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五十三章 战斗结束

第五十三章 战斗结束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想正面取胜?开局半分钟后侍卫全灭,艾瑞汀和卡兰希尔要一个打十个,难度有点高。

  想搞大动作?卡兰希尔手中的法杖天下无敌,但在艾登高强度的法印攻击和希里无视距离的骚扰攻击下,不是那么容易使出来。

  想拖延时间?以冰霜魔法制造龟壳般的壁障争取部队援护的时间,想法是不错,但二十来个狩魔猎人的伊格尼法印集火真有那么容易招架吗。

  想认怂逃跑?短距离瞬移是血脉带来的天赋技能,谁都限制不了,但远距离移动需要慢悠悠地打开传送门。

  ——艾瑞汀和卡兰希尔一点都不弱,前者对得起‘狂猎之王’的名号,后者对得起‘第一导航员’的名号,但奈何对面不仅有一个挂逼,还有一群能打的小弟啊!

  “所以说,宿主的能力设置得太高了。”不久前还在诺维格瑞偷偷摸摸地进行破坏活动的布莱斯汀,现正躲在影子里近距离旁观着这一场并不如何精彩的最终战。

  同样在影子里当观众的还有镜子大师,但与一脸无聊的布莱斯汀不同,他仍旧是那副满目春风的笑容,“也不是不能理解……要是没有迷雾之岛那一战的表现,现在宿主身边就不会有那么多同伴了。”

  尽管这么说很伤感情,但事实的确如此。

  如果艾登不是一剑砍掉狂猎的帆船,再于战斗中杀掉伊勒瑞斯,展示出可以保护他们的力量,《天空之城》不少人早就跑没影了。就算狂猎大举入侵后心中存有‘为人类尽一份力’的心思,也会因没有门道参战而沦为嘴强英雄,不会出现在此处。

  “不管是哪个世界,民主、自由、温饱、亲民所能带来的凝聚力,均不如纯粹的暴力~”镜子大师阴恻恻地说道,“从这一点出发,这个宿主会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王者,与布莱斯汀小姐的工作主题相契合。”

  “…………”布莱斯汀不搭话。

  尽管她心中无比同意这番话,但还是少与一身邪气的镜子大师交流观点比较妥当。

  “啊啦~卡兰希尔就这样死了吗?”镜子大师将视线从地上的交战收回来,很显然对艾瑞汀没什么兴趣,看向布莱斯汀确认道,“如此一来,宿主的故事就结束了?”

  “不,还有所谓的‘后日谈’——当然是以【快进】能力快速跳过。”至于跳过的时间有多长,布莱斯汀目前无法预估,“要是妨碍到阁下的……娱乐,还请见谅。”

  “不不~我手头上空闲得很,布莱斯汀小姐请随意处置便是~”镜子大师笑眯眯道,仿佛期待着什么的样子。

  布莱斯汀也很上道,摆出贵族式的笑容,甜甜地询问道:“是这样吗?那要不跟着下来的工作,就让我们尝试一下对抗演出?”

  “呵呵,正有此意~”

  ——————————————————————————————————

  随着兰伯特的+10武器硬生生地砍穿带有魔法力量的骷髅重甲,给狂猎之王开膛破腹,这一次擒贼先擒王作战正式落下帷幕。

  本场海战……嗯,姑且称作‘海战’的战斗,也会由此终止。看见卡兰希尔发出来的信号弹,撇下眼前的对手赶回来的狂猎士兵,将会发现自家最高指挥官和第一导航员的尸体,不管谁来临时接过现场指挥权,都会立刻下令撤退吧?

  由于舰队被困在坚冰之中,士兵也被打得落花流水,尼弗迦德那边无法追击。史凯利杰这边倒是可以尝试一下,让失去卡兰希尔后只能复古地坐船离开的狂猎见识一下‘大海的儿女’的真正实力……但请别期望狂猎的军队因此出现重大伤亡。

  不过,狂猎在这一战中已经失去得够多了。

  当然,这指的不是艾瑞汀,狂猎之王而已,再推举一个有能力的人上来执政就是了。至于新王执政的结果是让狂猎走上光辉的神坛,还是坠下腐朽的深渊,那是另外的命题,答案需要由历史来述说。

  失去卡兰希尔和他手中的法杖,才是对狂猎的重创。从此以后,他们不能想出现在哪里就出现在哪里,也不能起手暴风雪压制全程,只能以普通的形式打正面,这可未必能干得过尼弗迦德了。

  手中握有不同的牌,打牌的方针自然也不同。

  如无意外的话,狂猎将会收缩南方的战线,全力征服北方诸国,而尼弗迦德则会重整旗鼓,顺便收服失地。随后,双方将以威伦地区为分界线,进入不知道何时结束的南北对峙——狂猎与人类的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

  只不过,

  “终于结束了!”那种事跟这群狩魔猎人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他们自认为做得足够多了,不想再牵扯进去。

  懂得适可而止,这是他们与杰洛特最大的不同之处。

  希里发出畅快的笑声,扮演爱念叨的祖父角色的维瑟米尔却只能让她冷静下来,“……希里,你可不要太大意,狂猎一族对你有兴趣的人,不止艾瑞汀一个。”

  希里笑容一敛,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人影是‘阿瓦拉克’,这个曾经帮助过她很多次的精灵贤者,在她心中并不仅仅是启蒙老师而已。如今对方不声不响地跑去帮助艾瑞汀,甚至还是让狂猎大举入侵这个世界的元凶之一,她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嘿~!老爷子,你怎么还是这么爱念叨,要不再兑换几十瓶药水让自己变年轻一点?说不定能改掉这毛病。”扛着艾瑞汀的大剑作为自己的战利品的兰伯特,看不过眼说道。

  “再喝几十瓶,我都要变成婴儿了。”看见希里这样子,维瑟米尔也有点后悔,只能顺道转移话题,“……狂猎回防的部队快要抵达了,我们还是快点返回《天空之城》吧。”

  不是打不过,而是没有必要和杂兵纠缠,他们本次行动的预期目标已实现。

  “你们先上去,我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处理……”艾登走到卡兰希尔的尸体旁边,捡起顶部是一枚散发着冰寒气息的宝珠的金属杖。

  希里的逃亡生涯已经结束了,艾登的奴仆生涯也马上要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