,这是他今生的宿命,他与陆天峰之间,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去,当初对待狂人修罗,他是无视,就如此刻陆天峰对待他的态度一样的,燕青帝这才知道,当初的修罗是如何的痛苦。

  但他不恨,这是世间最残酷的法则,弱ròu强食,天经地义。

  燕青帝并没有与陆天峰说话,反而是看向了随着陆天峰身后走进来的柳雪菲,说道:“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是魔使,虽然我一直觉得你很熟悉,但我不敢往那里想。”

  曾经,柳雪菲是这个男人的弟子,她的剑法大部分由他传授,但到了今天,她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世上想不到的事情很多,我也没有想到,曾经东方第一高手的燕青帝,今天会落到这般的境地,魔君已经把燕家的事jiāo给我,而我决定我决定当一个旁观客,我知道你一直渴望与陆天峰一战,所以今天成全你。”

  燕青帝竟然没有生气,脸sè亦没有变,反而很真诚的点头,说道:“谢谢魔使。”

  柳雪菲放弃对燕家的援助,他竟然可以如此的淡然,或者他早就已经想通了,对此并不意外。

  “啪啪”柳雪菲双手拍了拍,一个魔者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个木盘,盘上放着酒壶与酒杯,柳雪菲倒了两杯酒,自己取了一杯,另一杯被魔者送到燕青帝的手中。

  “你怎么说也当了我六年的师傅,这酒我敬你。”

  燕青帝拭剑的手停了下来,然后仰天长笑,笑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能教出你这样的弟子,我燕青帝这一生,也不算是没有成就,等下我的出剑,就算是最后一次教你,也算是对得起你这一杯酒。”

  酒杯扔开,碎了,燕青帝站了起来,一米八几的个子,长身tǐng立,的确拥有一股子豪迈的气势,若燕家与陆家不成为敌人,若燕青帝不修魔,或者他们可以成为朋友。

  只是一切都晚了,定局已成,再也无法改变。

  “陆天峰,来吧,我的一生太悲哀,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了结。”

  他悲哀么,在很多人的眼里,他是一个传奇的人物,享誉数十年的荣耀,也带着燕家走上巅峰,可是他却说自己悲哀,一般人还真是不能理解,但陆天峰可以理解他,他的一生,的确是一个tǐng悲哀的过程。

  他虽然豪放,但并不能说他傻,该知道的他知道,只是他从来不敢去真正面对,其实他不算是英雄,只能算是一个懦夫。

  从遇见陆天峰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在逃避,可是今天,他不会再逃。

  或者说,他已经无路可逃。

  陆天峰伸手,说道:“我会把你当成真正的对手,请。”

  就算是要杀了他,也给他该有的尊敬,一个敢与自己面对的人,也算是相当了不起的人,燕青帝做错很多事,但今天,他值得让陆天峰尊敬,至少比他的那个大哥,要强上数倍。

  手拿起了剑,五尺长剑,泛着冷寒的剑意,连身侧的粉魅与柳雪菲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燕青帝似乎在压抑着狂怒,他需要发泄,而陆天峰的到来,正合他的心意。

  这一刻的燕青帝,已经找到了战的感觉。

  “情况有些不妙,燕青帝好像掌控着气场,怕是对陆少不利。”粉魅有些担心的叫了起来。

  柳雪菲却是端着那酒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道:“如果他们是势均力敌的对手,那燕青帝的确很聪明,只是可惜,他们差得太远,无论他是不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他最终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败北,惨痛的败北。”

  陆天峰的自信已经说明了一切,对付燕青帝,只有赢得快与慢而已,就算是让他多喘一会儿,也不是一件什么大事,作为对手,陆天峰希望燕青帝能jī发最强大的力量,不要让他失望。

  五尺长剑握在手,似乎整个小院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眼前的陆天峰,就像是滔海中的一抹小舟,随时都可能舟毁人亡。

  但可惜,陆天峰站在那里,就像是渗入土中的根,无论风多大,雨多急,他都岿然不动,看着燕青帝,一种战意在瞳里点燃,火huā起,两人都动了。

  粉魅与柳雪菲都盯着,不敢有一刻的转眸,两个如此强大的高手之战,绝对是一种难得的经历,就像刚才燕青帝说的,这一战,就当是最后一次教她用剑,这句话并没有吹牛,的确可以让柳雪菲感悟更多的剑意。

  武的力量,魔的力量,武魔相融的力量,这让陆天峰似乎看到了当初天氏家族老头子的身形,两人有着何其相似的人生足迹,都是从武入魔,为了追求强大的力量,而失去自我,出卖自我。

  他们,都是为了追逐权力的牺牲品。

  天氏家族老头子是可恨,那此刻的燕青帝,却是显得可悲了。

  若不是陆天峰的出现,崛起,他依然是燕青帝,他依然享受着东方第一高手的荣耀,依然受到万人祟敬,可是现在,一切都改变,他拥有的一切,被陆天峰都夺走了。

  他走到今天,可以说陆天峰是很大部分的原因。

  不过就算是如此,陆天峰也没有对他怜悯,更没有想过留手,不然,那是对他的污辱,也是对自己的不付责任。

  剑舞起,这五尺的长剑,气势吓人,四周的草木扬动,盘旋起舞,似乎看着以陆天峰为中心,久久不散。

  “好强的剑,燕青帝怕是付出一切了。”

  他的确付出了一切,这会儿,他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去做,只是握着手中的剑,剑起意动,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打败眼前的人。

  心xìng归一,这就是一种无形的提升,怕连燕青帝也想不到,在这最莫名的时刻,他的力量提升了。

  陆天峰眸子凝神,寒光一动,不得不说,这燕青帝,果然有了三年前的气势了,不再是丧家之犬,他拥有自傲与自信,手中的剑,融入他的心,孤傲无比。

  这一刻,陆天峰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柄剑,一柄属于他心中的剑,如果非要给剑取个名字,那就是天孤剑。

  万剑归宗,剑艺其实从一开始,源于一处,这几天来,陆天峰已经看过傲剑诀,而眼前燕青帝的剑,却给了他很大的启发,他一直以来用的是刀,刀纯厚,剑轻灵,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武器。

  陆天峰想要做的,就是找到两者的融合之法,以刀易剑,以剑御刀。

  刀剑融,天地开。

  但可惜,眼前只是一个小小的触动而已,若想真正的融合这两种力量,怕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不过燕青帝的剑,倒是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开端。

  一直以来,陆天峰都承认,在剑艺方面,燕青帝是他所遇过最强的。

  虽然柳雪菲有青出于蓝胜于蓝之势,但她太年青,在经验方面,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燕青帝的老辣与沉稳,这一刻,他就是陆天峰对手,不落一丝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