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强兵 > 第662章 勇敢的跨过这一步

第662章 勇敢的跨过这一步


  浴室里蒸气满布,朦胧的透着一个修长的身姿,千三娘站喷洒中,昂头让热水从脸上冲刷着,然后关上了水笼头,甩了甩头,手往前面的镜一摩,一具成熟美丽的nv人身体,尽呈她的眼前。\\WwW.qВ五、c0m\

  千三娘是一个成熟而感xìng的nv人,成为黑火会的老大,这并不是她想要的,自从十三岁被驱逐出柳家,她就需要接受这种艰难的人生,接受困苦的命运,她不能靠别人,只能靠自己。

  正因为她心里很明白自己的存在代表着什么,所以从青chūn洋溢的岁月开始,她就忘记了自己是一个nv人,现在已经三十五岁了,却从来就没有试着去想过感情的问题,她曾以为,这一生,她都会枯守身心,一个人度过。

  可是命运也是很是离奇,陆天峰走进她的生命中,让她失去了自己。

  手从xiōng口慢慢的下滑,两根手指接触着皮肤,虽然她已经不再年轻,但nv人最美的风景,却依然存在,风韵十足的娇yàn,仍足有yòuhuò无边的魅力,这会儿在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在左右不定。

  “我真的要把自己最美的这份美丽,奉献给那个家伙?”

  身体微微的摆了一圈,让千三娘可以看到自己身体的全部,弹xìng十足酥xiōng,滑腻的肌肤,她的一切,仍然如少nv般一样的惹火,这让她很有信心,若她真的决定付出自己,相信没有人能拒绝。

  可是她有些害怕,也有些羞涩,就如初恋的少nv一般,不敢迈出那一步。

  她孤苦了这么多年,也希望找个照顾自己后半生的男人,就如燕飘飘所说的,她可以生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这是她以前从来不敢想的,若有了一个自己的孩子·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她可以为此抛开一切。

  虽然那个家伙讨厌,但是若能给她一个孩子,她也是没有理会拒绝

  一袭宽大的浴巾·把她yù洁冰清的身体裹了起来,头发擦干了,她在昏暗的房间里走来走运,隔壁依然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似乎在刺jī着她的心灵。

  咬了咬牙,她走了出去,她的确没有忍住对未来幸福的悸动·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mén被推开了,虽然脑海里早就已经有了种种的想象,但真正的看到现场的一切,她仍是被惊吓到了,火美火丽两nv赤身身体·xìng感活泼,一个紧裹浴巾,羞涩难耐,却是两种让人意想不到的风景。

  “下定决心了?”陆天峰把瘫软的火美抱了起来,把这个昔日脾气暴躁的nv人最羞人的一面展现在千三娘的面前,对千三娘,陆天峰也充满着幻想,希望她可以比火美更美,更优物,而且她的确拥有这样的本钱。

  千三娘这会儿真的想退出去,以后一辈子也不产生这样的念想了,这样的的眼神,千三娘有些害怕的吞了吞口气,说道:“天峰,你轻一些,我鼓起勇气走进来,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孩子,我怕有一天,你不再mí恋我身体的时候,我将一无所有,有个孩子,我会有活下去的勇气。”

  陆天峰摇了摇头,还真是产生了一些怜香惜yù的感情。

  “不用这么担心,我并不是喜新厌旧,忘恩负义的人,千三娘,你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应该相信自己,你是一个聪明的nv人,要你真的融入陆家,你得到的,必然比你想象的更多。”

  千三娘似乎有些jī动,问道:“你会喜欢我么?”

  陆天峰笑了起来,说道:“我喜欢漂亮的nv人,这是男人猎yàn的一种准则,你若想让我喜欢你,就要表现出让我喜欢的地方,我可不会因为你漂亮,就会把你放进我的心里,明白么?”

  火丽娇嗔的说道:“陆少,人家这样的讨好你,还没有走进你的心里么?”

