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三章 杰洛特:第三任宿主竟然不是我?

第三章 杰洛特:第三任宿主竟然不是我?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ndn、i hope的打赏与支持)

  “是~父亲大人已经告诉我了~”在开始新一轮工作之前,布莱斯汀还要拜访一次莱尔,毕竟他才是这一系列工作的发起者,他的意见最重要。

  既然布莱斯汀知道第三任宿主是复仇者,莱尔便快速进入主题,“布莱斯汀你自己也完成过两次工作,更是自主给予过两任宿主不同的最终奖励,你应该猜得到他们各自会有什么反应吧?”

  布莱斯汀略一点头,成神的托尼欧自不用,那是知恩图报的好男人,变成硬件性装逼男的袁方,肯定是各种谩骂怨恨。

  “那么,你对第一任宿主极有可能的反应有何感想?”莱尔促狭道。

  “与其感想……不如假如我亲耳听见那些话,我会很亲切地用一辆汽车将他撞死,让他记起来自己的性命是谁救下的。”布莱斯汀没有兴趣再回那种无聊的世界,袁方这才捡回一条命。

  “做了应该被感激的好事,却被人反过来怨恨,只要是个人都会觉得不爽。”莱尔那张漂亮的伪娘脸,这时候也因内心的黑暗情绪而难看起来,“然后……虽然有自吹自擂的意味,但我认为我们七个人在这方面还是颇有经验的。”

  布莱斯汀沉默。

  长辈们的经历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的父亲当年拯救了故乡,如今却有不少人暗地里腹诽他‘出手太迟’。

  “或许你觉得我们是在多管闲事,或许你觉得这是强加的善意,这个都没所谓,但我们确实是感同身受,看不过眼。”这么吧,那个世界有一部分怪物是可以通过普通士兵的数量强行堆死的,但另一部分怪物如果不具备专业的知识去再多的普通士兵都是送死,劳达等人不觉得这样的世界狩魔猎人还应该被人鄙夷。

  在感同身受式的同情心下,才有这一次的《狩魔猎人之王系统》。

  布莱斯汀灵光一闪,恍然大悟道:“所以将宿主设定为一名被人设计所杀的狩魔猎人,是为了让宿主下意识地疏远人类和俗事,只为我们安排的任务而行动?”

  “就是如此,发展狩魔猎人势力必然会损害到普通人的利益,”要是找一个死在怪物手中的狩魔猎人当宿主,他继续固执地跑任务,与劳达等人的初衷不一致,“另外……既然你现在已经知道我们的态度,也大概知道该如何制订任务和奖励吧?”

  “呃,往最高配置地制订?”

  系统精灵都这样福利大放送了,宿主还当不成龙傲可以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

  “我这是……?”从无意识状态醒转过来的艾登,在泥沼般的浑浑噩噩中逐渐回想起‘自己是谁’。

  他是一名猫学派的狩魔猎人,在狩魔猎人的日子越来越难过的当下,大部分猫学派狩魔猎人都转职为受雇佣的杀手,追求更高的收入和享受,但他是仍旧从事着本职的少数派,宁愿终日在荒郊野岭风餐露宿和拼上性命与怪物周旋,都不放弃狩魔猎人的信条。

  作为一名寿命悠长的狩魔猎人,还不到一百岁的他大概属于既有经验又有活力的年龄段,实力还过得去,绝对不是连妖灵都打不过的菜鸡,但也不是能正面怒怼高级吸血鬼的高手……不过,连战绩彪炳的某狼派狩魔猎人都曾被一个农民用干草叉弄死,也没必要将他想得有多厉害,术业有专攻而已,一个疏忽就得死。

  所有狩魔猎人都经历过的‘变异’导致他们对负面情绪的抑制力很高,面上很难出现大笑、憎恨、懊恼、狂怒此类表情,但心中照样会有各种感情,而他应该算是当中感情最丰富的前几个。这不意味着他待人亲切友善不生气、任人欺凌不报复、义务劳动不收钱,单纯只是爱憎分明,是兄弟就两胁插刀,是仇人就屠你个精光。

  他有几个同样在当狩魔猎人的猫派朋友,至于那些转职当杀手的,他就当自己从未认识过他们。但最好的朋友却是一名叫“兰伯特”的狼派狩魔猎人,虽然那家伙嘴很臭,脾气又暴躁,却是一个讲义气的好家伙。

  漫长的人生自然缺不了女人,大部分时候都是揣着钱包去ji院解决,但也和某些女术士发生过关系,只是双方都没将这种关系放在心上。

  在记忆的尽头,他接了一份替亚兰德公爵的女儿解除诅咒的委托,但很不幸地被卷入到政治斗争中,在完成委托的过程中被公爵手下的弄臣派出一群训练有素的杀手埋伏,最终不敌战死。

  ——对,他已经死了,曾为猫派狩魔猎人的杀手队长,给予自己致命一击的瞬间还记得清清楚楚!

  “!”彻底回想起自己的身份和过去的艾登,拨云见日般完全清醒过来。

  然后,来自异世界的福音传来,

  【适应者确认。】

  “谁……?”艾登很清楚自己没有身体,但长年累月和各种怪物打交道,他对自己突然听见声音还算冷静。

  【适应者处于可复活的亡魂姿态。】

  “!”对现在的艾登而言,没有比‘复活’更有吸引力的词语了。

  【请问适应者是否愿意绑定本系统,接受本系统的辅助,继续额外的人生,保护因这个不合理的世道而受到伤害的狩魔猎人群体?】

  “也就是,我要听从你的命令行动?”艾登轻易解读出潜台词,将声音来源当成某位刚好需要奴仆的古老存在,但让他困惑的是后面的追加内容,保护狩魔猎人群体是什么鬼?

  假如现在的答复是签订契约的必须步骤,那么每一个字眼都应该是准确无误的,要更符合该古老存在的利益才对。

  “不过,我也没有选择的权利,”艾登可不愿意再陷入此前的无意识状态,即便命运受人操控,好歹还算活着,有一步走一步就是了,“——我同意!”

  》》》》》》》》》》

  亚兰德郊外的某处人迹罕见之地,有一副明显遭受过食腐生物的光顾的残缺人类尸骸,从骨头的腐朽情况来看,该人死亡的时间不会太短。

  然而某一,这副残缺的骸骨站了起来。

  先是长出残缺的骨头。

  接着是长出内脏。

  然后是长出肌肉。

  再是皮肤和毛发。

  最后套上狩魔猎人装备。

  “……我的复仇,开始了。”第三任宿主艾登张开了眼睛,猫瞳中闪烁着冰冷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