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三十九章 战斗之后

第三十九章 战斗之后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呜……好难受……酒精这东西就不应该摄取……”明明舒适的大床就在旁边,布莱斯汀却是在地板上醒过来的。

  出于少女的自我保护意识,布莱斯汀醒来后本能地检查一番身上的衣物,发现除了连衣裙上面散发着浓烈的酒臭味、右手的黑丝长筒手套沾有奶油、左边的高跟鞋不知所踪外,还算是衣着整齐,该穿着的东西都还穿着。

  当然,她很快便醒悟到自己多此一举,叔叔们怎么可能LOW到拿‘酒后乱性’作文章,他们是自己倒贴过去都会笑着拒绝的男神才对!

  “……明明大部分人都能免疫酒精的作用,为什么要故意不使用力量,愣是让自己喝醉?”无法理解这种聚餐礼仪的布莱斯汀只能入乡随俗,最终被灌趴下,但宿醉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果断调动体内魔力焚烧体内的异物。

  附带一提,斯菲洛亚王国可没有什么未成年人不准喝酒的法律,虽然喝至不省人事还是第一次,但消除酒精类饮品的影响布莱斯汀已有丰富经验。

  “总感觉还是不太对劲,等会儿洗澡完以后再睡一觉吧……但在此之前,”因祛除酒精而精神不少的布莱斯汀,从重新回到她手中的黑色化妆盒的储物空间内取出智能手机,打开通讯录,“那么,看看昨晚的成果吧~”

  她曾与士郎家的双子女神在喷泉边聊天。

  她曾与利兹家的妖怪们一同喝酒。

  她曾在七夜家的真祖面前表演魔人化。

  她曾与费顿家的哥特风少女交流使用大镰刀的心得。

  ——昨晚的经历将化作日后打开交际圈的利刃,而这一把把利刃正是以‘通讯录好友’的形式收纳在她的智能手机中。

  在工作和修炼的余暇中,布莱斯汀会像个自来熟一般主动联系通讯录上的好友,或许是约她们去城镇东逛西逛,或许是去她们家拜访,或许是去她们的故乡感受异域风情……总之,脸皮厚一点的话,总是能结交几个关键时候能帮自己说几句好话的朋友的。

  不过,

  “呃,剩下的这些人是谁……不行,记不清了……”

  布莱斯汀似乎要先查清楚昨晚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要是日后别人给自己打招呼,而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叫不出来,那也太尴尬了。

  ————————————————————————————————

  (哐)酒杯跌落,红酒洒满一地。

  “我说,艾登你这不是【虚弱状态】而是【残废状态】吧?要不要我帮你量身打造一根拐杖啊?”餐桌对面的兰伯特嘲笑道。

  艾登垂下右臂,好一会儿才止住右手的打颤,没好气道:“比起拐杖,我更想要一个全天候照顾我的老婆,兰伯特,请凭借你俊俏的外表帮我拐带一个回来吧……噢,对了,跟你们狼学派狩魔猎人不一样,我喜欢的是贵族千金。”

  “给我注意你的用语,睡完一个接着一个女术士的只有杰洛特,别将我们其他人也包含进去。”旁边的杰洛特表示自己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被嘲讽了,习惯性地进行无视。

  艾登俯下身子伸手捡起地上的酒杯,随口道:“在我看来,你和凯拉发展得挺不错的。”

  请放心,另一位当事人现在正在房间睡觉,艾登才不会在两人同时在场的情况下说这话。

  “毫无疑问,艾登你连眼睛都处于【残废状态】了,需要我调配一剂药水给你喝喝看吗?”天天和凯拉打嘴仗的兰伯特,坚决不承认自己对此颇感愉悦。

  艾登耸耸肩,挚友什么个性他清楚得很,越是这个反应表示他对凯拉越有好感,“药水就免了,拐杖也大概用不上,替我擦一下地上的红酒就帮大忙了。”

  有一点兰伯特真没说错,自己的【虚弱状态】真的太过分了,艾登不确定如今的自己趴下后要花多长时间重新站起来。

  “急什么,说不准你等会儿就大小便失禁,一次性处理还比较方便。”兰伯特再一次狗嘴长不出象牙,不过……默认了艾登搞出来的麻烦事他来清理的说法。

  “兰伯特,记着‘风水轮流转’这句话,说不定你哪天也会用上那瓶药水。”爆发药水让艾登在战斗中活力恢复速度大幅提升,在高强度的斩击、奔跑、翻滚的同时,仍然能频繁地施展法印,效果十分显著,但后遗症却是三个月内处于极其脆弱的状态。

  总体来说是一瓶所有狩魔猎人都应该配备、但不到万不得已时都不要使用的应急药水。

  “哈哈,艾登你真幽默,看着你这样子,谁还想要喝那种东西啊~”

  “也对,你根本买不起这种药水~~”

  艾登与狂猎一战,堪称惊天动地。

  可惜,对狼学派以外的狩魔猎人而言,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按照原定计划,一边喝酒一边扯淡,乘坐着《天空之城》往陶森特地区飞去。

  》》》》》》》》》》》

  “——阿瓦拉克!”看见出现在面前的投影,艾瑞汀不由低吼一声。

  要不是对方从中作梗,他早就逮住希里了,自然没有后来的这些事,他的左右手伊勒瑞斯也不会被一个开挂的狩魔猎人砍死。

  “艾瑞汀,之前的账先放在一边,回答我一个问题,”艾瑞汀恨他,阿瓦拉克何尝又不恨艾瑞汀,变成乌马的这段时间是精灵贤者一生的污点,只是他为人富有理性,知道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什么事情,“……你们对‘白霜’做了什么?‘白霜’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艾瑞汀沉吟片刻,决定与这曾经是盟友、曾经又是敌人的同族说实话,“什么都没有做过,我们还怀疑是时空之女的杰作。”

  “不可能!这段时间她的灵魂一直在我身边。”阿瓦拉克斩钉截铁道。

  “哼,原来是这样。”艾瑞汀寒声道,由此得知前段时间一直找不到希里的原因。

  旁边的卡兰希尔在艾瑞汀身旁轻声说了几句话。

  艾瑞汀略一点头,斟酌一二后道:“……既然‘白霜’已经消失,我们之间最大的分歧已消失,其他误会都可以化解。”

  “……你要重新合作?”阿瓦拉克闻弦歌而知雅意。

  艾瑞汀冷笑一声,“精灵贤者,该不会乐意自己和族人被一群猴子踩在自己头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