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五十章 最终任务

第五十章 最终任务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稍微警告一句不就行了吗?”迪亚如是说。

  “欸?”布莱斯汀总感觉自从来到《主世界》以后,自己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但她一点都不觉得这是自己的问题,实在是长辈们的话语过于出乎意料了。

  阿瓦拉克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却不是大奸大恶之人,的确是怎么处理都不对劲,否则她也不会回来咨询意见……但口头警告是什么鬼?!口头警告要是有用的话,布莱斯汀就不会和炼狱七姐妹天天撕逼了!

  “可是,父亲大人?”布莱斯汀努力压抑吐槽的**,斟酌着用语小心翼翼地说道,“这样会有用吗?阿瓦拉克……唔,不太像是会乖乖听话的人。”

  被称为精灵贤者的家伙,不可能是一个缺乏主见的人。

  没有魄力的家伙,也不可能会帮助希里逃避狂猎的追捕。

  被内定的未婚妻抛弃的家伙,心中对上古之血有一份难解的偏执。

  有主见有魄力又偏执的阿瓦拉克,除非让他亲身感受到巨大的力量差距所带来的恐惧,否则迟早都会以身试法。

  “或许吧……可是这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吗?”迪亚奇怪的看了眼自己的女儿。

  布莱斯汀顿感为难,她也知道异世界的事情跟他们没什么关系,只是,“那莱尔叔叔那边……?”

  “做到差不多可以交差的程度就可以了~”迪亚笑道。

  “…………”你也太不负责任了吧,父亲大人!

  面对女儿的无声抗议,迪亚想了想,提供第二条方案,“说起来,只要布丁你不碰上关键npc我们这边是不会开启的……如果布丁你以留言的形式警告对方,避免直接碰面,你的幕后工作应该不会出现在直播内容中……”

  “而且考虑到故事临近终盘,宿主的故事里也不会出现相关内容!”布莱斯汀当场举一反三。

  ——系统精灵小姐姐在这一瞬间,领悟到一个足以影响到她今后的工作的大道理。

  “就是这么一回事……不过,这本来就是你自己的工作,不满意这种做法也没有问题哦,反正我怎么样都好,有直播看就可以了。”迪亚在最后浑不在意道,没有强迫女儿按照自己的作风办事的打算。

  只不过,很显然布莱斯汀十分认可这种工作新思路,“不愧是父亲大人~!帮了人家大忙了~诶嘿嘿~”

  放心,这不是工作态度出现了问题,而是工作方式上的新技巧。

  ——————————————————————————————————

  【最终任务“狩魔猎人的独立”:狩魔猎人是政治独立的一群人,不应该干预精灵与人类的战争,但狂猎依旧对时空之女持有恶意,请击杀狂猎真正的灵魂人物导航员‘卡兰希尔’,并摧毁其法杖。

  奖励:灵魂的自由】

  “这就是任务内容,很遗憾,似乎我还是要为公主殿下而战。”来到史凯利杰群岛后又过了一段时间,艾登终于接到了新的系统任务,返回到主岛与杰洛特、希里、叶奈法三人汇合。

  “可以别这么称呼我吗?听上去怪怪的。”立志成为一个自由的狩魔猎人的希里,对此表示不快。

  “毕竟是兰伯特的好友,不能要求更多,”完全无视兰伯特就在七米开外的事实,叶奈法插话道,“我有一个问题,这个‘灵魂的自由’具体指的是什么?”

  “哈?当然是指我终于得到解放了啊,再也不需要听从系统精灵小姐的命令做事,”艾登双手抱胸,双眼不由自主地眺望远方,“……至于能不能活下来,那就不知道了。”

  早在与狂猎三头目一战前便已释然的艾登,不去想这方面的事情。

  “…………”杰洛特和希里互换一下眼神,尽管均没有说什么,但心中还是有些担心。

  与兰伯特相类似,艾登身上的确有各种小问题,但却是个能够同生共死的好朋友,比起由利益关系拉扯在一起的‘朋友们’可靠多了。

  “我对你的个人情况没有兴趣,”与狩魔猎人父女不同,叶奈法冷声说道,“我想知道的是,如果你完成任务了,获得所谓的‘灵魂的自由’,《天空之城》将会怎么样?”

  这一点十分要紧!

  尽管叶奈法一直念叨着事件结束后要和杰洛特归隐田园,但她十分清楚,在这个连预言中的白霜都神秘消失的世界中,未来实在是难以预料,有一个靠谱的基地和组织是多么的重要。

  虽然对叶奈法说话的态度有点不满,但艾登也知道她的担心有道理,略一沉吟,就像是自言自语般喊道:“系统精灵小姐,你人在吗?”

  艾登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从系统精灵口中直接打听‘灵魂的自由的具体含义’,有些事情不知道会轻松一点,“请问完成最终任务后,《天空之城》还能保留下来吗?”

  “多谢解答,我这边没有问题了。”面对给予自己新生命的存在,艾登少有地有礼貌。

  艾登放大嗓子,让附近的狩魔猎人同伴也能听见,“好消息,只要我干掉了卡兰希尔、再砸了他的法杖,《天空之城》将会一直保留下来哦。”

  在其他人有所反应之前,叶奈法的质问已经招呼到艾登脸上,“慢着!你刚才与‘系统精灵’对话了?!”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艾登不知道对方为何这么惊讶。

  “这件事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叶奈法回头看向杰洛特,但白狼也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我说你们这群女术士啊,怎么一个两个都这德行?”类似的发言,艾登在凯拉处也听过一次,“哪天你弃暗投明,从女术士转职成女狩魔猎人,我保证对你掏心掏肺,比对亲妈都孝顺如何?”

  “你……!”要不是打不过,叶奈法铁定要教训出言不逊的艾登一顿。

  杰洛特只能接过话,当一回和事佬,“怎么平时没听过你和‘那一位’联络?”

  “我就一个奴仆,难道还要像泡妞一样有空没空找主人聊天扯家常吗?”艾登不耐烦道,“这件事维瑟米尔、盖坦、雷索他们全知道,不如你问一下他们干嘛不特别通知你如何?”

  “咳,”旁边的希里干咳一声,尴尬道道,“……我只是忘记说了。”

  好吧,原来连女儿都知道。

  杰洛特突然不想说话了,他不就喜欢打桩女术士、和国王打交道、屠龙和招惹麻烦吗,干嘛会被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