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遁 > 第二百七十七章 金君大王 上 ·狐王丹

第二百七十七章 金君大王 上 ·狐王丹


  “呼,呼,你说,说那什么孔焯,是刚刚从七神洲上来的修士吗?!”手里提着一整条的羊后腿,带着一股子凄厉的血腥味,一滴滴的暗红色的血液自羊腿上滴下来,流到那高壮的大汉身上,他却宛如未觉一般的大口嚼着手上的生肉,一边嚼,一边用一种妖异的眼光看着坐在他前方的周云帆,那双金色的眸中散发着妖异的光芒,“呼,呼,这肉真好吃,真是不明白你们人类,总是喜欢把肉烧熟了吃,那样哪有这般舒爽啊!”

  “是是,大王这样吃的舒爽!”周云帆陪笑着道,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瞟到了他牙缝上面粘着的那一丝丝的肉丝,胃中不禁又是一阵阵的翻腾,不禁为自己这一次冲动的请缨感到十分的后悔,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吃错了什么药了,竟然自告奋勇的要来这鬼哭谷与这金君大王商谈。

  只是他没想到,这妖怪的思维方式与正常的人类有着很大的区别,在这里已经二个时辰了,但是双方之间的交流还是存在着很大的障碍,甚至,有好几次,他都感觉到了这满山洞妖怪对自己的不屑与杀意。

  冷汗早已经把他背后的衣衫浸湿了,只是坐在那里,心神极其紧张的戒备着,看着坐在不远处的那浑身上下散发着暴戾的大汉,小心翼翼的回答着他提出来的一个又一个奇怪无比的问题。

  那金君大王用尖利的牙齿撕掉了最后一块带血的羊肉,有些意尤未尽的连着半截骨头一口咬了下来,在嘴嘎崩嘎崩的嚼着,白森森的牙齿和骨头沫子混在一起,看得周云帆又不禁的打了个哆嗦。

  “啊,呸——!”似乎是那骨头沫子太不好消化了,嚼了半天之后,终于一口把这些骨头沫子狠狠的吐了出来,随后便高声嚷嚷了起来,“胡军师,这山里来了个七级的修士,你知不知道?!”

  “这个,小的,还是不怎么清楚啊!”一个极细的声音响声,周云帆先是一愣,这声音是在那金君大王身旁的,可是他这身旁没有别人啊,直到他顺着声音,定睛望去,方才看清那声音的发出来,胡军师。

  妖怪,一谈到姓胡,所有人都自然的想起了狐狸精,因为这是天地间最为灵慧的妖怪,也是最容易化形和搅出各种风波的妖怪,更何况,再加上军师一职,便更能说明这军师的身份了。

  在很多强力的大妖身边,都会有狐妖充当军师,这就像是绍兴师爷一般,已经成了狐妖的一种象征。

  只是现在这个山洞里的胡军师却并非是狐妖,而是一只老鼠,灰老鼠,这只灰老鼠甚至还没有化形,还保持着老鼠的形态,拳头大小的身形,一窜一窜的从那地上窜到了金君大王的椅子上面,又轻轻的把自己细小的身子挪到了金君大王的耳边,轻轻的嘀咕了起来。

  金君大王的庞大的身形斜靠在椅子上面,原本是一副很悠闲的模样,在那小老鼠嘀咕了几声之后,原本半眯着的眼睛猛然间睁了开来,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似的,一下子从那椅子上面直了起来,先是盯着那老鼠看了两眼,随后怪叫了一声,一把抓住那老鼠的尾巴,把他吊在空中,猛烈的摇了起来,“混蛋,混蛋,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为早告诉我,现在才说!”

  “大……大王,大王饶命,大王饶命!”

  被摇头晕头晃脑的老鼠也叫了起来。

  “饶命,怎么饶,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敢瞒着我!”金君大王怒吼着,整个山洞都在他的咆哮声中颤抖了起来。

  “是,是大王,大王的命令,命令啊——!”那老鼠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是大王的命令啊!”

  “我的命令?!”金君大王明显一愣,随后面色更显凶悍了起来,“我什么命令,你这个混蛋,竟然敢把自己的失误怪到本大王人的身上,你他妈的真的是不想不知了!”

