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七章 狩魔猎人之间的厮杀

第七章 狩魔猎人之间的厮杀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一闪撒旦、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喔~这就是那条大懒虫做出来的城堡吗,看样子没有偷工减料……布莱斯汀,将化妆盒给我一下~”大概是曾经见过类似的东西,莱尔对利兹的作品毫不惊讶,并第一时间知道自己跟着下来的工作是什么。

  “是,莱尔叔叔~”布莱斯汀连忙将黑色化妆盒递过去,随后很可爱地瞪大了俏丽的双眼,好奇地盯着莱尔如何操作。

  “虽然我很喜欢有求学欲的孩子,可是想学习这个不是那么容易哦~”莱尔微笑着摇摇头,只见他左手虚托着黑色化妆盒,右手虚托着城堡模型,一左一右生成两个立体的动态魔力纹路包裹着两者。

  然后……然后……然后就看不懂了。

  “这个是……魔法阵?”不懂就问,布莱斯汀知道以莱尔叔叔的性格,一定会亲切地给出回答——这也是这个外貌娘得让她倒胃口的叔叔最大的可取之处。

  进行着分析和链接工作的莱尔如所料般给出答案,“大概吧,我是这么定义的,但因为是我自创的东西,使用者又只有我一个,其实也可以换成别的名字啦。”

  这牵扯到【魔法到底是什么】这学术问题,莱尔对此自然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但他无法让所有人认同他的见解就是魔法的真谛,所以还是软绵绵地回避这问题好了。

  说到底,这问题根本就毫无意义啊喂!

  “自创的吗?好厉害~”布莱斯汀技术性吹捧一波,增加对方继续吹逼下去的可能性。

  “其实在我的故乡里,传统魔法阵是要在地上或羊皮纸上提前画好,大概就是一个圆圈里面填充各种文字图案?我觉得提前绘制太不实用了,所以跟布莱斯汀你现在做的一样,以魔力现场绘制魔法阵;我觉得平面的魔法阵太无聊了,试着创造一个球形的魔法阵;球形的魔法阵居然也能用,接着挑战实心立体的魔法阵;实心立体的魔法阵玩着玩着,最后弄成动态的……什么东西都是一步一步发展过来的啦。”莱尔吹完一波逼后,突然记起来什么,特意提醒道,“不过,要是布莱斯汀你想自己原创魔法阵,一定要找上你家无良老爹护驾哦,我的身体就是在挑战实心立体的魔法阵时被炸没的。”

  “……额,我还是慢慢看莱尔叔叔您写的魔导书好了。”最后补充的这一句,让布莱斯汀瞬间清醒过来。

  虽然她不介意身体由魔力构成、头发颜色根据心情变来变去这玛丽苏设定,可是她没有自信在身体灰飞烟灭的情况下活下来啊!

  “好吧,反正也不差你一个,”类似的反应莱尔见得多了,早就见怪不怪,随手将城堡模型和黑色化妆盒抛回给布莱斯汀,“城堡已经绑定至系统里面了,之后的工作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了~”

  “是~”布莱斯汀笑着应道,将城堡模型放进储物空间内备用。

  “啊,对了……”莱尔想了想,叫住正打算离开的布莱斯汀,“既然布莱斯汀你的工作已经上手了,之后需要特别订制什么,可以直接来找我们,不一定每次都由我们来提出……甚至乎,只要不是太危险太过分的,你自用的东西也没有问题。”

  “咦?”布莱斯汀心中一跳,结合现在的状况,莱尔叔叔说的是她可以订制类似手上的‘城堡’的神器?

  “我、懒虫、红发色*魔三个是团队中的建设者,一般大型的东西由懒虫来【创造】,小型的已知的东西由红发色*魔来【量产】和【细节调整】,小型的未知需要开发的东西由我来【发明】,能力决定分工,别找错人了哦。”莱尔提醒道。

  只不过,

  “…………”布莱斯汀还是犯迷糊,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自用的东西也没有问题?

  她现在索取一座自己住的城堡也没有问题吗?

  —————————————————————————————————

  下手时机在晚上,夜深人静之时,突然出手杀死两名昏昏欲睡的门卫,闯进府邸内撒下自己制作的一背包毒气炸弹,将这幢豪奢的大宅化作毒气弥漫的牢笼。

  或许这会导致无辜之人丧命,但艾登管不了那么多,他只知道【没有任何一个狩魔猎人能从这幢豪宅的二楼跳下来而不被摔死】以及【普通士兵没有抵抗毒气的能力】这两件事,逼着卡拉丁下楼与自己来一场公平的死斗。

  “……我知道有一名狩魔猎人在四处调查我的消息,也大概猜想到你是为了替谁报仇而来,却没想到你会采用这么凶戾的方式。”与艾登相同,因服下魔药而面色惨白、满布血丝的卡拉丁,提着钢剑独自走下楼梯。

  很难评析这名当过狩魔猎人、杀手、奴隶贩子的男人对认识没多久的妻儿感情有多深,但要是他抱着因吸入毒气而晕迷的妻儿急匆匆地下楼梯,艾登一定会趁机发动攻击,倒也无法斥责他什么。

  “作为一个被你带着一伙人围殴而死的受害者,难道我还能期望你能学会一对一的决斗礼仪吗,贾德-卡拉丁?”手持斩击皇帝的艾登恨声回答。

  “什么……?”卡拉丁缓慢却稳健的动作猛地一顿,眯起眼睛,借着屋外的亮光仔细打量袭击者,“你是谁,即便是替艾登报仇,也没有必要特意变装成他吧?”

  变形怪、女术士的法术,这个世界能让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的方式不少,卡拉丁下意识地认为是这种情况——毕竟他确信自己当日彻底杀死了艾登,艾登不存在侥幸生还的可能性。

  “我就是本人,只是被来历不明的存在复活了,虽然不知道那一位有何目的,但似乎允许我率先完成复仇。”艾登打出昆恩法印,给自己套上一层防护罩,表示自己的基本立场。

  “……向恶魔出卖灵魂了吗?那样就没有办法了。”卡拉丁同样打出昆恩法印,在狩魔猎人与狩魔猎人之间的对决中,以这一道法印起手总是没错的。

  “恶鬼从地狱爬回来了,去死吧,卡拉丁。”

  “艾登,当日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我也不能坐以待毙。”

  猫,是天生的猎手。

  今夜,两个猎手在毒气中撕咬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