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四十二章 度假期间的小插曲

第四十二章 度假期间的小插曲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喂,艾登,你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和希里、维瑟米尔、艾斯卡尔一同来到丹特里恩的葡萄园的兰伯特,见面便开口问道。

  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艾登没好气地回答:“兰伯特,就算你数学再不好,也应该知道现在才过了一个月吧?”

  他的虚弱状态持续时间为90天,假如现在将系统界面召唤出来,就能看见精确到秒的倒计时——也正是因为这个倒计时的存在,艾登从来没担心过自己的身体,心情平和地进行着养老式生活。

  兰伯特再问道:“没有加快恢复的办法吗?”

  “谁知道,反正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测试魔药和魔法的效果。”即便系统出品无敌强,艾登认为术士们还是有办法帮自己提前消除虚弱状态,但那具有一定的风险,艾登对此敬谢不敏,“……突然打听这个干什么,该不会是狂猎又找上门了吧?”

  要是狂猎真的又来第二波,艾登只能认怂了。

  至于希里……如果系统不颁布新任务,请她自力更生去吧!

  “没,只是那项连环杀人案而已,”接下陶森特的女公爵的委托,展开连环杀人案的调查的人,正是狼学派这一支,“这委托牵扯到高等吸血鬼,还是一次性两个,要是有你这个怪物帮忙,我们或许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艾登皱眉道:“慢着,你口中的‘高等吸血鬼’,应该不是指血魔、吸血鬼女、卡塔卡恩这一类吧?”

  “嘿,我看上去像是外行人吗?”兰伯特没好气道。

  高等吸血鬼,外表与人类相同,智力与行为也类似,他们并不喜欢躲在野外的森林或阴影中,而是喜欢居住在城市,过着与人类无二致的生活。虽然他们喜欢喝血,但是并非生存所必须,有些高阶吸血鬼已经完全戒除喝人类的血,不会伤害任何人,但有些则屈服于内心欲望。

  高等吸血鬼的力量出奇地强大,每个个体都有不同的特殊能力。他们非常长寿并拥有极强的自我复原能力,甚至被切下头颅也不会死亡,但是重新修复严重受损的身体需要消耗非常漫长的时间。

  目前已知的彻底杀死高等吸血鬼的途径,只有由其他高等吸血鬼动手,但高等吸血鬼族群比人类要团结得多,极少出现同类相残的状况。

  艾登的眼神认真起来,“一点都不像,但我认为行家在听闻‘高等吸血鬼’这几个字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要放弃委托。”

  “事实上,我就是这么提议的,只不过,”兰伯特回头看向希里,“有人深受白狼的影响,莫名地有正义感,还是要硬着头皮继续调查下去。”

  初生牛犊不怕虎——好像不太对,毕竟希里挖掘出自己的血脉力量后,是极有可能将高等吸血鬼摁在地上摩擦的。

  兰伯特这么一说,希里这就不乐意了,“继续调查下去是正确的,我们得知有人逼迫高等吸血鬼杀人,通过谈判让那只高等吸血鬼结束无谓的杀戮,最后还捉住罪魁祸首了!”

  “唔?……听上去已经解决问题了啊,那找我干嘛?”艾登顿感莫名其妙。

  维瑟米尔摇摇头,语带无奈地解释道:“罪魁祸首是女公爵的姐姐,她为了自己童年的遭遇复仇,以感情哄骗了那只高等吸血鬼,再自导自演出一部绑架威胁案……我们将她交给了女公爵,原本是打算让女公爵出面将她交给那只高等吸血鬼,结束这一切。没想到女公爵突然表演姐妹情深的戏码,将她藏起来,现在打算组织部队对抗高等吸血鬼。”

  艾登觉得脑壳有点痛,“……你们有跟告诉女公爵,高等吸血鬼到底有多强吗?”

  “我们甚至提醒她,按照吸血鬼的族群特性,对方有可能召集一群低等吸血鬼袭击陶森特。”艾斯卡尔摊开双手,作出无奈状,“只不过上至高贵的女公爵大人,下至荣耀的骑士大人们,似乎都没放在心上。”

  “……抱歉,这与我之前所知道的明君形象相距甚远。”在葡萄园摸鱼的时候,艾登从庄户处听到的都是对女公爵的一片赞誉,现在想想果断要‘呵呵’了,“不如我们想办法捉一只卡塔卡恩送给女公爵,让她感受一下自己麾下的骑士强大的战斗力?”

  “哈哈,真有趣。”希里硬邦邦地来了一句,随后认真道,“我们不能让吸血鬼血洗陶森特,市民都是无辜的!”

  “我们也是无辜的,”注意到希里神色不善,艾登却没有改变口风,“难不成让我们为了一个该死的biao子和一个昏君去和吸血鬼大军拼命,我无法替其他人做决定,我现在这个状态也什么都做不了,但我认为不会有多少人会点头同意。”

  尽管陶森特地区的人民对狩魔猎人相对尊重,但也仅此而已,不是对他们有什么大恩惠,这一点要先说清楚,不要玩什么道德绑架。

  “…………”希里黑着脸不发一言,显然接受不了见死不救。

  这个时候,维瑟米尔这个资历最老的狩魔猎人站出来打圆场,“正面和高等吸血鬼率领的吸血鬼大军对抗,的确是不智的行为……不过,我们也可以在其他方面发挥作用,例如将被藏起来的‘那位’偷出来。”

  兰伯特嗤笑道:“呵,老爷子,就算事态发展顺利,你确定最后女公爵会感恩图报,而不是将你视为谋害亲姐的凶手送上火刑架?”

  “然后我们也变成帮凶,遭到放逐处置~”艾登补上一刀。

  维瑟米尔摸摸自己的酒糟鼻,尴尬道:“这个嘛,尝试去瑟瑞卡尼亚生活似乎也不错……”

  如果真的成功实施这方案,老爷子表示绝对不会留在陶森特四处晃,拿自己的小命去赌女公爵时而英明时而昏庸的决定。

  “按我说,就别管女公爵和她的姐姐了,在市区内保护市民如何?”艾斯卡尔提出第二条方案,“我认为我们已经做得足够多了,有人自寻死路何必拦着。”

  “后半句我同意,前半句就算了,我们就应该拍拍屁股走人……哦,走之前还要将事件的真相公布开去,别回头又神他喵一个黑锅盖到我们头上。”类似的黑锅事件兰伯特可知道不少。

  仅仅是狼学派内部就已经出现了三种观点,如果算上大有刚正面倾向的希里,甚至可能是四种。

  “唉……”艾登轻叹一口气,自己就想安稳度过这虚弱状态时期,怎么也这么多事,“总而言之,召集大伙商量一下吧,谁同意哪种方案就去哪个小组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