  陆天峰伸手在这个nv人的脸上mō了一把,然后顺着往下,拍了拍她的tún部,笑道:“当然有,我知道火丽最乖的,最听话的,哪能不放在心里,你啊,比你姐乖多了。”

  火丽大喜,身体已经靠了过去,在陆天峰的身上扭动了起来,用这种方式jī起他的**之火。

  千三娘是什么人,黑帮的老大,什么事没有见过,男欢nv爱虽然没有尝试过,但当然清楚得很,但是火丽如今的变化,真是有些出乎她的意外,这小丫头被彻底的教坏了,身上展现出来的媚sè,比她这个成熟的nv人更胜了几分。

  “千姐,你还不快过来,今晚可是你最重要的日子,我与姐姐给你做个见证,要让陆少爱你一生一世,再也不用受昔日的苦,未来的日子,我们都会很幸福的。”

  不论这个小头变成什么样子,但对她的关心却从来没有变过。

  千三娘缓缓的把手放下了,既然已经走了进来,的确也应该放下了,这个男人喜欢如此的荒唐,那就陪他疯一回吧,人生只有一次这样的机会,而她也只有这一次的付出,也许就像是赌博一样的,她能赢这一局也说不定。

  “天峰,我只想你把我当成自己的nv人,这就已经够了。”

  不敢奢求太多,千三娘怕自己会失望。

  陆天峰却是没有说话,似乎有些受不住的伸手把她搂进了怀里,温热的肌肤,带着一种羞红的颜sè,相信这个nv人已经在房间里挣扎很久了,不然也不会这般夜半三更的才走进来,也许,这真是一种赌博。

  但陆天峰觉得,自己真是需要重新考虑这几个nv人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了。

  因为他已经不需要担心她们的忠诚。

  夜sè弥漫,陆天峰有些醉了。

  火美与火丽这姐妹俩本就是一种让人心旷神怡的风景,而这会儿,却又多了一个千三娘,是男人都会为之疯狂的。

  清风拂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亮了。

  火美与火丽两人还在酣然大睡,特别是火丽,连那个羞人的姿势似乎还保持着,小屁股翘得老高,嘴角一抹口水,很分明的呈现着。

  千三娘醒了,身体微微一动,就有一股痛入心肺的撕裂,昨夜她不觉得,最后疯狂的都忘记了羞涩与拘谨,这会儿才知道,欢乐之后是痛苦的承受。

  上就她们三人,陆天峰不知所终了。

  楼下传来汽车启动的声音,千三娘心里一惊,不顾双tuǐ的麻木,冲到了窗边,看到一辆小车,正慢慢的驶出别墅的小院子,而这时,车中人似乎知道了他的探看,一只手伸了出来,向她摆了摆,然后车子一个拐变,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这个家伙,占了她一夜便宜,早上连句问候都没有,就走了。

  车中,三个人,一个司机,陆天峰,还有燕飘飘。

  燕飘飘还是那般的雍容华贵,天气转冷,她穿着一件宽大的披风,脸上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看起来很有富贵的感觉。

  只是陆天峰知道,这个nv人眼里藏着的是一种秋风般的枯萎落没,因为一年的时间很快就到,若没有剑灵的力量延续生命,她就会死

  “怎么,舍不得么,放心好了,人家都把珍藏三十多年的果实都让你吃了,还怕她会跑掉么,说起来我真是要恭喜你一下了,恭喜我们的陆少,又多了一个既聪明又能干的nv人。”

  陆天峰回头,看了她一眼,问道:“你呢,有没有这个打算?”

  燕飘飘笑了,笑得很妩媚,说道:“若是陆少有兴趣,我可以奉陪,其实我也想尝一下,男欢nv爱,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不过我先告诉你,我心里对这事有yīn影,能不能配合我就不知道了。”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十几二十年了,但是燕飘飘却始终无法忘记母亲的悲惨,特别看到母亲白晰的尸体上,那道道被虐待的伤痕,她不敢去尝试这种男nv间的接触,害怕那一刻会发疯,会想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