  “是大王命令我们不许管寒潭谷的事情,也不许把寒潭谷的事情告诉您的啊!”

  似乎是感觉到自己的生命的确是受到了很大的威胁,这老鼠再也不结巴了,一口气把话全都说了出来。

  话音刚落,那金君大王便停止了摇晃,面色也僵在了那里,愣了半天,目光显得有些呆滞,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一般,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露出了极不好意思的笑容,“哦,对哦,我好像是说过,嗯,对我说过,一百年前就说过了!”左手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金君大王怪叫了一声,面上也露出了讪讪的笑意,小心翼翼的把那已经被他晃得快死掉的胡军师放到了地上,“嘿嘿,军师,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胡军师此时哪里还能够听清他说的什么啊,四只小脚一落地,身子晃当了两个,扑的一下子,倒在了地面之上,当时便晕了过去。

  寒潭谷,那是什么?

  听到这个名字,周云帆明显一愣,他并没有听说过寒潭谷这个地方,不过想想,便又释然了,九派联盟虽然是这凌越国的地头蛇,但是这山脉这么大,不要说地头蛇了,就算是地头龙也不可能搞清楚这山里的一草一木,一谷一沟的位置啊。

  可是,从这两个家伙的对话中,周云帆也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寒潭谷在这里应该非常的有名,心中不禁也打起了小算盘,“难道又是一个妖怪的地头?不对啊,这附近除了鬼哭谷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大的妖族势力的存在了,如果有的话,是不可能瞒过我们六派联盟的啊!”

  与此同时,金君大王也恢复了正常,看到那周云帆若有所思的模样,他的眼神不禁一寒,眼中更是闪过了一丝阴霾,不过很快,又恢复了那一副粗鲁豪爽的模样,“哈哈,不好意思啊,想不到你们要对付的人就在我这鬼哭谷的附近,这些该死的家伙发现了竟然没有告诉我,实在是该打啊!”

  “是啊是啊!”周云帆连连道,脑子里面却还是浮现在寒潭谷这三个字来。

  “只是,你也知道,我在这鬼哭谷里潜心修炼,一向不问世事的,那修士虽然在我这鬼哭谷的附近,但是与我井水不犯河水,你现在要我去杀了他,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

  “妈的,潜心修炼,不问世事?!”周云帆听了这金君大王的话,心中暗骂了起来,“十年前盐湖城三个小型宗门一夜之间被灭门难道是我做的,这山中原本那一要通往茶马国的捷径为什么会没有人走呢,这些,可不都是你老人家的杰作吗?现在竟然当着我的面说什么潜心修炼,真的拿我当傻子啊!”

  当然了,这些,只能算是他的腹诽,在心里面嘀咕,可不敢在表面上露出一丝儿的不满的情绪来。

  “是啊,我们也知道,这样做实在有些为难大王了!”周云帆满脸陪笑着道,“可是,这件事情对我们青云宗来讲,的确是关系重大啊,而这凌越国之中,唯一有这个实力的,也唯有大王您了,所以宗主才会在下厚颜来此相求!”说到这里,他轻轻的顿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个檀木盒子来,“当然了,我们自然不会让大王白做的,这是我们宗主的一点小小心意,还望大王弃!”

  礼物!

  金君大王心中一动,对于青云宗,他还是很了解的,九派联盟之中排名第二,仅在落玄宗之下,历史更是比那落玄宗还要长,这样的宗门之中,往往会藏着很多的好东西,就他所知,在这青云宗的库房里,就存着十数件让他眼红的东西。

  不过眼红归眼红,虽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一直在打着青云宗库房的主意,但是想着青云宗里守着的那个老怪物,他总是下不去手,到了后来,也渐渐的熄了这个心思了,不过这一次,似乎是他们有求于自己,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趁这个机会大大的敲他们一笔呢?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一亮,盯着那个檀木盒子,嘿嘿的笑道,“是嘛,卫宗主实在是太客气,我们什么关系啊,这种事情,还搞成这样,实在是太见外了啊!”

  金君大王哈哈的笑道,一把把那檀木盒子夺了过来,又加了一句,“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太过见外了啊!”

  周云帆满脸的苦笑,却是一副无奈的模样,苦笑着看着那金君大王毫不客气的把那檀木盒子打开。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仙遁》的书友还喜欢